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从政治犯变毛粉的王小宁看反对派是否有中派


众多毛粉2013年12月26日在韶山纪念毛泽东120岁生日

众多毛粉2013年12月26日在韶山纪念毛泽东120岁生日

北京居民王小宁最近又成了新闻人物。他因大力推荐伪“哈佛教授赛奇颂毛之作”而被留美学者李南央说成是“自我驱逐出知识分子行列,踏进流氓文人堆”。王小宁曾因走“第三条道路”而被判刑十年。王小宁出狱后说:中国政治反对派不仅有左右两派,更多的是像他这样左右逢源的“中派”。有异议人士说:所谓左右,你要么拥护民主要么拥护专制,二者之外你别无选择。

美国之音早辟谣,哈佛教授未颂毛

哈佛大学教授托尼·赛奇 (网络照片)

哈佛大学教授托尼·赛奇 (网络照片)

这个问题已经炒/吵了多年。不少网民把一篇冒名捧毛之作说成是出自哈佛大学教授托尼·赛奇的手笔。早在2009年,美国之音就已经辟谣,后来赛奇也多次对其他询问者澄清,但仍然有人继续以讹传讹,包括新浪博客作者王小宁。

起因是2015年4月14日王小宁在其博客上发文《坚决与污蔑毛泽东的人进行政治斗争》,其中引用了“赛奇”颂毛文。十天后,王小宁又修改了其文,把赛奇的名字拿掉,改成了“网上一篇好文章”。王小宁在其文中首先批判毕福剑,重点抨击查建国,捎带点名刘晓波、魏京生、胡平、徐文立、武宜三、宋永毅等,说“他们就是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从极左变成极右的一些人。”

旅美学者李南央写道(见新世纪/纵览中国网站),王小宁明知其引文是伪作,仍“大部分保留”。李南央说,这句话,“彻底毁掉了王小宁”。

李南央说:一个人要能够在学术界站住脚,要取得学人和读者的尊重,无论观点如何,学术的诚信是第一位的。“明明知道了文章系伪造之作,‘仍然认为’是篇好文章,还要大部分仍然保留,这就将自己自我驱逐出知识分子行列,一脚踏进了肮脏流氓文人堆儿。”

青年时代的王小宁和如今的王小宁 (网络照片)

青年时代的王小宁和如今的王小宁 (网络照片)

至于王小宁是否属于“知识分子”和文人堆,从其学历上看,他是1950年生人,文革时他16岁(老初三的)。2003年3月12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主要是组织成立第三道路党)判处王小宁十年徒刑,2012年获释。从被捕算起,整整坐了十年牢。

北京法院对其判决书称他是“大学文化”,但没有说清其学历和经历。不过,王小宁在其自述(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中说,他是华东工程学院(南京理工大学)1973级工农兵学员,专业是“军用光学仪器”。文革前他在北京二十一中上学,也和习近平一样1969年到陕北插队,一年多后招工进入三线工厂,两年后去南京上学。

大学毕业后,王小宁在工厂从事技术工作和办公室编辑和写作。1991年下海经商。因政治活动(新青年学会成员)被判刑八年的杨子立曾这样评价王小宁:“为自由民主呐喊的勇士”。杨子立说:王小宁和妻子“在六四当天被军队开枪将腿打穿。”王小宁撰写了大量文章并通过海外网站开始传播,这些文章包括《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进步的最大障碍》、《没有民主哪能不穷》、《恶毒攻击中共是否颠覆国家政权》等。

杨子立说:王小宁“本质上是个工程师,对待政治仍然像对待机器一样认真投入”。

然而,有网民评论说,从事政治是人文科学而操作机器是理工和机械科学。王小宁用一种机械方法把他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理念和拥护毛泽东的想法彻底切割开来,完全不顾其内在逻辑矛盾性,因为四项基本原则包括了坚持毛思想: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就必然不可能拥毛成为毛左。

从政治犯阶下囚到热烈拥毛者

王小宁坐了十年牢,出狱后却成了毛左。

王小宁在其博客上介绍自己:老三届,红二代,关注国家大事,政治、当代史,民主派,崇尚讲真话 ,站在广大人民群众一边。

有网民评论说:王小宁的这些特点,完全符合毛左和五毛特征,有所不同的是:王小宁自称民主派,是为“民主而坐牢”,但许多毛左和五毛,并不承认自己是民主派,而自称无产阶级专政派。也有网民指出,毛泽东是独裁一言堂,和民主派风马牛不相及。

德国网友彭小明也批判了王小宁。他说:德国人一般不会用粗话辱骂希特勒,但是绝不会像毛左那样去歌颂希特勒。极少数新纳粹的确存在,但是除了个别狂热头目以外,尽是些文化程度低下修养不高的社会渣滓。

