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被“盯梢”的乌坎民主


乌坎选举会场有武警把守,查证件或选民证。

乌坎选举会场有武警把守,查证件或选民证。

经过不懈抗争终于实现村委会民主选举的乌坎人接下来怎么办?乌坎人说,有信心夺回失地。但是,村民们赢得了一次胜利,并不意味着前方也是坦途。事实上,当局对他们没有放松过监控。初尝民主果实的村民,并没有摆脱监控和骚扰。

乌坎村委会选举后,村民说他们尝到了民主的滋味。

*乌坎选后要务 – 讨回失地*

但是,当外界的目光开始慢慢移开,乌坎人用手中选票选出的村委会班子要开始解决事关村民根本利益的实事――讨回失地。

洪锐潮是所谓的“乌坎四君子”之一。他在这次选举中当选村委会副主任。洪锐潮对美国之音说,乌坎人对夺回失地还是有信心的。

洪锐潮说:“还是比较乐观的。至于方法,我们不方便透露。全村决心一致,还是有很大的决心拿回我们的土地。”

另一方面,乌坎人还没有摆脱监视和骚扰。

*乌坎人被盯梢*

其实在乌坎选举期间,洪锐潮等“重点人物”已经被人盯上。他说,当时他开摩托车前往镇子的途中,发现有一辆面包车跟在后面。他说,不知道是谁在跟,不排除是政府。

香港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3月10日的一篇报道说,乌坎人仍然生活在被监控和滋扰的恐惧之中。

报道列举了一些例子,包括广受关注,并曾矢言参选的“乌坎英雄”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活跃的年轻人张建星,以及为乌坎选举提供了许多帮助的学者熊伟等。

*薛健婉被祖母以死相逼辍选*

薛健婉选举前最后一刻,显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她说奶奶以死相迫反对她参选,只好退选。之前,她在微博上说,因为参选而丢了工作,还有领导去家中劝她。

张建星则在选举时被国安阻拦,不许他前去见一位美国外交官。

曾自荐参选人大代表的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的负责人熊伟,在乌坎选前一直住在那里。他为乌坎人做了许多事情,但也受到官方的监视和警告。熊伟在乌坎选后回到北京,还被房东赶出。

*洪瑞卿:政府要乌坎先选有阴谋*

对于这样的事,其实乌坎人是有心理准备的。曾自荐参选村委会的洪瑞卿对美国之音说,村民起初的意愿是把土地拿回来以后再选村委,但政府让他们先选村委,这让她感觉政府多少有些阴谋。

洪瑞卿说,乌坎土地很多,政府让他们先选村委,再千方百计地去盯着他们,这并不意外。

洪瑞卿说:“因为村委刚成立… 然后他们说要(村委成员)去党校培训什么的。我觉得这个党校培训也不知道他们是在搞什么鬼。”

在外界看来,广东省的一把手、省委书记汪洋在处理乌坎问题上是开明的。汪洋3月5日在人大的一次会议上说过,乌坎的民主选举其实没有任何创新,只是把《选举法》和《组织法》落实了。

*刘开明:乌坎人头顶的地方利益压力*

深圳非政府机构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负责人刘开明说,把原来就存在的法规真正落实本身就很重要,但这次在乌坎得以落实,还是许多人的帮助,以及乌坎人自身抗争的结果。

刘开明说,村民的土地被地方官员卖给了商人,导致乌坎村民和当地官员之间出现很大的利益纠葛,也是乌坎人仍然面临的压力。

他说:“如果村委会真的代表他们的利益去追讨这些土地的话,就必然跟这些商人的利益,甚至是一些贪腐官员的利益发生冲突。这就是为什么从村民角度来看,他们自己也有压力。”

所谓“乌坎模式”的另一个压力,则是朝向另一端,也就是中国全国范围的吏治的。乌坎选举之前,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曾对美国之音说,他认为“乌坎模式”或对中国省以下的吏治形成冲击。

当然,乌坎村民们可能感受到的最为直接的压力来自当地的商、官利益。洪锐潮说,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压力和阻力还无法预见,但是他们一定会抗争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