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和谐号”遭追尾 “大提速”受撞击


中国救援人员7月24日在温州的高速铁路动车追尾事故现场救助受害者

中国救援人员7月24日在温州的高速铁路动车追尾事故现场救助受害者

中国7.23高速铁路动车追尾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在政府处理事故善后的同时,中国高铁终于把安全问题成为焦点。有律师表示事故受害者可以向有关部门提出法律赔偿。

*日本专家:信号问题属运行问题*

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是中国“和谐号”动车组投入运营以来发生的最严重事故。中国铁路在2007年实施第六次大提速后开始运行“和谐号”动车组,这次追尾的两趟“D”次列车是“和谐号”动车组运行最低等级的列车。“D”次动车组设计时速200至250公里,实际平均运行时速约为150公里。

日本新干线技术人员对日本媒体表示,中国高铁只采用了日本的列车技术,信号等运行系统是中国自主开发的,追尾事故原因很有可能是运行系统的故障。

有国内媒体调查出,中国南车下属的一级子公司南车四方机车车辆有限公司是此次追尾事故两列动车组的制造商。南车四方是中国机车重要生产基地,属铁道部装备现代化重点扶植企业,目前其高速动车组市场占有率近50%,高档铁路客车占有率达70%,整车组装国产化率超过70%。

事发路段的客运专线显露综合监控系统提供商世纪瑞尔。该公司提供综合视频监控平台也应用于青藏铁路等客运专线。

*事故暴露大提速管理问题*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事故发生不久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初步了解,事故援引是雷击造成设备故障,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分析。”

纽约时报说,事故对中国高速发展的高铁是一次沉重打击。有网友表示,将事故迅速归于自然因素,是否是要掩盖某些人为责任,也有人在微博上评论,高铁真面目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高铁。

被命名为“和谐号”的高速动车组列车均为CRH系列,是铁道部向庞巴迪、川崎重工业、阿尔斯通和西门子公司购买动车组技术,透过技术转移方式,在中国国内生产有关高速铁路车辆,达到一定程度的国产化。因多种原因,目前中国交替运用日本技术和德国技术。

《燕赵都市报》报道说,出事的两个车组也属于两个不同系列。因雷击失去动力的前车是川崎重工-南车四方CRH2型,是较为成熟的国产仿制列车,而追尾的是庞巴迪-南车四方CRH1型。

四个月前,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在高铁工程招标领域中存在违纪违法事实,被中央纪检部门调查,涉及武广高铁、京津高铁的设备招标及采购。

2003年,当时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上任不久便提出铁路要跨越式发展,掀起中国高铁建设浪潮。200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中长期铁路网规划》,铁路建设驶入快车道。但高铁建设之快、数量之多,以及过度追求高速度在世界范围内绝无仅有。

在刘志军的任期内,中国铁路运输7次大提速,中国高铁奠定了领先世界的优势地位,但在速度步步高升的同时,这起“原因还在调查中”的事故至少反映出铁路建设质量和安全保障并没有跟上。

*律师:事故受害者可依法索偿*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说:“铁路部门,对这起事故的发生,表示深深歉意,对事故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对受伤旅客和死伤人员家属表示深刻慰问。”

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说,铁路部门是乘客和承运人的法律关系,买票后铁路部门有义务按照票上的约定,安全将乘客送往目的地,因此事故受害者及家属有权向有关部门提出索赔。

他说:“车票是个凭证。除了现场救死扶伤之外,受伤的人,耽误行程的人,不幸遇难的人的家属都应有权利向铁路部门申请人身伤害索赔。赔多少钱是调解和判决问题,生命无价,不太好说一条命多少钱,健康和安全值多少钱。”

浦志强表示,高铁事故成为大家都在讨论的话题,大家对事故原因还有很多问号。“前一个车不管如何停下来了,后车应该是知道的,如果这都保障不了,谁都不敢坐了,我相信是技术上没有问题,这是一个管理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