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访郝柏村(7):访战地忆往,谈抗战真相


记者:去年您重返抗日战场,心情怎样?

郝柏村: 我虽然抗战时是个小兵,最后只做到连长,全部的局势我不了解。但是在陆军大学研究大军指挥,锻炼了我的战略意识。后来,1949年以后,抗战历史真相在大陆受了扭曲和隐瞒。台湾的年轻人认为,慢慢的台独,对抗战的意识啊,就慢慢地淡化了。台湾当然没有扭曲,但是淡化了。很少有人谈起这个事情。

我作为一个抗战的老兵,了解全盘趋势。我在几年以前,就找到老总统八年抗战的日记 ,我看了以后,全部大方向大战略,对的错的,我有个人体会。

去年是七七事变的77年。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抗战历史真相,让我们两岸人,全世界的年轻华人了解。所以我去年在中国战场,从北到南,从卢沟桥到云南边境上走一遍。我带几个年轻的将领,比我小30多岁的,我等于是给他们介绍我们抗战的几个关键的重要战场。

我到每个战场,我讲的一些话,他们就用笔记下来。就写成这本书。这本书当时是想给年轻的将领去看,后来他们这个文化出版公司觉得,你讲的这个东西啊,我们年轻世代,都应该知道。但是国防部不能卖书啊,所以就交给他们去干了。这个目的就是把抗战真相留给后代。不要到了50年以后我们要找考古学来研究抗战历史。那就很糟糕了。

所以我去年7月到卢沟桥,最重要地讲了一句话,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然后我一路再到平型关,那里修了很漂亮的纪念馆。平型关,几百人的一个战斗。可是到了忻口,太原会战,30万人的会战,结果没有。我们四千人全部阵亡,没有一点。最后是找了日本人留的一个石碑。用日文写的石碑。日本人还是这样的,对英勇的人,他还是很敬佩的。然后到了中条山。我们10万人在中条山守了三年,日本军队不能过黄河,所以我们郑州、洛阳、玉溪,都保了三年。

然后到了黄河决口的地方。他们专门做了一个电视片说,国民党不顾黄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黄河决口的战略意义大得不得了,它比一百万军队还重要。因为徐州会战以后,日本的装甲部队战车,一路上由东向西冲,都是平原地带。我们那时候只有步枪机关枪,没有办法抵抗的。如果他到了郑州那里南下,很快就把武汉占领了。所以,我们就让黄河决堤了,黄河一决堤,日本人就站在黄河对岸过不来了。所以他最后还是要由东向西,沿着长江北岸来打武汉。这样我们多争取了半年时间。

当然呢,黄河决口,我们可能有几十万老百姓牺牲。这同几十万军队的牺牲是一样的。所以这次我到黄河去,他们要我题字, 我就临时写道:八年抗战,以空换时;黄河决口,战略必须;阻退西进,胜兵百万。现在大陆是和平盛世了,我们要永远怀念这些为和平牺牲的人。一般人不了解黄河决口的战略意义,包括我们一般年轻时代的军人。堵口的时候我也去看了。

然后到了湖北石牌。石牌会战,如果石牌丢了,等于进入四川的门户就开了,那日本的军队就会一直打到重庆去了。可是我们石牌守住了。所以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战役。

然后到了常德。常德会战的时候正好是开罗会议的时候,我们为了增援常德,有两个师长阵亡。

常德会战,他们民间做了一个纪念馆很好。哪个连长在哪里阵亡的,他们还找得到。

然后到了长沙会战战场。长沙一共四次会战,第四次会战,丢掉了。衡阳,在我们抗战期间,守了47天,我们一万八千人,五万人围攻,攻了47天。最后一万二千人伤亡,最后都是老弱残兵。所以,衡阳最后丢了,但是我们不是投降。为了人道的原因,把一些伤兵运出来。

衡阳作为一个抗战纪念城,胜利以后,衡阳的一个师长回去把骷髅骨头,几千个,捡起来,埋到战斗最厉害的那个地方,叫张家山,做了一个公墓。可1949年以后,中共把公墓挖掉了,另外盖了一个气象台。我说,抗战是为全中华民族打的,不是为国民党打的。

记者:是不是因为很多国民党抗日将领最后也参与了内战,后来在大陆被批斗?

