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TPP协议 奥巴马被指打中国牌


国会围绕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辩论还在继续,对TPP至关重要的贸易授权法案TPA在众议院上星期被挫败后,众院经过各方磋商准备最早在星期四对法案进行一些程序性调整后再次在全体院会投票。

支持和反对TPP的阵营都常常提到中国。

奥巴马政府官员和国会支持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议的议员们认为,这项协议关系到谁来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

共和党众议员多德(Rep. Robert Dold)在众议院辩论中说:“今天我们处于为21世界全球经济制定规则的阶段,问题是美国是否参与制定这些规则,参与这个过程,因为如果我们不制定,中国和其他国家就会制定。”

反对协议的人也常常引用中国特别是货币操纵问题作为反对的理由。

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议员比尔•帕斯克雷(Rep. Bill Pascrell)说:“中国自1994年就开始操纵货币,货币操纵就相当于以前的贸易补贴和关税补贴,而我们的政府从来没有在贸易协议中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帕斯克雷议员还推出修正案,建议在国会认为中国停止货币操纵行为之前中国不能加入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议。

美国正在和11个亚太国家(澳大利亚,汶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谈判跨太平洋协议。中国不是谈判国家却似乎比其他11个国家更经常被提到。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专家盖瑞•哈夫鲍尔(Gary Clyde Hufbauer, Senior fellow,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说这显示了中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重要性:“ 跨太平洋协议中一些国家在亚洲,美国人谈到亚洲,首先想到的国家就是中国,我猜想如果你做一个民调,四分之三的美国人会说是一个和中国的协议。”

美中两国互为重要贸易伙伴,中国每年向美国出口大约3千亿美元的货物,美国向中国出口大约1千亿美元,造成美国对中国每年两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反对人士认为协议如果不解决货币操纵问题将加剧美国的贸易赤字,导致就业流失。

华盛顿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罗伯特•斯哥特说,中国的货币操纵是导致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总统本来有机会达成一个比较好的协议,比如包括货币操纵条款,以及可执行的惩罚措施;但是总统与美国贸易代表都拒绝这样做。”

地缘政治意义

上星期对于跨太平洋协议谈判至关重要的贸易授权法案TPA在众议院受挫,投反对票的主要是民主党人。

这个星期奥巴马政府官员继续到国会山游说,强调协议的地缘政治意义。

在参议院16号的听证上, 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与劳工的助理国务卿马利诺斯基(Assistant Secretary Tom Malinowski, 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说,TPP将成为美国亚太战略的基石:“它将有助于我们继续发挥领导作用,为这一地区确立体制和行为规范。 ”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专家哈夫鲍尔说这个协议对美国具有重要意义。美国与亚洲的关系有三个重要支柱,军事,跨国公司和贸易关系:“如果我们不推动跨太平洋贸易协议,人们就会说美国丢弃了这种关系当中的两大支柱,跨国企业和贸易,这就说明美国不重视我们。”

一些学者批评奥巴马政府在跨太平洋协议的问题上打中国牌。

但是华盛顿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罗伯特•斯哥特(Robert E. Scott, director of Trade & Manufacturing Policy Research,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说:“他们试图回到尼克松时代以外交政策为借口来进行贸易谈判。”

他不同意政府所说的如果没有TPP中国就要来制定贸易规则:“有没有TPP中国都会制定自己的规则,和其他国家谈判贸易协议,不过这个说法有一定的政治吸引力,一些人相信有助于他们争取政治支持。”

一些国会议员也认为这不是一个地缘政治议题。

来自康涅狄克州的众议员的德劳罗(Rep. Rosa DeLauro)说:“我觉得这是一个人为制造出来的话题。”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人舍尔曼(Rep. Brad Sherman)说TPP并不能像美国政府期待的那样改变中国的行为:“这个协议不能在亚太地区推行美国的规则,这是一个华尔街和北京规则的综合体。”

目前众议院准备尽快就贸易授权法案再次投票,但是要说服那些对跨太平洋协议持反对态度的议员们改变立场并非易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