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克罗宁:南中国海争端为哪般?


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中国海不断加剧的海洋权争端成为国际新闻热题,然而,有关南中国海争议的一些重要而基本的问题却显得云遮雾罩,令人感到莫衷一是。

中国与一些东南亚国家争执不下的一些小岛、岩礁、珊瑚礁不但在人们常见的世界地图上看不到,有关岛礁的名称也让专家之外的人头晕目眩。

有关的争议到底起因于什么?那些岩礁到的重要性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中国所说的南中国海争议海域和岛屿“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说法在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分量?

美国主张有关通过和平谈判和遵循国际法和国际惯例而不是通过武力和武力威胁解决纷争,中国强烈指责美国这种言论是不负责任的,从而使南中国海争议也变成了中国跟美国之间的争议。

既然美国对南中国海地区的所有争议岛礁毫无主权要求,美国为什么不能置身事外,而是坚持要参与其中?南中国海地区形势到底有多紧张?是否可控?

越南发布的2014年5月4日的视频的截图显示中国海警船在越南外海用高压水龙喷射越南船

越南发布的2014年5月4日的视频的截图显示中国海警船在越南外海用高压水龙喷射越南船

为了给这些问题找到答案,美国之音采访了理查德·克罗宁博士。

克罗宁博士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营利、非党派的全球安全问题智库史汀生中心的东南亚部主任。主修现代南亚史的克罗宁博士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从政治经济的角度研究涉及中国和一连串东南亚国家的湄公河流域问题。

随着南中国海问题近来陡然升温,克罗宁近来也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分配给南中国海问题。

菲律宾人6月12日在中国驻马尼拉领事馆前示威,有人举着的标语牌上写着:中国,撤回去。

菲律宾人6月12日在中国驻马尼拉领事馆前示威,有人举着的标语牌上写着:中国,撤回去。

克罗宁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正值中国和越南围绕中国在南中国海海域越南所说的越南专属经济区内安置石油钻探平台而不断发生冲突之际。

越南强烈谴责中国侵犯其海洋权益。中国则指责越南蓄意挑起事端,侵犯中国,并强烈谴责美国表示支持东南亚国家要求国际法和和平谈判的途径解决纠纷是助长了有关国家的挑衅行为,加剧了地区紧张形势。

克罗宁博士告诉美国之音,要想清晰地评估判断南中国海问题,就必须消除对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的高估和低估。

他说,高估是指许多人(尤其是许多中国人)错以为南中国海的那些争议岛屿、岩石、珊瑚礁、浅滩都有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从而大大高估了它们的价值。

至于低估,则是指北京或许以为美国不会为了南中国海那些美国没有主权要求的小岛而跟中国较劲甚至打仗,从而低估了美国对南中国海问题的严重关切。

克罗宁博士认为,南中国海问题目前非常严重,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好的管控杠杆;南中国海问题不仅仅是外交问题,对菲律宾、越南和中国等国家更是国内政治问题, 因为这些国家民众强烈的民族主义使这些国家的政府骑虎难下,不敢退让,结果使那里的局势越来越紧张。

*南中国海局势紧张是真*

记者问:“首先我想问,在你看来,南中国海局势总起来说究竟如何?是非常严重?还是很严重但可以管控?还是充满愤怒与喧嚣,但最终都是虚张声势有惊无险,不用当真?”

克罗宁答:“你这倒是一个有趣的概括说法。我认为那里的情况非常严重,不仅仅是愤怒与喧嚣,虽然也有愤怒与喧嚣。但在表面之下,情况非常严重,而且是不可管控的。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现在没有杠杆可以管控那里的局势。”

问:“在你看来,东南亚国家可以做些什么使那里的紧张局势缓和下来呢?”

答:“ 我的观点是,它们需要稍微更大胆一些。它们可以逆来顺受,默不作声。但菲律宾和越南不能这么做。

“在中国继续侵蚀它们的时候,菲律宾和越南不能这么做,而其他国家也不愿意这么做。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南中国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几乎所有的政府都要依赖它们在民族主义方面有所表现才能获得合法性。

2014年5月越南发生排华骚乱后中国政府撤侨,中国工人乘船离开越南。

2014年5月越南发生排华骚乱后中国政府撤侨,中国工人乘船离开越南。

“一个大国可以对小国施加欺凌。比如,越南就无法将中国的石油钻井平台挪开,因为中国调遣上百艘船只围护那座平台。但与此同时,越南也不能后退让步,因为越南政府假如让步,便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我想,这可能是中国领导人没有想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假如你对一个国家施加压力,假如那个国家屈服于你的压力,那个国家的公众就会作出民族主义的反应,导致政府倒台(从而导致一个民族主义色彩更强的政府上台跟中国对抗),这样的结局是中国不希望看到的。”