郝柏村:他们是奉命去的。我知道批斗。现在好了,不过大部分都走了。像我这样,96岁了。抗战的时候,我只做了个小连长啊。所以真正的高级的都过去了。

记者:长沙之后,还走了那些地方?

郝柏村:然后我们到昆仑关,云南,一直到中缅边界上。过去我们远征军牺牲很大。这是我们八年抗战唯一的一次战略攻势,并且是唯一的一次成功的战略攻势。但也是最后一次攻势。因为接下来日本投降了。所以以后的战略攻势都没有做了。这个驻印军,一面打仗,一面修路。

我们长期抗战的重要的安全的基地,四川,对外的交通后来被切断。驼峰空运三年,八十多万吨物资,这对于抗战的战略意义很大的。我们如果不带年轻人去看,他们就很难体会。

记者:所以您到了驼峰这个地方去看。

郝柏村:驼峰,我飞过驼峰啊。我们到印度去就是走昆明坐飞机,那是1942年。

记者:陈将军也是飞驼峰的。

郝柏村: 他是去受训的。那个时候美国援助我们的空军,没办法到重庆,所以我们派他们去。

记者: 据说美军的飞机在驼峰摔了两千多架,您飞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危险?

郝柏村: 没有两千多架,500架。 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我们很多兵都是。过了两个山,到了。后来,有些兵想家,跑了,最后被印度人抓到了。他说,你怎么回?家那么远。他说,不远啊,就只过了两个山啊。飞机飞了20多分钟,他以为……可见当时我们士兵的知识程度是很……都是文盲多嘛。

后来成立十个师的青年军。很多都是从高中毕业的、大学生,一号召,马上十万人就来了。原来这十万人呢,是准备接受美援装备。

记者:就是远征军里面其实是有十万青年十万军, 能够跟美军进行沟通。

郝柏村: 昆明以后到腾冲、龙凌,最后到畹町。

记者:大陆那边做抗战纪念馆,他们其实也做了蛮多的,对不对?

郝柏村:现在我们希望,如果我还在的时候,把抗战的会战的地方,都能够按平型关那样的标准,建立纪念馆。

记者:台湾能不能也做类似这样的纪念馆?

郝柏村:抗战的时候我们在台湾没有会战啊。原来有光复节,现在光复节都不放假了。

记者: 今年台湾的纪念活动有什么呢?

郝柏村: 我想抗战真相的话语权在台湾,不在北京。所以大家要了解抗战历史真相,一定要到台湾来。在大陆看不到历史真相。

记者:您这一趟走下来三十多天,看到中共对抗战的话语权,或者是诠释,您的感受是什么?

郝柏村:我很失望。差不多十年前,我在上海看宝山淞沪战役纪念馆,你们大概没有去过,规模很大。我就看那里面的资料,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假的。后来他们说重庆盖了,要我去,我不去。除非里面有什么东西让我先了解,我才去。否则你们对别人说, 某某人都来看过……

记者: 95%都是假的?

郝柏村: 我可以这么说。

记者:他们在卢沟桥那里盖了一座很大的抗战纪念馆。

郝柏村: 我说你们《共赴国难宣言》在哪里?他说我们没有。《共赴国难宣言》等于说共产党来向国民政府妥协的啊。他取消苏维埃政权,共军变成国民革命军,被蒋委员长指挥。他们后来都没有这么做嘛,他们不愿意把这件事……

记者:所以他们那里没有共赴国难宣言。

郝柏村:我在卢沟桥,问他们有这个没有,下面说,我不看了。

记者:他们9月3号在天安门广场要举办阅兵。你怎么看?

郝柏村: 我不好公开地批评他们。我只能说,抗战历史的真相要到台湾来看。

郝柏村强调:我们八年抗战,是为全中华民族打的。是为全世界被压迫的民族打的。这是我们要引以为荣的事。抗战不是为国民党打的。这是我们全世界年轻华人们必须要深切地了解的。

(本文根据采访录音记录和整理而成。听写和记录者:实习生陆永是。编辑整理者:丁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