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鸟瞰中国及邻邦(7): 中国与美俄逐鹿中亚


第七部分:中国与美俄逐鹿中亚

参与中亚地区争夺的大国主要有三家,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三家之间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亚项目主任库钦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在这三方之中,任何一方势力的扩大都会引起另外两方的不安。

库钦斯说:“俄罗斯对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发展一直保持警惕,因为俄罗斯认为自己在这个地区有着特殊的利益,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俄中都有竞争的心态。不过,欧洲人对中国则比较超脱,中国人改善了这里的交通网络为欧洲人降低了商业成本,何乐不为?”

由于中亚地区国家多是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所以在对外贸易,特别是能源出口方面,一直受俄罗斯控制。因此,打破俄罗斯对能源的垄断是美国、欧洲和中国的共同愿望。

*三大油气管道打破俄罗斯垄断*

在美国和欧洲一些财团的主导下,一条被称为BTC的石油管道在2006年7月竣工。这条管道绕开俄罗斯,从里海的石油重镇巴库经格鲁吉亚一直通到土耳其的杰伊翰港,全长1100公里。随后中国在2007年和2009年主导完成了两条大型油气管道的铺设工程。一条是长达1800多公里的西起土库曼斯坦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东入中国新疆的天然气管道。另一条是长达2200多公里的从哈萨克斯坦里海油田直通中国新疆的石油管道。

库钦斯说,这三条大型能源输送管道的建成为中亚国家的能源出口提供了重要的替代,打破了俄罗斯对能源的垄断。

不过,在美国扩大其在中亚的军事存在的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找到了共同点。美国在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军事基地虽然可以给阿富汗战争提供后援,但同时也能够近对中俄进行进距离监听。所以,中俄双方都动用其影响力说服中亚国家,收回美军使用的基地。

*中国的宏大目标*

不少专家都注意到,中国在中亚地区的许多做法跟西方国家有着明显的不同。无论是投资还是从事一般的商业活动,利润和效益这条西方企业奉行的原则似乎并不是中国企业特别看重的东西。

蒙特克莱尔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维什尼克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即便是中国的一些分析家也表示,中国在中亚修建道路,铺设管道从成本效益的角度看都是不上算的,因为中国的能源消耗主要集中在中国的东部。再说,陆路运输要比海洋运输成本高得多,中国经营中亚的运输网络,大量投资基础建设项目显然有着更大的目标。”

这个目标就是中国公开表示的要重建丝绸之路,恢复亚欧之间的陆路商业渠道。美国的中亚问题专家库钦斯解释说:“古代的丝绸之路是一个交通网络,由多条公路组成,不只是把东西方连接起来,而且也通过中亚把北方和南方连接起来。丝绸之路从这里通往欧洲、中东,通往南亚。我们现在正在看到的一个重大的战略现象就是建立起一条现代的丝绸之路。”

库钦斯说,推动这项巨大工程的动力来自三个方面。第一,中国的崛起使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拥有很大的影响力。第二,苏联的解体和中亚国家的独立为南北、东西贸易打开了边界。第三,印度通过90年代的经济改革也快速发展起来,在国际贸易中变得越来越活跃。

现在,中亚和周边的大国对贸易的需求日益增长,重建丝绸之路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这个进程中,库钦斯说,中国走在了前面,建立基础设施,连接各国市场,发挥了相当正面的作用。

*现代丝绸之路面临的风险*

专家们虽然对现代丝绸之路的作用非常赞赏,但是对它进程中存在的风险不敢低估。第一个风险是中亚地区国家的政局多变,随时可能迟滞这项工程的进展。

阿富汗局势依然动荡不已,要进入正常建设轨道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吉尔吉斯斯坦今年年初发生的动乱迫使中国急速缩小在这个国家的商业存在。

第二个风险是中国和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将如何演变。从经贸关系上看,双方正在朝着逐步加深的方向发展。但是,不少中亚国家已经对这个发展方向感到担忧,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也在增加。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斯塔尔看好中国在丝绸之路建设方面的领头作用。不过,他也表示,印度在这个地区的作用肯定会后来居上。斯塔尔对美国之音说:“一旦阿富汗的交通运输得以恢复,这肯定会恢复的,不管阿富汗的发展如何,其运输网络肯定会带动印度扩大它在中亚的存在。为什么?因为印度和中亚各国的距离要比中国近的多。”

斯塔尔预测,将来中亚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将是中国,印度将成为第二,俄罗斯或者欧洲会占据第三的位置。

*刘亚洲:中、美、俄或难争过土耳其*

在西方专家看好中国的时候,中国一位长期关注中亚局势的专家却持相反的观点。素以言论大胆著称的中国将军,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日前发表评论说,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不大可能会成为中亚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国家。

他认为,俄罗斯有军事力量没有经济力量,更缺乏道德和文化的感召力。美国什么也不缺,但只是把中亚看成它推行自由民主、与其它大国角逐战略的疆场,无意长期经营中亚。

而中国,刘亚洲表示,过于迷信金钱的魔力而缺乏深厚的软实力。无论在非洲、拉美还是在中亚,中国的企业习惯走上层路线,贿赂官员,忽视下层民众,结果到处引起当地民众的反感和猜忌,伤害了中国企业的形象。刘亚洲认为,尽管中国的经贸影响力罕与敌手,但最后能够在中亚胜出的可能不是中国,而是世人很少关注的土耳其。

刘亚洲说,土耳其无论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都是伊斯兰世界在世俗化和民主化的最好的榜样。它在中亚地区进行了大量的文化投入,对中亚民众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