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14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穆勒调查指向川普 白宫律师团队换将


美国总统川普在蓬佩奥国务卿在国务院举行的宣誓仪式上讲话。(2018年5月2日)

曾经努力保护前总统克林顿不被弹劾但没有成功的律师埃米特·弗勒德预计将加入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

弗勒德曾经在乔治·W·布什总统的第二届任期担任过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的首席律师。在川普总统的律师团队中,他将接替泰·科布的位置。

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哈克比·桑德斯在星期三下午发表的声明中说:“埃米特·弗勒德将加入白宫幕僚,在对付涉俄猎巫案件中,做总统和行政当局的法律代表。总统的朋友泰·科布工作出色,将于月底退休。”

桑德斯说,科布上星期通知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他将离职。

在总统更换律师之际,白宫正面对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以法律手段摊牌的可能性。穆勒可能要求川普总统接受面谈。

最近几个星期来,白宫看来有了越来越多的共识,认为面对穆勒的调查,需要采取更为强势的法律策略。

科布是与穆勒打交道的关键律师。穆勒的团队正在调查川普是否试图阻止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所进行的刑事调查从而构成妨碍司法。

就在科布要离职的消息传出前,川普总统在推特上说,华盛顿有着“被操纵的体制”。他攻击他手下的司法部拒绝向希望调查川普对手的共和党议员交出关键文件。

川普在推特上说:“他们不想把文件交给国会。他们害怕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遮盖?为什么有如此的‘司法’不平等?在某一刻,我别无选择,只能动用总统被授予的权力介入进来!”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曾经担任麻萨诸塞州检察官的斯特恩说,川普总统肯定有权解雇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但是这样做“没必要,也不明智”。

目前在“企业监控与咨询服务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斯特恩对美国之音说,总统“一再抨击司法部的信誉、专业性和诚信,对这样一个重要的国家机制造成损害。我们坚持法治,应该公平,平等”。

斯特恩说:“虽然我们有时不能完全实现这个目标,但是看到总统带头抨击他管辖的部和职业律师,令人感到担忧。这有可能对司法部造成长期的损害。”

保守派共和党议员起草了针对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的弹劾条款。罗森斯坦是司法部的二把手,他一直拒绝把这些共和党议员索取的某些文件交出来。

一些观察人士说,共和党主控的国会所进行的调查是要分散人们对穆勒调查的注意力。

去年,罗森斯坦的上司、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由于自己在2016年竞选期间曾与俄罗斯驻美大使接触而宣布回避涉俄调查,罗森斯坦随后接管了调查的督管权。一年来,罗森斯坦经常成为川普的批评目标。

星期二,罗森斯坦反驳了共和党议员要弹劾他的举动。

他说:“我认为,他们现在应当明白,司法部不会接受敲诈。我们将依照法治的要求办事,任何人发出的任何威胁都不会影响我们的工作方式。”

保守派众议员、来自北卡州的马克·梅多斯说,罗森斯坦对弹劾条款草案的“回应让我们想起了过去几个月来与他的互动:讲话很多,事实甚少。”

川普总统在密西根州的一次政治集会上向支持者挥手致意。(2018年4月28日)
川普总统在密西根州的一次政治集会上向支持者挥手致意。(2018年4月28日)

美国新闻媒体报道说,川普的律师两个月前曾与穆勒有过一次气氛紧张的会议。川普的律师说,总统没有义务回答检察官的问题,穆勒回应说,他可以发出传票,让川普在大陪审团前露面。这有可能把官司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由大法官裁决。不过美国的一个基本法律概念是没有任何人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使是总统。

在聘请弗勒德之前,川普上星期六在密西根州的一次政治集会上提到,如果民主党人在11月的中期选举后控制了众议院,他有可能被弹劾。如果众议院弹劾了总统,还需要参议院定罪,才能罢免总统。

川普的一些律师建议他不要回答穆勒的提问。他们担心,川普的话风经常夸大其词,甚至完全偏离事实,这有可能在回答问题时给自己设下陷阱。川普总统星期三的一则推文暗示了这一点。

最近加入川普法律团队的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亚尼星期三对《华盛顿邮报》说,如果有任何让川普总统接受穆勒团队面谈的安排,这种面谈只能 “围绕有限问题”,时间限于“两到三个小时”。

《纽约时报》星期二登出了含有49个问题的清单。《纽时》说,这是穆勒在调查中希望问川普的问题。该报报道说,这份清单是总统律师在听了穆勒的调查人员的宣读后整理的。

川普总统在星期三的另一则推文中援引他的支持者、前联邦检察官约瑟夫·迪吉诺瓦的话说,在解雇官员方面,美国总统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如果他们想做的话,可以解雇任何政府官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