不过,彭小明对王小宁引用的伪托尼赛奇的言论上了当,中了招。他说:“王小宁和托尼赛奇的言行刚好说明中国人民批判毛太不够。另外,西方文化界也对毛的劣迹影响不够重视,实际上毛泽东的罪行不比斯大林更少,但是西方对斯大林的批判相当充分,而因为所谓的东方文化之类的特性却放松了对于毛泽东的揭露和批判。这一场较量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直到毛泽东像希特勒、斯大林那样在全世界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一位同王小宁相知的北京居民说,王小宁的思想是从其出狱后开始变的,坐牢前并没有这么“左”。他说:“当时他的很多文章的确是主张民主的”。

从王小宁发表的文章来看,他极力和激烈抨击的批毛派知识分子还包括:茅于轼、资中筠、杨继绳、洪振快、严家伟、杜光和海外的刘青(前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主席)等。他反对自由派知识分子在评毛、三年大饥荒、评周恩来、对美关系、苏共历史、国共抗战史等问题上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粮票和布票(美国之音海涛拍摄)

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粮票和布票(美国之音海涛拍摄)

比如,王小宁曾谈到中国计划经济期间的配给和票证供应问题,他说:“毛泽东时代使用票证不是由于穷困饥饿,是为了民众平等地获得重要短缺生活资料”。王小宁这种标题首先就自我矛盾:因为短缺当然造成贫困。不过,王小宁在其文中进一步解释说:即便是贫困,也是国民党造成或留下来的。王小宁这样说同中共11届3中全会得出的文革使中国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的结论大相径庭。

王小宁引用所谓的“哈佛教授赛奇”之说:“目前中国对毛的肆意丑化已经超越了一个民主应有的理智界限”,“‘家丑不可外扬’出自中国,全世界都认可的哲理,而你们中国人现在却在违背”。

李南央评论说,这篇伪作提到的中国对毛 “全世界都认可”等说法,西方学者不会有这种语境。王小宁还引用“伪作”的说法:“‘和平演变’,首先就是要否定那个国家最有影响的人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据我观察,中国现在有三种人在污蔑毛泽东……”这种说法,西方学术界人士绝对不会这样提。

一篇评毛之作,是西方教授所作,还是一篇无名普通网文,就其社会效果来说,差别之大谁都知道。如果当时读者就知道“第三只眼睛看中国”不是德国教授“洛伊宁格尔”所著,而只是北京居民王山所作,那么,读者和网友对二人的接受度和认同度都是大不相同的,该文的影响和效果也就大不相同。有网友说: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一而再再二三在网上贴出冒充赛奇教授的托名伪作的。

赛奇教授非常无奈地告诉李南央:“这篇伪造的访谈已经被传来来去好几年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跟真的似的,最近甚至还常常附有照片。”赛奇教授说,包括(北京学者美国问题专家)王缉思都出文说,这是一篇伪作。“可是这篇访谈不断反复出现,令人非常恼火。”

王小宁眼中的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中派”

王小宁给自己的定位是: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中派”。(见2015年4月其博客)王小宁说:左派是主张恢复过去的中共,恢复三十年前的中国社会,在中国保守派成了左派,与之对立的,就是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一派,是激进派,反而成了右派。但是,还有中派。

他说,中派不是左派右派,而是单独一派。中派同意左派一些观点,又同意右派的一些观点,又有自己的观点。他还说:中派理性包容,反对极端,讲团结,讲统战,不抓特务,不内斗,服从真理。王小宁说:中派不仅存在而且强大。

按照王小宁的分析,所谓中派就是“沉默大多数”。王小宁把中派称为“第三道路”,把认同其理念者称为“同党”。北京第一中级法院的判决书说:王小宁在2002年6、7月间,为筹建“中国第三道路党”积极做宣传工作,以“中国第三道路党”的名义撰写文章宣扬“中国第三道路党”的路线和思想纲领,鼓吹要建立一个可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党。并将《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中国第三道路党负责人发表谈话,呼吁中共左派遵从民主,支持中共左派独立成党》等文章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大量发送。

北京法院说,王小宁对起诉书指控的这些事实 “没有异议”。

如果王小宁真发表了这种标题的文章而且对此事实没有异议,显而易见他本身就把自己定性为中共左派。那么,他今天发表的什么左中右派之说,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无稽之谈,说明他的第三道路党就是左派甚至毛左,而不是什么“沉默大多数”。

那位王小宁的朋友还说:加入或宣称加入王小宁的“第三道路党”也就两三人,其中还包括一个国安人员或其线人。一位曾想加入该党的艺术家在其入党声明中说:毛泽东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如果王小宁组党成功,不知能否包容如此异议。

