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密松水电站不再是中缅关系的风向标


缅甸北部克钦邦的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项目计划建在这条江上。(资料照片)

缅甸北部克钦邦的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项目计划建在这条江上。(资料照片)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访华之前,外界普遍将如何解决密松水电站的问题看成是双方会谈的核心内容之一。然而,从访问之后媒体所披露的会谈纪要以及中缅两国共同发布的联合新闻稿来看,密松问题根本就没在会谈中占到主要内容。

先前媒体和观察家们认为昂山素季中国之行有两个主要议题,一个是缅甸急需帮助的问题 —— 缅甸的民族和解进程,另一个被认为是中国急于解决的问题 —— 搁置的密松水电站项目。对于缅甸的需要,中国给予了直接正面的答复,即全力支持缅甸和平进程。缅北与中国关系较好的几个民族武装都在昂山素季访华期间表态支持将于8月底召开的缅甸和平大会,一些西方的缅甸问题专家认为,这也算是中国送给昂山素季的礼物。

不过,对于中国的需要,昂山素季只是在记者招待会上四两拨千斤地表示,缅甸已经成立了调查评估委员会,调查结果将于今年11月11日公布。她强调,委员会的职责就是找到妥善解决密松问题的方案,但是,她目前并不能给出答案。

在昂山素季访华期间,很多媒体(包括缅甸媒体)都按照习惯性思维进入了一个认知误区 —— 认为中国急于“重启”密松水电站项目。实际上,中方的要求是得到一个“答复”,不管是重启还是彻底取消,中方希望能够有个了结。这和“急于重启”是完全不同的态度。

密松对于中国的长期战略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缅甸问题专家克里斯滕森(JOERN KRISTENSEN)曾于两个月前在《缅甸前沿》(Frontier Myanmar)上发表文章,指出中国今天的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西南部目前的发电能力,使得中国并不需要密松水电站的电力。中国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院长李晨阳教授几乎同时在《世界知识》杂志上撰文,确认“中国西南地区的电力已经大大富余,根本不需要从缅甸输入电力。” 克里斯滕森认为,密松项目现在更多的是一个面子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而李晨阳教授则认为,密松项目在缅甸成为了一个政治问题。两人都对密松项目在短期内重启不抱乐观态度。

缅甸若开邦的皎漂码头是中缅油气管道之天然气管道的上岸处。(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11月11日)

缅甸若开邦的皎漂码头是中缅油气管道之天然气管道的上岸处。(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3年11月11日)

密松水电站是于2009年,由缅甸电力部、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电投)云南国际和缅甸亚洲世界公司联合签署的大型水电项目,预计投资36亿美元。项目开工后不久,就遭到当地民众的反对,后发展成缅甸全国性的抗议活动。2011年9月,曾经支持并先后两次视察密松水电站的时任缅甸总统吴登盛突然宣布,在其任期内暂时搁置密松水电项目,理由是“尊重人民意愿”。

密松水电站所在地克钦邦的民众是最先出来表示抗议的,当时的主要理由是“对伊洛瓦底水域的环境造成影响”,其后发展到全国性反对声浪时,大坝安全性、企业社会责任、中国企业与缅甸军方暗箱操作等等,都成为缅甸民众反对密松项目的理由,而缅甸人最大的抵触是项目合同中“90%的电力输往中国”,这被视为“中国掠夺缅甸资源”的样板和铁证。

中方也曾透过中国媒体为密松项目做过辩解,比如,项目合作的方式和利益分配都是根据缅甸国家的偿还能力制定的,中电投为项目撰写了严格的安全性、企业责任等报告,并联合长江勘测设计院、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中科院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缅甸机构生物与多样性保护协会、仰光大学等的百余名专家共同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估,得到了缅甸政府的认可。

不过,中方的辩解声音很少能传到缅甸民众当中去。

实际上,熟悉缅北事务的人士都知道,密松项目停建的根本原因是克钦独立军(KIA)与缅甸政府的利益冲突。在土地自治和区域管辖权等问题上,克钦独立军相信,一旦密松水电站得以建成,缅甸军队将会以保护水电站等理由进驻这一地区,压缩独立军的生存空间,甚至伺机吞并独立军的地盘。

在政治转型的国家进行投资,本来就要承担政策不稳定的风险,加上缅北地区长期未决的民族争端,投资密松水电站的决策可算是对地区政治了解不够、对转型期间民意压力准备不足所付的代价,它也将成为中资企业境外投资的一个负面案例。

本周,位于缅北掸邦、另一个中资兴建的大坝 —— 囊发(Naung Pha)大坝 —— 再次遭到当地民众的抗议抵制,这个水电站与密松水电站有些相似,也是BOT(建设-经营-转让)形式,也是90%电力输往中国。类似的项目在缅甸还有几个,除了中资项目受到抗议之外,日本和泰国出资的电站项目也曾遭受到当地群众的抵制。

“伊洛瓦底—密松流域水利项目调查评估委员会”已于8月23到25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并没有公布任何结果,委员会成员、缅甸水利专家吴周周(U Cho Cho)向《缅甸时报》(Myanmar Times)透露,委员会将在当地民众和非政府组织中进行民意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于今年的11月11日呈交给国会。

昂山素季的访华无疑会促进中缅两国的关系,对于缅甸国内的“厌华情绪”也多少有些缓解的作用。从双方会谈的内容和成果来看,中国的长期战略并非“廉价使用缅甸的电力”,而是更为着眼于印度洋出海口。昂山素季此行签署的仅有的几个合作项目中,就包括了改善缅北地区与中国连接的滚弄大桥,另外还探讨了修建昆明到皎漂公路的可行性。

皎漂是缅甸若开邦印度洋沿岸城市,是另一项中国投资的大型项目 —— 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去年年底,缅甸大选之后,由中国中信集团牵头、与泰国正大集团、天津泰达等公司组成的联合体竞标拿下了皎漂经济特区的深水港和工业园项目。这些项目与中缅油气管道一起,将成为中国西南到印度洋战略“捷径”的重要组成部分。中缅两国早先探讨的昆明-皎漂铁路已经不在议事日程中,取而代之的便是这条昆明-皎漂公路。

中国外长王毅不久前在老挝万象举办的东盟外长会议期间曾表示,不论密松项目的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中缅两国的长期友好关系。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也曾表示,如果缅甸政府决定取消密松项目,中国投资方将不会要求立刻赔偿项目停建所引发的损失,而会寻求以长期贷款或在缅甸投资其他项目的方式来弥补,以免伤害到两国的长期友好关系。

种种迹象表明,中缅双方都在淡化密松水电站结局的重要性。密松项目不再是中缅关系的风向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