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炎黄春秋”新版被指冒牌货


当前中国唯一一份敢于触碰官方设置的历史禁区的刊物炎黄春秋被强行接管的事件仍在持续发展。尽管炎黄春秋杂志社老社长杜导正已经宣布停刊,但是一份貌似炎黄春秋的刊物还是以炎黄春秋8月号的名义出版发行了,而且基本保留了杂志社原来的领导人和编委顾问们的名字,遭到相关人士的抗议和批评嘲讽,被认为鱼目混珠。

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最近也收到了一份新杂志。从封面和扉页看,跟以前的同名刊物几乎相同。 老社长杜导正及其女儿杜明明、李锐、江平、胡德华、杨继绳、何方、李大同、展江等杂志社原班人马几乎全盘留在名单上。但问题是,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这就出现了侵犯或者盗用姓名权的法律纠纷。有些编委要采取法律行动追究侵犯名誉权行为。杂志社原副社长胡德华(已故中国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向接管方、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发去了抗议信,相关的编委顾问也都签名联署。

原编委会成员、北京外国语大学传媒学教授展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披露,周末有资深编委收到艺术研究院的回复,说下一期出刊时名单上不会有他们的名字。

展江:刚刚有一部分资深的人士收到的,像顾问何方先生,90多岁了。可能还有个别原来比较重要的,像副社长以上的人,肯定也收到了,但不是所有人都收到。

记者:你觉得为什么会继续留用?他不是说已经改组了吗?

展江: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并不知道他们接管的事件,所以他们新做出来的杂志保留了一些原班人马,尽管他们核心人物变了,像社长、总编,还有编委,包括原来一些主要负责人,只是被他们挂了虚名而已。所以他采取这个办法,第一他们做的没有那么决绝,第二怕在社会上产生更大的影响,特别是在读者中产生影响,他们接管以后第八期从外表看,似乎和原来很相似,当然现在有学者把第八期的内容做了一个研究,发现第八期内容非常糟糕,出了很多问题,还有严重的抄袭问题,基本没有原来的那种气质了,看了以后就是古代说的李逵遇上了李鬼。现在就是李鬼装成李逵。

新出刊的8月号杂志第一篇文章是回忆毛泽东1966年6月在文革初期的一些活动和言行,文章中没有发现反思或批评这位文革发动者的文字。

原炎黄春秋编委会成员、原中国青年报冰点副刊主编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表示,新版的冒牌杂志是一份伪刊。

李大同:当然没有了,他们(中国艺术研究院)就是欺世盗名,让读者觉得班子没怎么换,还是原来这些人,实际上完全是一本伪刊,都是为了蒙骗读者,还是在那里给你瞎安个头衔,好像你还在这个杂志,实际上完全是假的,何况他也没有权利任命,《炎黄春秋》和他不是上下级关系,这是两家平等签署协议的。他用黑客手段接管了炎黄春秋的网站,他自己在网站说第八期照常出版,然后就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质量毕竟是不堪,竟然有一个人同时发表三篇这种丑闻,他还好意思打着《炎黄春秋》的旗号,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李大同认为,新杂志的内容跟原来的炎黄春秋那种反思精神和办刊风格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不会被老读者和订户们接受。他还表示,许多订户要求退订。

炎黄春秋本来有大约二十万订户,自费订阅。读者群多是在国内的老干部、知识分子和对历史问题反思历史感兴趣的人。炎黄春秋被接管事件爆发以来,已经有上千名读者联名公开表示抗议,并且对杂志社的维权行动表示声援。在北京的时政评论人士查建国也是其中之一。

查建国:以前的《炎黄春秋》在有些地方是有妥协的,有让步的,有所谓“八不碰”的,有些文章质量也不是很高,但是确实每一期都有一些好文章,起码是突破禁区的。作为文人,如果受到执政党设置的禁区,而不敢突破执政党,在哪一个国家也一样,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一个学者,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你限制在执政党给你设的禁区之内,那你肯定没有很大生命力,对我来说是不值得看的。过去有些文章是突破禁区的,比如对文革、土改、中共建政之前的历史,有很多所有其他的官媒都不敢登、不敢触的禁区,他们触了。

1991年创刊的《炎黄春秋》是一本综合中文月刊, 由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主办 。该刊及网站在中国带有政治自由派色彩,代表体制内自由主义势力。与政治极左网站《乌有之乡》的立场和意见相左。2016年7月14日,这个经常刊登有关中共党史敏感事件的评论和反思文章的月刊及网站管理层突遭撤换、编辑部被占领、官方网站密码被修改,三日后宣布停刊。此事成为被认为反映中共高层意向和显示当局进一步钳制言论的热点事件。

YouTube视频: 炎黄春秋8月刊成“伪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