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燕城监狱关押重犯 薄谷开来再吸眼球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最近媒体爆出由于薄谷开来转到北京郊区的燕城监狱关押,燕城监狱取消了犯人在球场的活动。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此外,为了回应海内外媒体的质疑,澎湃新闻也刊登了监狱内部的照片,暴露了这所专门关押外国人和重要罪犯的监狱的内部情况。

燕城监狱是司法部唯一直属的中央监狱,成立于2002年10月,位于河北省燕郊开发区G102国道旁,与秦城监狱并列为“中央级”监狱。燕城监狱关押三类囚犯,普通刑事罪犯、外国籍囚犯和职务囚犯,如此前足坛“贩毒扫黑”风暴中落马的杨一民、谢亚龙、南勇、李东生等。其中江津已经出狱。不过使燕城监狱扬名海外的原因是这里关押着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

铁窗生涯

近日《人物》杂志官方微博@人物4月26日发表了《国门江津出狱后》的长篇报道,文中描述了江津的狱中生活和感受。文中提到,原本囚犯们可以在操场上活动,薄谷开来转到江津所在的河北省燕城监狱后,大操场的活动就被取消了。随后,燕城监狱否认了这种说法。监狱负责人称,2013年10月至2014年6月期间,监狱曾因工程改造而临时停用过操场,但是在该期间也为服刑人员安排了其他的活动场所。除此之外的其余时间,监狱一直正常使用。监狱从未因为个人服刑人员的原因停止其他服刑人员在操场的正当活动。

《人物》杂志报道称,“江津是监狱里的名人,一些球迷犯人会慕名和他打招呼。原本,囚犯们也踢球,有时候让他指导指导,但后来,薄谷开来也转到了燕城监狱,在大操场的活动就取消了。”

薄谷开来是中共前高官薄熙来的妻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4年9月,刑罚执行机关以薄谷开来服刑期间无故意犯罪为由,建议将其刑期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2015年,北京市高院作出薄谷开来从死缓减至无期徒刑的裁定时,首次透露了她在燕城监狱服刑。她因遵守监规纪律,表现良好,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6月期间,供获燕城监狱三次表扬。

江津曾经是足球场上的风云人物,曾被亚足联评为“亚洲最佳门将”。因为牵涉末代甲A的假球事件,江津于2010年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2012年,他被判处5年6个月,没收800万贿金,并惩罚50万。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江津减刑8个月,于2015年底提前出狱。

《人物》杂志的报道中,讲述了江津在燕城监狱的生活:“江津仿佛回到了少年时期在八一队的生活—他必须侧着蜷着腿睡在木板床上,姿势和童年时一样。有时,想伸直腿,就睡在床板对角线上。”“监狱里有果园和菜地,他在里面种卷心菜、种桃树杏树,同样在种菜的,还有当年的足协副主席南勇。”

江津表示,刚进来时想不通, 失眠和恐惧笼罩着他。他不敢想象五年半的监狱生活应该如何度过。最痛苦的时候他哭过,失眠就整宿的听收音机。

监狱真面目?

据澎湃新闻报道,燕城监狱是一座干净、富有人性化的现代化监狱。报道中还拿出了操场返修前后的照片作对比,并且引述狱警的回应:“ 燕城监狱自2002年10月建立之后,操场一直用了十年,草皮严重老化了。平时,服刑人员踢足球时可能会受伤。这次翻修,也一并新建了外围地面,工程量比较大。更重要的是,监狱性质特殊:每天只能在狱警上班监督时施工(原因很容易理解的),所以不能白天晚上干啊。加上一进一出特别严格,‘忘带一件工具,少了一个工人,都要重新进出安检。所以,工期确实比一般工程要久。’”

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特别提到 了江津服刑时所睡的床是监区的标准床铺。“据狱警介绍,此床长1.92米,宽90厘米,一个房间住8人。” 文中还专门与国外监狱做了对比,“国外监狱还有用60厘米宽床铺的。咱这个,还行。”

此外,报道里还提到燕城监狱的服刑人员每天固定的活动是看《新闻联播》受教育。监狱的设施堪称齐全,服刑人员可以在阅览室看书“充电”,上内网;可以在医院处理日常疾病;监狱甚至还有阅览室、家属会见区、小礼堂等。可谓是“星”级监狱。

在纽约的政治评论人士胡平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他(江津)说的应该是实话,因为他没有任何动机去撒这个谎。当然这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当时狱方确实在整修,而江津他不知道。另外一种呢,那就是不准了(不准操场活动),因为江津讲出来了,所以讲不过去嘛,就赶紧做个修改,编出一条说法来。”

北京的莫少平律师分析称:“据我了解,按说服刑的犯人,本身到操场活动的这种情况就不是很多。所谓的放风也就是有一个空场地去放放风,半小时或者多少,要根据实际情况。真正操场有什么活动,在监狱里还是挺少的。”

职务犯是颇受大众关注的群体,曾经的声名赫赫虽不再,但是铁窗背后的是否又有“特殊”的“关照”呢?胡平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中共监狱中确实会出现这样一些情况,有时候由于某个特殊的犯人进来,它整个监狱的管理就会做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改变。有时候某个特殊犯人来了,那它就把别的方面改的比原来更好一点了,有时候某个特殊犯人来了,它就把其他方面管的更严一点了。这两种可能性都是有的。”

监狱VS监狱

对职务犯的集中关押也引发了很大争议,有人认为这是特权的延续,有悖反腐。也有人认为这是正确的方法,有利于职务犯的改造。关押在燕城监狱的三类囚犯也是关押在不同的区域,普通刑事犯和外籍犯关押在一片区域,职务犯关押在另一片区域。据悉,集中关押职务犯的现象在中国很普遍,官方称“目的是为防止特权和执法腐败,探索行之有效的管理和教育模式。”

针对职务犯集中关押的现象,朱建国发博文称:“ 对一些生活腐败经济贪污的贪官们采取如此“厚道”的“优惠特监”,则是对十三亿中国百姓的侮辱与嘲讽。”“永远都是官贵民轻!官员的特权在监狱中也终身有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