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柳叶刀》文章呼吁为性工作者提供艾滋病防治服务


抗议者手举的标语牌写道:性工作也是工作。《柳叶刀》杂志发表系列文章警告说,如果不承认性工作者的权利,就不可能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

抗议者手举的标语牌写道:性工作也是工作。《柳叶刀》杂志发表系列文章警告说,如果不承认性工作者的权利,就不可能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

新的一期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刊登系列文章指出,除非承认性工作者的权利,否则要实现“无艾滋病的一代”是不可能的。研究者表示,性工作者遭受暴力与歧视,而且没有途径获取他们所需要的照料、治疗和预防措施。

《柳叶刀》杂志的文章指出,无论在高收入还是低收入国家,出售性服务的人“面临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与负担超比例地大”。这些人可以是女性、男性和变性者。文章作者说,大多问题与“压迫和歧视性的法律、政策与实践”有关。

这一些列文章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第20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进行了宣读。

琳达-盖尔∙贝克(Linda-Gail Bekker)是其中的一位作者。她是开普敦大学德斯蒙德•图图艾滋病研究中心(Desmond Tutu HIV Center)主任和医学教授。

她说:“性是人类所需。我们生来如此。如果艾滋病毒是通过性途径传播的,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面对这个情况,并找到解决的方法,既能让人们以可持续的方式维持自己的生活,同时又能保护他们。”

她说,那些从事性工作的人倾向于被称为“性工作者”(sex worker),而不是“娼妓”(prostitute)。

“这个群体认为他们做的是正常的工作。我觉得这体现在他们所做的努力中:渴望作为有尊严、为生活奔波的个体被认可,争取让这个职业合法化。”

贝克教授还指出,性工作者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群体。

她说:“这种工作遭到非常大的歧视和侮辱。结果是,他们发现他们处在了社会的边缘、人类的边缘。”

他们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贝克教授说,他们通常无法获得避孕套、润滑剂,无法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测以及性传播疾病的治疗机会。

她说:“结果,他们尤其容易感染艾滋病病毒。这个病毒对所有人类都一视同仁,弱势者会成为它的牺牲品。”

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暴力大多来自警察。贝克说,警察本应该是保护他们的。她还认为,性工作者去诊所的时候往往会受到侮辱和歧视。

她说:“作为一个公共健康研究人员,我要说的是,我无权决定人们应该或不应该做什么。我需要做的就是,用我力所能及的方法确保人们免受病毒的侵害,尤其是当我有方法并且有能力这么做的时候。”

这些方法包括“接触前预防”服药法(PrEP,pre-exposure prophylaxis),就是服用逆转录病毒的药物,从一开始就预防感染艾滋病病毒。还有就是正在研发的一种新的、也称为阴道凝胶的杀微生物剂,里面含有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

贝克表示,以前那种基本的防艾方法已经不够了。

她说:“如果认为防艾就是简单地告诉人们要节制性欲,真不知道我们是生活在什么星球上。人们说,要忠于性伴侣,或者使用避孕套。使用避孕套是非常好的方法,但很明显,让人们一年到头都用避孕套非常难。”

她说,成功的艾滋病预防与治疗必须要动员性工作者。泰国和印度已经这么做了,并且取得成效。她还说,艾滋病的防治还应包括同龄人之间的相互教育,以及人们自愿接受艾滋病咨询与测试。

《柳叶刀》系列文章认为,为性工作者提供艾滋病预防服务是“一项紧迫的、世界范围内的首要事务,国际以及各国的健康项目需要给予适当程度的资金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