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交通不便直选难 乌坎模式前路艰


曾带领村民抗争的林祖銮3月3日经选举当选为广东汕尾乌坎村村委会主任

曾带领村民抗争的林祖銮3月3日经选举当选为广东汕尾乌坎村村委会主任

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在北京召开期间,中国人大发言人李肇星有关中国人大代表直选问题的一席话让“交通不便”一词星期一(3月5日)迅速占据各大微博平台,成为网络最新热门词汇。

一天前,李肇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交通不便,一律实行直接选举还有困难。他说,采取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的办法符合中国国情。

*微博热议*

“ 交通不便”的解释在中国的微博平台引发热烈讨论。很多人说,这是他们听到过的最可笑的说辞。

有网民指出,早在上世纪40年代,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就实行过国会议员的直接选举。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范忠信在微博上写道:“1946年,我的老家湖北英山县,尚无公路和电灯,全县百姓就直接投票选举了国民大会代表到南京开会。今天敝邑已经有了高速公路、手机通讯、互联网,怎么反过来连直接选举黄冈市人大代表都更加困难了呢?天下还有这般道理吗?”

广东南方电视台主持人马志海也在微博上说:“昨夜,大多数中国人要么睡着要么醒着; 可是俄罗斯的大多数人,克服了幅员辽阔、交通不便的困难,完成了总统选举……”

网民“梳打的老公”调侃说:“我们主要是交通不便,不像俄罗斯,天天下雪,一下雪就有狗拉雪橇了,一下子交通就方便了,大伙知道为什么俄罗斯可以直选了吧!”

*章立凡:经济大国 民主小国*

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说,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通过的《共同纲领》规定,从基层到省市到全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都应由一人一票的普选产生。1952年到1953年在制定《选举法》时规定,基层一级的人大代表由普选产生,再往上采取代表选代表的间接选举方式。

章立凡说,当时国家领导人对这样的决定曾做出过解释,周恩来、邓小平等人都说过,不是说直选不好,而是限于当时国家经济文化水平还没有达到,只能采取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方法。章立凡说,归根结底,这还是“素质论”的说法。

章立凡说: “但是这个解释现在已经过去了60年。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强国、大国来自命,但我们仍然是一个民主小国。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不仅远远没有和世界接轨,而且也没有兑现60年前的承诺。”

章立凡认为,直至今日,李肇星仍然以“交通不便”这样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不能搞直选,这是对60年来执政党在政治、经济、文化建设方面的污蔑。

*陈子明:当局有选举恐惧症*

宪政学者陈子明认为,当局提出这样的说法反映出他们有选举恐惧症,对自己没有自信。他说:“选区人民代表,我80年代初就当选过。但是现在我就没兴趣选,因为你现在选上区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隔着好几层,没什么意思。但是要选全国人大代表,那我就会出来选。 它通过这样的方法,就让民间的人士不可能被选出来。”

陈子明说,中国从50年代开始搞县乡的直接选举,80年代区县也开始搞直选。按照30年长一级来计算,今天中国的地市一级应该也可以直选了。

*章立凡:乌坎的意义大于“两会” *

与中国新一轮县乡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形成对照的是刚刚结束的广东乌坎村委会选举。农村基层的村委会选举在中国已经进行了20多年,乌坎这次的选举何以在中国、乃至世界受到如此关注?

陈子明认为,乌坎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选举带有竞选性质。在他看来,直选和竞选是有分别的。他说,如果搞直选,但候选人还是上面指定的,选了也是白选。只有把直选和公开竞选结合在一起才有意义。

学者章立凡也认为,中国的村镇选举多年来都是被少数人把持,没有真正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也没有真正表达老百姓的意愿。

章立凡说,乌坎的意义大于全国“两会”。 他说,中国的很多官员对乌坎模式持否定态度,认为乌坎是对他们的威胁,他的看法则是完全相反。

章立凡说:“实际上这才恰恰是中国国家的希望所在,而且这种竞争对于执政党来讲,也是有利于提高它自身的执政能力和活力的。我认为对乌坎模式应该有充分的重视。”

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说, 现在执政党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在不久的将来被历史淘汰,还是迅速和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接轨,以便在中国的社会中继续健康地生存下去。

*又一个乌坎?*

就在乌坎模式能不能在全国推广引发民间广泛讨论之际,中国又传出广东省惠东县平海镇村民不满官商勾结强占土地,上街抗议的消息。据悉,当地派出所已经出动大批警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