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分析:乌坎能否成为“全中国的乌坎”


武警把守乌坎选举会场查证件或选民证

武警把守乌坎选举会场查证件或选民证

广东乌坎村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村选举委员会成员的消息受到广泛关注。此外,中国总理在广东访问期间也谈及农村土地问题。这些是否意味着中共政权有意从农村土地开始着手,推动中国政治改革进程?分析人士对此并不乐观。

2月1日,乌坎村民以一人一票的形式选举出11名村选委会成员。一星期内,浙江苍南县村民则三次发起大规模示威,抗议村官私卖土地,侵吞卖地款项。

*苍南复制乌坎抗议模式*

有报道称,苍南县泮河村村民表示,他们的情况与乌坎村情况相似,都是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村官私自卖给开发商而未得到任何补偿。村民说,他们是受到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启发而举行示威的。

浙江苍南县的村民们复制了乌坎的抗议模式,但浙江是否会效仿广东在乌坎事件上的处理模式,现在还不得而知。

*温家宝承认中国农村乱占耕地问题*

而同样在过去一个星期,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广东视察期间承认,中国农村存在“乱占农民耕地,而农民有意见,甚至由此引发群体事件。”

中国官媒新华社引述温家宝的话说:“问题的根源在于,土地作为农民的财产,这个权利没有得到应有保障。”

*乌坎难成民主样板?*

有分析认为,省委书记汪洋领导下的广东对乌坎的处理,以及允许乌坎一人一票选举村选委会的模式,应该得到了中央的支持。而温家宝在广东讲话时,又提及相关问题,是否意味着中央有意以乌坎为样板,推广基层民主选举模式?

对此,外界的分析持谨慎态度。华尔街日报2月6日的一篇分析报道说,“温家宝成为保护土地权方面最直言不讳的中国政府领导人,不过他的努力看起来没有收到效果。”

报道援引的分析认为,在温家宝退休前,他在抗击根深蒂固的地方土地腐败问题上不太可能取得很大进展。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近代史学者章立凡日前对美国之音谈及他对乌坎选举模式的看法时也认为,乌坎模式的推广存在地方利益障碍。

他说:“乌坎选举或者这个民主模式能不能够推广,现在恐怕高层还没有最后拍板。而正如很多人所分析的,乌坎可能对现在的吏治造成比较强烈的冲击波。”

*林和立:乌坎模式未切中要害*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则直指所谓的乌坎模式其实并未切中问题要害,也就是农村土地的所有权问题。虽然温家宝在广东讲话时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既是农民的财产,又是农民的生产资料,但是他并没有谈及是否会在土地所有权问题上进行改革。

香港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林和立此前对美国之音谈到乌坎事件与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时说:“近几天,随着新一轮的(乌坎村)村代表的选举,好象中共当局希望证明民主进程还没有停顿。而我们要关注的地方、最重要的问题是,那些土地会不会重新分给农民。”

林和立说,中国有许多经济学家一直呼吁,改变现有的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形式,让农民有权支配自己的土地。他说,这个已经谈了十几年的问题,不会在胡温政权剩余的短暂时间里得以解决。

*地方利益与土地改革*

林和立还谈及农村土地和地方利益之间的问题。
他说:“我们不要忘记,最主要的问题是,目前中国地方财政的来源,超过一半来自于卖地的收入。所以中央目前也要兼顾到地方财政来源的问题。假如不允许地方政府卖地的话,很多地方政权会破产。所以这个连锁反应是很大的。”

北京的政治学者刘军宁在谈到中国当前土地改革进程时说,当局不可能在土地共有制问题上有主动的举动。

*章立凡:乌坎能否成为“全国的乌坎”*

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认为,乌坎这个事件是民间和官方长期博弈的结果,类似的抗争也有很多失败的先例,例如此前被强压下去的广州番禺区太石村村主任罢免事件。

他说,乌坎这次算是成功了,但是这次成功是否意味着“乌坎一小步,全国一大步”,还需要观察。

章立凡说,乌坎能否成为“全国的乌坎”,还要看它对当前的吏治,对未来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有什么样的影响。他认为目前高层对此,以及乌坎模式与政治体制改革如何进行结合等问题还没有想出答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