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否认参与军事打击ISIS选项


伊斯兰国9月9日在其英文在线杂志《达比克》(Dabiq)刊登广告,索取赎金,广告上有樊京辉的照片。(网络图片)

伊斯兰国9月9日在其英文在线杂志《达比克》(Dabiq)刊登广告,索取赎金,广告上有樊京辉的照片。(网络图片)

中国人质樊京辉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处决后,各方都对中国在打击ISIS方面是否会采取更多行动表示关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人质被害发表讲话予以谴责,并表示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有分析认为,中国仍然不大可能参与多国对IS的军事打击,其真正利益所在是新疆。

中国外交部反应迟缓

中国公民樊京辉被绑架的消息最初是ISIS通过其英文在线杂志《达比克》(Dabiq)9月9日公布出来的。当时,中国外交部隐晦证实被ISIS绑架的中国公民与一名在国外失踪的中国公民特征相符,但“已启动应急机制展开相关工作。”

本月18日,ISIS在其最新一期《达比克》杂志上宣布,因未收到赎金已经处决了樊京辉和另外一名挪威人质,同时刊登两名遇害者尸体照片。对于中国公民惨遭极端组织杀害,中国外交部的第一反应是“深感震惊”,将进一步核实,同时表示中国政府开展了相关营救工作。直到19日上午,中国外交部才正式证实樊京辉遇害再次强调“中国政府有关不满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想方设法开展营救工作”,但没有进一步解释都采取了哪些工作。

环时记者:缴纳赎金渠道受阻致人质被害

11月2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一篇文章援引前环球时报记者邱永峥的话说:中国政府与ISIS进行了沟通,营救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甚至知道人质的大概位置在伊拉克安巴尔省,但最近俄罗斯和法国对ISIS的军事行动扰乱了布局,导致ISIS收不到钱而撕票。

侠客岛的文章说:邱永峥是“著名战地记者”、大象智库执行总裁。

据编辑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媒体”多维新闻报道,2014年6月ISIS曾绑架一名中石油工作人员索要赎金。中石油最终通过外交施压以及缴纳50万美元赎金的方式将这名工作人员解救。报道说,“从中国与ISIS‘打交道’的方式可以看出,中国并没有像美国和日本那样,对于ISIS提出的赎金要求选择无视,而是通过‘胡萝卜加大棒’将中国人质解救。”绑架人质索取赎金是IS的收入来源之一,据报道,2014年IS通过人质绑架获得3500万到4500万美元收入。

但是,中国方面没有任何报道提到,这次伊斯兰国绑匪到底向有关方面提出要多少“赎金”。也没有报道提到,中国有任何方面希望出多少赎金将人质赎回来。中方说,在得知樊京辉被绑票后,在第一时间启动了应急机制,但没有任何报道提到,这个应急机制的具体内容和措施又是什么。

军事打击ISIS非中国选项

在上周末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前,中国在ISIS的问题上的态度一直模糊不清。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去年9月还发表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田文林的文章,质疑“伊斯兰国到底是十恶不赦的恐怖组织,还是当前中东政治发展的必然产物,仍很难定论。”

在中国人质遇害后,一些中国网友结合巴黎恐袭事件认为,中国政府应出兵中东,对ISIS实施军事打击。11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回答有关中国是否会军事介入叙利亚问题时没有明确答复,但表示中国一直积极致力于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业已取得进展,并将继续推动。

中国知名国际问题专家、中国外交学院教授苏浩认为,中国大体上不会对ISIS采取军事行动。“军事打击应该不会,”他说,“但是中国领导人已经明确表明了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香港的军事评论员马鼎盛表示,从军事角度上中国将不会有所作为。他说:“你连像法国那样派军舰参加战斗都做不到;没有空军,地面部队肯定不行,没有空军,地面部队你派多少死多少。”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国外交部的就中国公民被ISIS杀害发表的声明说“中国政府对这一泯灭人性的暴行予以强烈谴责,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有分析认为,这或许是中国要采取进一步措施所发出的信号。但马鼎盛认为,这也就是说说而已。“最多是借这个机会去打击东突、打击疆独。这个对中国有意义。”

就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中国公安部曾通过其所属的一个新浪微博账号发布消息和一组图片,称新疆警方打击暴恐分子取得重大战果。这条微博说,“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法国巴黎遭遇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数百人死伤。地球另一边,中国新疆警方,历经五十六天追击,对暴恐分子发动总攻,取得重大战果。”

中国外长王毅此前在20国集团峰会一次讲话时呼吁国际社会不搞“双重标准”,形成反恐统一战线。他还说,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打击以“东伊运”为代表的东突恐怖势力应成为国际反恐的重要组成部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