严家伟痛批王小宁

四川七旬老人严家伟曾被打成右派和反革命,并因此坐牢15年。他发文(民主中国2013年12月12日)说:力挺老毛者也就是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胡锡进、李慎明以及海外王希哲等几张面孔。但今年以来又出了个后起之“秀”王小宁。此人曾因寄发电子邮件给国外投稿,由于雅虎向中共泄露了王小宁邮箱相关信息,2003年中共以“煽动颠覆”罪将王判刑入狱。经中共施以多年“劳动改造”刑满出狱后,而今这位王小宁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加入到“挺毛、颂毛”的大合唱中,不遗余力为毛辩护。

王小宁抨击的这些批毛学者或人士中,撰写毛泽东医生回忆录的李志绥也在其中,王小宁抨击李志绥受到“国家反华势力的资助”。严家伟说:这“国际反华势力”究竟具体指谁?王小宁没说。人家如何“反华”?王小宁更说不出道理。严家伟说,反中共专制,就是反中国,反华?严家伟说,其实,反中共极权专制,恰恰是为了中国好,为了维护中国民众的人权,是护华、爱华的行为,“足见王小宁逻辑之混乱”。

严家伟说:“而2003年也就是这位王小宁先生,通过电子邮件向国外寄出了一些政论文章,后被雅虎泄密而遭中共判刑。那么王先生是不是也寄给了国外“反华势力?”那你为何要‘反华’? ”而后来雅虎向你夫人作出了巨额天价赔偿,是不是属于‘国际反华势力的资助’?但你们却坦然接受了。而李志绥一点稿酬,天经地义应得的,你却称之为国际反华势力的资助,那你们得到的叫什么?骂别人,自己不脸红吗? ”

王小宁妻子俞陵和吴宏达打官司

王小宁坐牢几年后,他的妻子俞陵和同样因跨国科技公司雅虎泄密而判刑十年的记者师涛的母亲高琴声(2007年)来美国和雅虎打官司,并到国会作证。根据帮助她俩打官司并在国会大力游说的吴弘达陈述(2011年5月文章:俞陵事件的来龙去脉),雅虎要求控方撤诉,作为条件,雅虎同意分别付给王小宁和师涛320万美元,另外,给吴弘达负责的劳改基金会“一笔经费“,用于今后中国人权方面的有关赔偿和活动。

按照吴弘达的叙述,俞陵从320万美元中拿出1百万捐给了劳改基金会,剩下的220万,吴代管,后来将此款项交给俞陵自己。俞陵一项指控是:吴利用管理220万美元之机中饱私囊。对此,吴予以否认。俞陵在2011年4月6日撤诉(俞Vs吴案。)

吴弘达没有提到这“一笔经费”的具体数额,不过有网友方鲲鹏撰文说:吴弘达掌管劳改基金会和雅虎人权基金,其中雅虎人权基金的规模超过1千7百万美元。

为民主还是为捧毛

回到李南央所说的王小宁“这就将自己自我驱逐出知识分子行列,一脚踏进了肮脏流氓文人堆儿”之结论,作家唐小兵(共识网/爱思想网2013年12月18日文章,题为《中国革命的道德困境》)引用台湾学者翟志成的话说,知识分子与中共关系之变迁史,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唐小兵说:“中共从起源和早期党员的社会构成来看,毫无疑问是一个知识分子政党,但从其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来看,知识分子又被划归到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阵营,从阶级属性来看,天然就属于代表工农等无产阶级的中共的敌人。”

唐小兵说,这就引发了政党内部事实与理论的深刻断裂,“从政党的组织发展和社会动员来看,知识分子是须臾不可离开的中坚,而理论上又必须不断敲打知识分子阶层。”

有网友分析说,正是当局这种不断的敲打,使得王小宁从追求民主的政治犯异化为热烈拥护毛泽东的中坚,从而成了新的统战对象。王小宁的朋友说,“他也就是这几年才变的。”

中共最近(五月底)发出一文件“统战工作条例”,中国媒体解读说这是中共首部党内法规。虽然这部“法规”没有任何法律语言也没有任何可操作性和适用性以及约束力,但这个文件还是提出了“新时期”需要统战的新三种人---海归知识分子、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还有企业家中的富二代。这些人当中,还是以知识分子为主。

从中共高层把周小平和花千方列入“统战对象”以后,民众就知道了:政治反对派中的右派,是无论如何不能列为“新三种人”的。明镜主编何频说:统战就是统战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统战和自己意见一致的人,意义何在?

傅申奇:“左”“右”,你别无选择

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傅申奇(自由亚洲电台6月9日)说:毛左也好,邓右也好,或是其他什么派别,都必须对此作出选择:要么维护专制,要么拥护民主,别无选择。那时的毛左会怎样呢?否定现政权的毛左,按他们的思维逻辑,只能是专制的维护者,只不过要用新的专制来取代现在的专制,但他们中没有毛泽东和薄熙来那样的人物,即便有,也无从掀起新一轮革命的大浪,自然就消退了。而闹得欢的那些毛左,到时大概会争先恐后宣称自己是打着毛左反毛左,是拥护民主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