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5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卜睿哲吁佩洛西勿邀蔡英文到美国国会演说引来负评


台湾总统蔡英文1月2号在总统府发表谈话(蔡英文脸书截图)

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说,美国联邦参议员提出邀请台湾总统蔡英文到华盛顿的建议具有“缺陷”,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应该拒绝这个提议。不过卜睿哲的看法引来批评,他的论点也遭到驳斥。

2月7日,包括参议员加德纳(Cory Gardner, R-CO)、科宁(John Cornyn, R-TX)、考顿(Tom Cotton, R-AR)、克鲁兹(Ted Cruz, R-TX)以及鲁比奥(Marco Rubio, R-FL)五位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联名致函佩洛西(Nancy Pelosi, D-CA),建议她邀请台湾总统蔡英文到华盛顿向美国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

不过对美台关系及台海两岸情势有深入理解的卜睿哲(Richard Bush)认为,议员们的提议有缺陷(flawed),“佩洛西议长应该拒绝它。”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卜睿哲上星期五在他担任资深研究员的布鲁金斯研究所网站发表文章说,蔡英文总统“当然值得美国尊敬,她是美国在全世界最好的朋友之一”,但是邀请蔡英文到美国国会发表演说的提议有三个缺失。

他表示,首先,这个提议违反美国与中国建交时对“与台湾维持实质但非官方关系”的基本原则承诺。卜睿哲说,做出这个承诺“并非美国的选择”,因为美国“乐于同北京和台北维持外交关系”,但是当时两边的政府迫使美国做出这个选择,而尼克松和卡特两位总统都认为,选择北京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卜睿哲说,虽然他无法预测北京对于美国允许蔡英文到华盛顿向国会发表演说会有何反应,但北京“急剧降级”美中关系是极有可能的,包括特朗普总统希望中国在朝鲜议题上的协助将得不到回应;美国社会中许多仍然珍视美中关系的领域也将受到伤害;依赖中国市场的美国跨国企业可能遭受报复;在中国居住的美国公民可能面临与目前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相同的命运。

卜睿哲还表示,其次,议员们的提议可能使台湾遭殃,北京可能借此机会进一步对台湾施压,设法夺走台湾仅有的几个邦交国;解放军对台湾的演习会更为密集;干预台湾内政的作为也会增加,因此议员们试图帮助台湾的善意举措反而会使台湾受害,到时美国又该如何?“顶回北京的压力,制造另一个不断回旋升级的关系;还是什么都不做,让台湾和美国在亚洲的其他盟友做出结论,那就是美国支持他们的承诺并不可信?”

最后,卜睿哲认为,议员们的提议“忽视台湾的看法”。他说,他猜测这个建议的作者们没有询问蔡总统她是否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或是即使他们问了,也没有仔细聆听她的答复,因为蔡英文必须为台湾2千3百万人的繁荣安全负责,她很清楚她必须在与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间保持平衡,即便目前台北与北京的关系不如她的设想,但她也“不会想要冒着让两岸关系更加恶化的风险,只为了来美国众议院大堂的讲台上发表一个小时的演说,却让她的国家付出极高的代价。”

“不要搞错”,卜睿哲强调,美国应该持续寻求改善与台湾的关系,改善美台经济关系才能有效帮助台湾强化对中国的威慑,但这需要与台湾领导人接触,听他们说美国“如何能实际帮助”他们,而不是美国“自己认为”应该如何帮助他们。

他说,美国在其40年来实践美中关系的经验中已学到,在与台湾的外交往来上“有必要非常有技巧,甚至有时候必须保持隐秘”,公开性的象征动作“如果能巧妙运用”,对于美国与台湾的关系的确重要,但实质意义更为重要,像这个“思虑有欠周全”的象征性举措,将使得美台关系的改善更加困难,而不是更为容易。

对于卜睿哲的看法,前台湾公报主编,目前在维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教台湾历史的韦杰理(Gerrit van der Wees)不表赞同。

前《台湾公报》主编韦杰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台湾公报》主编韦杰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韦杰理告诉美国之音,卜睿哲和其他反对意见,正如同他2月9日在《外交家》(The Diplomat)网站发表的文章--“为何佩洛西议长应该邀请蔡英文到国会发表演说”里提到的一样,那就是美国、欧盟和一些欧洲国家的政策,“还停留在1970年代美国的一中政策成形时的结构与基本原则的局面”,而没有考虑到发生了两个根本变化。

