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日澳加强防务合作,中国非主要目标


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国防和安全方面的合作最近几年迅猛发展。美日澳在安全防务方面的合作通常被视为是管控,甚至是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机制,不过,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防卫专家称,遏制中国并不是美日澳三国合作的主要目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本月底前即将访问美国,预计,届时两国会公布新修订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这将预示着美日同盟步入新阶段。

除了加强与美国的安全防务之外,日本也在加强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事实上,由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的共同努力,日本与澳大利亚的近几年来在安全合作上的势头强劲。日澳安全合作的加强同时也促进了美日、美澳同盟的发展。

去年11月,美日澳三国首脑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会晤后,三国发表联合声明强调,美日澳将持续深化其在亚太地区早就强大的安全合作。三方同意加强防卫和安全保障,包括共同展开军事训练,建立海上安全保障能力等。

美日澳三边合作通常被视为是管控甚至是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机制。但是,卡内基基金会亚洲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认为,遏制中国并不是美日澳加强军事合作的主要目的。

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中国)对日本来说越来越是个因素。但是,实际上,在三边讨论时,这是一个很明智地被回避的话题,而不是集中讨论的话题。日本提出的任何对中国有针对性的企图,都被澳大利亚和美国拒绝。”

肖夫是在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一个题为“美、日、澳安全合作的前景和挑战”的研讨会上说这番话的。他说,美日澳各有自己的侧重点。日本希望将三边主义发展成为一个威慑的工具,使日本在面对中国时在战略上更具灵活性,而澳大利亚则希望通过这个来拓展联合演习,并加强与日本和美国的联系;而美国最关心的是地区架构的建立。

他说,美日澳三边合作的目的始终是要推进亚太地区的秩序建设,而不是以建立在某种威胁基础上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戴维·恩维尔(David Envall)说,虽然美日澳三边合作通常被认为要抗衡中国,但是,这个合作还包括“人道救援和灾害防救” ( HA/DR)等“社区建设”(community-building)功能, 这也是秩序建设的一个方面,而正是因为这个功能可以接触中国,将来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说:“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社区建设’功能因为提供了接触性,它将来将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更小的作用。”

史汀生中心研究员辰己由纪(Yuki Tatsumi)认为,正是三国对中国崛起看法的不同,对未来三边合作的发展构成挑战。

她在研讨会的介绍中写道:“如果将来三国对亚太地区安全环境的看法存在明显的分歧,目前三边安全关系的积极势头就很难维持,这特别体现在三国围绕中国崛起以及如何应对问题上。目前三国应对中国的方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一致,但是,因为各国与中国关系的复杂性,三国将来应对中国的方式有可能会渐行渐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