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8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美官员:或用“人权恶棍法”制裁新疆主政官员


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库尔勒市,警察站在一个被认为用于再教育的中心附近。

美国共和党籍前联邦众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最近总把那个“维吾尔族老奶奶”挂在嘴边。

“她到我的办公室来,给我看了她孙子、孙女的照片,他们都被送到再教育营去了,” 沃尔夫说。

美官员:或用“人权恶棍法”制裁新疆主政官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4 0:00

沃尔夫逢人便说,中国政府把很多维吾尔人,包括维吾尔儿童抓走,关进这些等同于集中营的拘留中心。

“儿童集中营?这难道不会让你联想到什么吗?!” 星期三(4月18日),在华盛顿“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召开的世界宗教自由峰会上,沃尔夫再度痛心疾首地说。

美国前联邦众议员沃尔夫(左)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峰会上严厉谴责中国大规模拘捕维吾尔人。 (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美国前联邦众议员沃尔夫(左)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峰会上严厉谴责中国大规模拘捕维吾尔人。 (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同一天, 在北京,美国分管中国事务的代理副助理国务卿罗拉·史东(Laura Stone) 也对记者说,美国对至少“数万名”维吾尔少数族裔和其他穆斯林被中国当局关押深感忧虑。

“我们掌握的情况,包括拘留中心的情况,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安的图景,” 史东说,“我们会持续向中国政府提出我们的关切,呼吁对所有被拘公民采取合法、正当的程序。”

史东对记者说,尤其令美国感到不安的是,中国拘捕了六名美国新闻工作者在中国的家人。这六人为华盛顿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工作,其中四人是美国公民,两人持有美国绿卡。

该电台今年早些时候的报道说,仅新疆南部喀什市一地,就有至少12万维吾尔人被当局投入类似毛时代的“再教育营”。

中国政府多次否认在新疆实行压迫政策,以“反恐”和“反宗教极端主义”为自己在当地的政策辩护。中国官员从未公开提及这些规模庞大的“再教育营”,但是当地流出的信息和境外媒体的实地探访证实了这些机构的存在。

2018年3月13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疆代表团全体会议向媒体开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讲话。
2018年3月13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疆代表团全体会议向媒体开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讲话。

这个月,美国立法者提出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新疆相关主政官员实施制裁的可能性。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和该委员会共同主席、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要求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访问新疆,收集对大规模拘捕维吾尔人负责的相关官员信息。

《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2016年底由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生效。该法授权美国总统制裁侵犯人权或有严重腐败行为的非美国公民。美国政府有权冻结其在美国境内的所有资产、禁止美国公民与其有商业往来、拒绝为其发放美国签证。

去年12月,北京警察学院党委书记、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被列入这份制裁“黑名单”。他被认为对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的非正常死亡负有责任。

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星期三的峰会上,该组织特别顾问戈勒布(Judith Golub)也提出,应该运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那些“恶棍”(bad actors)。

“我今天就有一个这样的人选,”戈勒布说,“我建议陈全国进入这个名单。他在出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时,完全掌握了21世纪迫害藏人的手段。猜猜他现在在做什么?2016年,他成了新疆的一把手。现在,他正在那里让这些迫害手段‘日臻完美’ 。”

总部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通过书面声明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期待美国政府能采取强硬措施,要求中国停止针对维吾尔人充满敌意的政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