第一,中国并没有遵守三个联合公报的协议而致力于寻求两岸分歧的和平解决,正如习近平年初对台讲话提到,不承诺放弃对台使用武力,如果台湾不听从北京的条件。因此美国必须顶回这个压力,邀请民选总统蔡英文到华盛顿,是很好的第一步。

第二,台湾已经在上世纪90年代做出历史性的民主转型,而美国却仍然维持其基于70年代局势的“一个中国”政策,“台湾的实地改变也应该需要一个政策改变。”

此外,韦杰理说,他也不同意卜睿哲关于议员们的提议“忽视台湾看法”的观点,因为“很明显的是,台湾大多数人都乐于见到他们的总统对美国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但是蔡英文和她的团队当然会很谨慎而不会公开这么说,这应该是要由邀请方来决定,“美国国会就有足够的背骨来做这个动作”。

最后,韦杰理也不同意卜睿哲说,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举措,因为“在国际外交上,象征性举措有其意义”,因此他在自己的文章里也提到,这个邀请的举措“应该伴随着美国与西方国家采取一个朝向与台湾关系正常化的动作”,那自然就会为象征动作增添实质意涵。

这也是为什么韦杰理说,他在文章里强调,作为对台湾新政策的一部分,美国与西方国家应该做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说服中国,台海和平稳定“只有在中国接受台湾是一个友善邻居”的情况下才能达到。他说,当今西方国家的政策只着重于两岸间的“对话”及和平解决”分歧,但他认为西方国家必须往前更进一步,敦促北京接受台湾“现在的样貌”(as is),像目前这种对台湾军事、经济和政治压力的无止境零和战略,对台海两岸关系的改善没有帮助。

卜睿哲指出议员邀请蔡英文访问华盛顿的3个“缺陷”,也引来前美国国防部主管中国事务的官员博斯科(Joseph Bosco)的一一反驳。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博斯科(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博斯科(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博斯科在发表于2月12日英文《台北时报》的评论中说,中国从一开始就违背上海公报中关于和平解决台湾议题的“根本原则”,北京积累了50年来美国对它的交往政策的好处,却还在不断的对民主台湾持续施加武力、经济胁迫,以及颠覆、锐实力、心理战和外交孤立。

他说,卜睿哲认为邀访蔡英文可能导致北京的报复,但这就像数十年来美国决策者主张与中国交往,因为他们认为与中国保持良好的经济与政治关系对华盛顿要比对北京来得重要,但演变至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军事大国,却反而在人权、贸易、武器扩散、领土主张和对其他罪犯政权的支持上都无视国际规范与秩序。

博斯科说,北京在从事这些活动时“从来也不担心它的作为可能冒犯华盛顿或其他首都”,它只管推进自己的野心和它自认为可以不受约束的行为,但是现在特朗普政府终于打破这个模式,对中国一系列行为采取相应的惩罚性措施,并反制北京对台湾的军事和外交压迫。

博斯科认为,邀请台湾总统访问华盛顿将部分改正对台湾的历史性不公义,并且让中国知道,“它对西方的剥削及侵犯做法不再被接受”。

博斯科说,只要国会提出一个建议邀请蔡英文访问华盛顿的决议案,就算没有被接受,也已经足够对台湾和中国强调,美国多么看重与台湾的友谊和战略伙伴关系,以及它将如何看待中国对台湾的进一步压迫与恫吓,“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就值得这么做了。”

联名写信给佩洛西议长的参议员加德纳上周四在其推特帐号上发文说,蔡英文“是一个正在与另一个寻求剥夺台湾人民民主权利和基本自由的专制压迫体制奋战的民选领袖”,邀请她来向美国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可以发出强而有力的信息,显示美国政府和人民将永远与那些受压迫者,而非压迫者站在一起。”

在5位美国参议员上周联名致函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要求她邀请台湾总统蔡英文到美国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后,台湾政府对议员们挺台作为表达“诚挚的感谢”,但台湾外交部说,目前并没有安排总统访问华盛顿的规划。

台湾外交部在其推特帐号发文说,感谢五位美国联邦参议员支持蔡英文总统捍卫自由民主的努力,台湾对于有这些朋友在美国感到安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