*恃强凌弱的迷误*

问:“你认为中国是恃强凌弱吗?”
答:“我认为是恃强凌弱。因为即使你可以说,根据国际法,中国在一些问题上有道理,但通过武力和威胁解决问题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确实是恃强凌弱,此外没有别的合适形容。

“我想,就中国领导人、中国执政党和官员的视角来说,他们显然视野有死角。他们认为中国有对争议海域岛屿的主权要求有历史依据支持,中国被西方强国和日本欺凌了100年,现在中国要拿回它所说的原先属于中国的东西。

“但事实是,在目前的国际法当中,历史是不算数的。要显示你对某一岛屿拥有主权,你就必须占有它们,而且别的国家必须承认你的占有。

“可以看一看斯普拉特利群岛(译注:即中国所说的南沙群岛),那里有大约 60个岛屿,小岛,岩礁,珊瑚礁,浅滩,越南占有的数目最大,占了其中的大约一半。越南占有或以某种形式管辖它们。马来西亚大约占有了其中的十几个,在有些岛上还建有机场。

“在很多情况下,显示主权或占有可能就是在那里设立一个灯塔。问题的关键是要显示有人在那里,至少是按时有人占有占用那里。

“那么,中国在那里有什么呢?中国在斯普拉特利只是有大约8块水下地形(features),那都不能算岛屿(island)。另外中国在那里还有一个小岛(islet)。此外,中国还占有一些岩礁和珊瑚礁。

“中国正在有些岩礁和珊瑚礁上建设设施。有照片显示,中国在约翰逊南珊瑚礁(译注:Johnson South Reef,即中国所说的赤瓜礁),以及位于斯普拉特利群岛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火焰十字架珊瑚礁(译注:Fiery Cross Reef,即中国所说的永暑礁)那里采砂填埋珊瑚礁区域,最终目的是把那里变成帕拉塞尔群岛当中的伍迪岛(译注:Woody Island,即中国所说的西沙群岛当中的永兴岛)那样。也就是说,要把那里建成一个岛屿,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建一个机场。

*二百海里的误解*

“你必须有另一套思维才能认为这种活动有合法性。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则,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主权问题,这种活动解决不了中国和邻国在领土主权上的争议。中国尤其反对将这种问题提交任何国际仲裁。

“既然主权争议解决不了,最好的结果就是有关各方达成协议,同意各自保留自己的观点,你认为这是你的。我认为这是我的。我们可以先合作,不谈主权问题。但现在中国也不要这么做。

“在2000年之后不久,中国跟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的政府一度达成协议,双方共同勘探石油天然气,但后来双方的协议夭折了。因为菲律宾出现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应,公众认为菲律宾政府跟中国达成的协议里面有贪污舞弊,其中牵涉中国海洋石油公司。阿罗约政府倒台的部分原因就是这个。这种事情在政治上对阿罗约损害很大。

“我在这里要说的意思是,假如不能就主权问题达成协议,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可以根据海上地貌划定海上空间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根据海洋法公约,大的岛屿,如海南岛或台湾岛,可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但这样的经济专属区要是跟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区重叠,就需要谈判。但是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的小块陆地、岩礁和浅滩按照海洋法公约都不能有海上空间。假如它们确实是岛屿的话,充其量只能有12海里的领海。但假如只是一个在水下礁石基础上建立的设施,那就只能拥有最多500米的安全区。

“换句话说,你不能以这些设施为基点提出海上空间要求。在帕拉塞尔群岛也是这样。

“我们可以从辩论的角度说,假如中国说对某一岩礁拥有主权,会得到什么好处呢?那里的岩礁以及在斯普拉特利那边的岩礁充其量只能让中国得到12海里的领海。

“实际上,在越南和马来西亚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要求共同提出自己的大陆架的时候,越南以间接的方式表示,越南并不对整个斯普拉特利群岛海域提出主权要求,越南只是要求它所占有的岛屿拥有12海里的领海权。

“中国在这方面的做法如此咄咄逼人,贪多嚼不烂,除非有一天中国看到这不是一个好策略。”

*美国为何跟中国较真*

问:“有分析家说,中国的想法是给美国一个让美国无法得分的选择,让美国要么为一些它不在乎的小岛跟中国打仗,要么不支持美国的盟友。你如何看中国推给美国的这种难以应对的棘手选择?”

