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村委会选举的艰难和代价


天津中级人民法院星期四开庭审理一起在村长换届选举期间,因在任村长阻扰威胁和恐吓其他候选人而发生的暴力致死案件。有观察人士说,终身制,暴力和缺乏权力更迭意识,在阻碍村委会的选举进程。

3月21日上午9点,天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审理北辰区双街镇下辛庄村长候选人王复春等10人 “聚众斗殴”,致使时任村长黄双来等三人重伤不治死亡的案子。

*莫少平:村长夜闯民宅导致候选人防卫过当*

北京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在中午休庭时对美国之音说,他不同意检察机关对事实的认定,并根据当时发生的事实,强调了这起案件是由于黄双来威胁和伤害候选人及其家属,导致正当防卫多度造成的。

他说:“因为村民选举,产生矛盾。作为死者带着人威胁其他候选人,不让他们参加竞选。同时,还夜闯民宅,去人家里一而再再而三,(去年5月)10号晚上9点多钟带人去闯到人家,11号晚上把王复春打伤,12号夜里11点多钟,又带人去人家里。像这样的基本事实,公诉方都没有定性,没有认为这本身是非法入侵公民住宅,本身是伤害人身,特别是还侵犯了人身民主权利吗!”

*黄双来威胁暴力阻止他人选村长*

天津北辰区双街镇下辛庄人口大概不到1千人。2012年5月,下辛庄要举行村长换届选举。村民王复春决定参选后,至少有500多人表示支持他担任新一届村委会主任。王复春的妻子邢晓慧说,当时在任的村长黄双来依仗其跟市某个领导关系密切,在村里“作恶多端”,腐败问题严重。因此,他丈夫王复春等人决定要行使其公民的权利,参加村长的选举,为村民们谋福祉。

她说:“他(黄双来)不作恶多端,有可能还让他干呢。村民不可能出来跟他争村长。他平常贪污腐败,吃村民吃的太狠了。当时有500人签字,要求改选,并拥护王复春当村长。黄双来三番五次到我们家,威胁我公公,说如果你让你儿子参选,我就怎么着,你管不了,我替你管。11号那天,他就找了一帮人,把我老公打了。”

*维权冲突导致3死两伤*

5月11日,村长黄双来带着几十个人到王复春家,把这名村长候选人打伤后,12日晚间,黄双来又带着6-7人来到王复春父母家,并把王复春的父亲打伤。当时人在医院的王复春闻讯后赶回家,带着一些人,拿着棍棒等器械,把黄双来,其弟黄恩兵,其姑父徐世忠等人打成重伤,后经医治无效死亡。另外两人被砍伤。

辩护律师莫少平说,这个案件不是公诉人说的“聚众斗殴”,而是“正常防卫”,过当而已。不能按故意杀人,只能按正当防卫过当,造成伤害致死来认定案件的性质。此外,莫少平说,在这个案子审理的程序方面,无论是检察机关还是法院,还有很多地方不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

天津检察机关起诉王复春,他的父母,姐姐和叔叔5人故意杀人罪。另外4名村民也被控杀人罪。还有一名村民被控聚众斗殴罪。有消息灵通人士说,这10人当中,至少有两人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农村权力更迭道路艰难*

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的道路一路走来,历经艰难。2011年,广东陆丰乌坎村民不满时任村委会未经集体同意出卖土地,进行了集体维权抗争。其间,村临时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在被警方关押期间突然死亡。有村民怀疑薛锦波是被警方殴打致死。薛锦波之死,再次引发了村民的抗议活动,最终导致乌坎村委会的换届选举,村民信任的林祖銮等人当选村委会会员。

中国民生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说,在中国农村,用和平的,选举的,非暴力的方式去进行权力的更替,还是很困难的。

“本来说,有一个选举的架构在那。这是架构是以和平的方式,实现权力的更替。但是长期在一个非民主的社会,权力的更替给人们一种印象,没有这样一个民主的意识来改变这样一个权力机构,没有这样一个正常的,和平的方式来改变权力机构。这样的意识非常淡漠。大家更多看到的是靠拉关系,靠暴力来维持权力。更多的熟悉的是权力的终身制。很多村委会主任一坐就是终身。他意识当中没有这样一个权力更替这样一个概念。”

刘飞跃说,村民没有权力更替的概念,关键是中国农村选举体制造成的。 村长人选的选举,往往受到上级机关,乡政府,乃至市县一级的干预。他说,如果参选的村民不是上级机关的意中人,上级机关就会以各种方式,让这名候选人无法当选。此外,这位农村选举观察人士说,农村的家族化和黑社会化,往往利用家族的影响力或暴力来控制村的权力和资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