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3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被报参加炎黄作者恳谈 司马南辟谣


“炎黄春秋作者恳谈会”现场 (微博图片)

“炎黄春秋作者恳谈会”现场 (微博图片)

披露中共历史真相的文史类杂志炎黄春秋被夺权换血一个多月后,接管方以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名义星期一在北京召开作者恳谈会。主办方邀请了众多与炎黄春秋原来办刊宗旨相左的知名毛派人士,多家海外媒体对这一活动给予关注并作了报道。但是, 被报道受邀请的知名作家司马南表示,他并未参加这次会议,对会议主办者和炎黄春秋事件的情况也是一头雾水。被视为左派领军人物的司马南也抱怨自己的微博已被封口,尚未解禁。

针对一些外媒有关炎黄春秋作者恳谈会出席者中包括司马南等人的报道,司马南星期二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只是收到了一条来路不明的手机短信,邀请他参加活动,但是他对这项活动的情况既不了解,也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参加。

“作者恳谈会”场内席位上摆放着司马南、李北方等名签。(微博图片)

“作者恳谈会”场内席位上摆放着司马南、李北方等名签。(微博图片)

司马南:炎黄春秋这件事情,网上都在说司马南去参加会了,事实上我没去。有人在开会前一天晚上给我发了短信,但是这个人我不认识,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从来没有参加过炎黄春秋的任何活动,他们没告诉我这个会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没去。会议召开前一个小时,林治波(人民日报甘肃分社原社长)给我联系,说桌签儿都写了你了,你马上来。我说不行,你们这会我又不知道背景,我现在这么正忙着。

司马南表示,他个人近期在言论方面再次受限,请他关注炎黄春秋的言论自由让他啼笑皆非。

司马南:大家那么关心炎黄春秋的什么言论自由权问题,司马南的微博封了两个月也没人替我解禁,替我说句话,所以我现在的状态很不自由,我觉得很讽刺。人家说司马南是大五毛, 司马南替政府说话,我常常觉得很苦笑。梁文道咱们文化圈子里很有学问的人,红口白牙在视频节目中说司马南移民美国,我三天两头移民美国,美国移民局不烦透了?

乌有之乡和四月等左派网站撰稿人郭松民和李北方在网上上传了几幅会场照片。照片显示主办方为被邀请的人士准备了座位名签,其中包括司马南和军内鹰派代表人物戴旭的名字,但是没有说明这两人是否与会。

参加恳谈会的郭松民在微博上耐人寻味地用毛泽东的诗词表达了自己的感想:“参加作者恳谈会,心情微觉异样,忽然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词:‘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由于这次会议的信息不够透明,中国国内媒体也未披露,外媒报道的与会者与实际出席情况有出入。这次会议究竟有多少人参加,被摆放座位名签的被邀请人究竟谁出席谁未露面,以及会议进行的情况和讨论内容等,均无从得知。

李北方在微博上证实司马南没有到场。美国之音记者致电郭松民的经纪人王女士并发去短信,请求介绍相关情况,对方回复说:据说炎黄春秋要发统一的媒体通稿......不让接受私下采访。

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宣布停刊的炎黄春秋月刊意外出版发行了今年第8期,但是其内容质量和文章风格与先前迥异,被批评者讥为山寨版。有一名作者被发现以三个不同笔名在该期杂志发表文章。这期发表的一些文章据信有抄袭之嫌。

7月中旬,中国体制内改革派(也称救党派)刊物《炎黄春秋》杂志社管理层遭协议挂靠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撤换、杂志社办公楼被强占、网站后台密码被更改,社长杜导正被迫宣布杂志停刊。随后,这家与政治极左网站《乌有之乡》的立场和意见相左的杂志社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指挂靠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协议,但法院拒绝受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