答:“从最表面的分析意义上说,这看上去还真是个难以应对的棘手选择。

“我想,中国想要的就是这个。中国想对美国说的是,你何必为了一些对你无用的小块的土地而把自己牵进战争,或牵进可能的冲突呢?我们都知道,美国对那里的岛屿没有主权要求。

“但我认为,那种认为这种选择对美国来说是难以应对和棘手的看法是一种迷误。人们可以问一个问题:这种事情对美国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在我看来,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一种理念,这就是,这种问题不应当通过武力解决。另外,就国际规则和惯例来说,就法治、海洋法,行为规则来说,这一切对美国是极端重要的。然而中国却想改变这一切。

“中国想把南中国海以及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国想改变现有的格局,以便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采用另一套规则。

“中国或许可以通过双边谈判得到中国所想要的东西,同时又避免发生冲突。中国或许可以跟菲律宾和越南在某一个阶段说,我们达成双边协议吧。中国过去也提出了双边协议。这种协议甚至有可能在经济上有利于中国对方国家。但这种协议要有一个前提,这就是中国坚持有争议岛屿的主权归中国。

“假如我们看一看全世界,看一看亚太地区,假如问,中国和美国之间争夺影响力的大角力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只要中国要通过武力或其他方式取代美国,取代遵循规则办事的国际体系,美国就不能接受。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美国要涉入中国与邻国甚至是美国盟国之间所有的争端。但与此同时,假如看看1945年之后的世界,就可以知道全世界是生活在美国及其盟国所创建的世界秩序中。无论是贸易、全球化、世界贸易组织,还是主要是由美国武装力量所保护的世界和平都是如此。

“当然,我这不是说美国做的事情总是对的。但中国想改变现有的世界秩序格局,而这种改变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美国是亚太地区大国。美国属于亚太地区。有趣的是,美国跟中国的最初交往是要中国门户开放。美国不是一个殖民国家,美国在中国没有租界,美国希望中国保持门户开放。从19世纪开始,美国跟中国和中国人民关系友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也跟中国关系友好。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整个亚洲地区以及全世界大部分地区格局都改变了,有了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外来投资体系,经济发展体系,以及保持稳定的军事力量。

“假如是问,美国是会为一些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在水面之下的礁石而打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假如问,美国会退避三舍,让中国可以完全自由为所欲为吗?当然美国不会。

*中国和美国的共同问题*

“面对目前的局面,中国和美国都要超脱南中国海,都要问一个共同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美中两国将来要有一种什么关系?

“中国希望成为一个世界大国。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国了。但中国可以只是一个地区性大国,因为中国在能避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总是不愿意在全球性问题上承担责任。

“美国在这方面有好几个优越之处。首先,中国的邻国都趋向于诉诸法治和国际规则惯例解决争端这种立场。它们先前也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决了纠纷。例如,在泰国湾,泰国和柬埔寨通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决了争端。泰国和马来西亚也达成了协议。这些国家习惯于诉诸国际法庭来解决主权问题。

“再者,美国在那个地区有强大的军事力量。美国方面一直小心谨慎,避免挑起任何事件。但那里确实出现了事件,虽然还没有出现交火事件。但美国不会离开那一地区。

*美国重返亚洲 目标就是南中国海*

“我一直主张美国应当加强军事力量,从太平洋地区调遣更多的军舰到南中国海。美国的面向亚洲的力量再平衡,其实主要就是针对南中国海的。美国在东亚和东北亚已经力量强大。东南亚地区现在是美国地缘政治上的软肋。

“总而言之,最后的问题还是中国和美国到底想有一种什么关系。假如中国想跟美国有一种敌对关系,在美中关系当中,在很多方面,我们不达成协议,对我们各自要扮演的角色没有谅解,我们可以让对方受损。

“美国在对华关系上有很多重要利益,美国不想轻视这些利益。与此同时,这是一个足够大的问题,能够影响美中两国关系。在这种意义上说,选择是在中国。中国可以选择决定跟美国有一种什么关系。

“我担心中国不明白这一点。中国领导人觉得自己十分有理,而且也给自己制造了一种骑虎难下的局面,不能让步,否则会丢面子。这种局面让人担心,中国当局在制造一种不可避免的局面。这恐怕是朝鲜战争以来最严重的一个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