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二战日裔美国军人五味杂陈的荣耀


每年的玫瑰花车游行都有一些向军人致敬的花车和仪队,今年也不例外,比较特殊的是,二战期间在美国国内被关进集中营,后来在欧洲战场却表现耀眼的日本裔美国军人,终于有辆属于自己的花车,接受夹道欢呼。

2015年亮丽的玫瑰花车队伍,从大礼官花车开始,到最后的仪队,许多都带有向现役和退伍军人致敬的意味。

*花车向日裔美国退伍军人致敬*

今年玫瑰花车游行表扬二战日裔美国军人的花车(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今年玫瑰花车游行表扬二战日裔美国军人的花车(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其中又以这辆打着“勇往无前”口号的花车最为特殊,它不仅是向美国退伍军人致敬,而且致敬的对象是二战的日本裔美国军人,车上坐的都是八九十岁的日裔老兵,他们是1944年在欧洲战场跟轴心国作战的美国442战斗团成员,而且几乎都曾在1942年日本突袭珍珠港后,被囚禁在美国政府设立的集中营里,尽管他们是美国人。

*89岁宫田的传奇故事*

宫田戴着迟来72年的高中毕业方帽(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宫田戴着迟来72年的高中毕业方帽(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今年89岁的宫田也曾在442团旗下的一百步兵营服役,他的故事要从1942年说起,当时他16岁,即将从南加州的新港高中毕业,然而,就在毕业前夕,像其他十一万多美国的日本裔一样,他和父母以及三兄妹, 通通被关进了亚利桑那州的集中营。

宫田说:“我们失去了一切,像战犯一样,进入了集中营。”

高中毕业是美国人的大事,宫田虽然收到毕业证书,但他丧失了参加庆祝的机会。

*错过高中毕业典礼*

宫田说:“那是对我的自尊心严重的一击,因为我出生就是美国公民,我们学习美国宪法,一切都围绕美国,这是我的前途,我的国土。”

日裔民权活动家松丰指出:“那时候没有其他社区支持日裔,在1942年美国还没有具备足够影响力的组织。另外是文化因素,日裔觉得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没有得到批准。”

*从军入伍 征战欧洲*

宫田的军装照(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宫田的军装照(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1944年,美国政府准许日裔从军,宫田被征召为步兵。

宫田说:“这实在很讽刺,几年前日裔美国公民被划为敌国人民,现在却说每一个公民都有权为国作战。”

宫田在法国和意大利作战,从士兵升为军士,他所属的442战斗团是美国军事历史上的一个奇葩,全体赢得9400多枚紫心勋章以及21枚荣誉勋章。二战结束后宫田荣归美国 。

退役后,宫田陆续取得化学学士、博士和博士后学位,在政府和民间实验室以及大学工作,1991年才退休。

然而,半个多世纪来,宫田几乎从来不跟两个女儿谈集中营的经历。

大女儿潘说:“他们那一代不怨天尤人,而是逆来顺受,继续向前。”

他的小女儿辛蒂表示:“唯一听到一些故事的时候,是陪他们拜访老战友,才得知一二。”

*迟来72年的高中毕业典礼*

宫田的女儿为他拍的高中毕业典礼情景(宫田女儿辛蒂提供)

宫田的女儿为他拍的高中毕业典礼情景(宫田女儿辛蒂提供)

去年六月,新港高中校友会邀请他进入校友名人堂。校长也主动邀请他参加应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

宫田本来没兴趣,但他想到:“如果能因此让学生和其他人知道日裔集中营的这段历史,也许能帮助他们增长历史知识。”

宫田和比他孙辈还小的高中毕业生一起戴上方帽,弥补了72年前的缺憾。今年的玫瑰花车则为他在战场为国卖命的功劳进行了表扬。

宫田说:“我可以说,现在我很舒服、快乐。”

他觉得,那就够了。

YouTube视频: 二战日裔美国军人五味杂陈的荣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