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官媒为何删减诺委会文学授奖词?


莫言2012年12月7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发表传统的获奖演说

莫言2012年12月7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发表传统的获奖演说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文学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用不多的言辞精辟概况本年度获奖者莫言的作品,赞扬他通过富有想象力的写作抨击50年的政治宣传。对此,中国官媒在报道时选择大段切割其中批判中国政治的部分。

*莫言被赞撕下宣传海报*

诺贝尔文学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在10日的颁奖典礼上称赞莫言“撕下了程式化的宣传海报”,“用讥讽和嘲弄的手法向历史及其谎言、向政治虚伪和被剥夺后的贫瘠发起攻击”;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中的快乐历史”;莫言“为个体反抗所有的不公”,这包括“日本侵略”、“毛主义的恐怖”和“今天的狂热生产至上”。

瓦斯特伯格的授奖词在圈内激起很大反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赵丽华在微博中称赞诺贝尔奖的评委们“不是吃素的”。她写道,“这也让我们反思,我们对作品中的时代和人物的理解有这么深刻吗?我们是否是一个阅读贫乏而浮躁的民族?是否是一个不懂得尊重智者不懂得反思和自省的民族?”

媒体称,诺贝尔奖文学委员会简短而犀利的授奖词显然让中国政府遭遇政治尴尬,中国媒体因此在进行报道时,铲除其中所有对中共不利的字句,“使授奖词完全变味”。

*莫言现象道出政治敏感*

同样的原因也道致莫言的尴尬。诺奖引发的政治敏感使得监禁刘晓波和新闻审查等话题与莫言的关系备受瞩目,善陈而幽默的莫言在现实的舞台上也因此屡屡“被窘”。

中国《冰点》杂志前主编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表示,同为诺奖获得者的刘晓波仍然身在囹圄的现实道致莫言获奖现象转变为政治议题。尽管体制内作家莫言对新闻审查等问题的表态遭到抨击,不过,他对于自己的政治中心思想却表述明确。

李大同说:“诺奖是对莫言个人文学成就的肯定。但是,现在所有围绕他的讨论都不是讨论他的文学,而是讨论他的政治。其实,莫言已经做得可以了,获奖之后第一次接受采访便表示应该尽快让刘晓波获得自由。这句话一出口,我便可以原谅他的一切(不当言论)。”

*政治局限莫言文学成就*

中国的纪录片工作者艾晓明对美国之音表示,莫言的文学成就有目共睹,而他的政治局限也一目了然。

她说:“莫言很清楚他的处境。他一直在一个存在审查制度、人们没有充分言论自由的社会中写作。如果他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他的作品就没有发表的可能。实际上,他的怯懦对他的文学的品质是有损害的。不过,尽管一个作家的政治态度很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

诺贝尔奖文学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在授奖词中说,莫言“给我们展示的世界没有真相、没有常识、更没有怜悯”;在中国近一百年的故事中,他描写的“猪圈般的生活如此独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