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2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自由刘霞,民主中国:刘晓波的未竟之业


中国异议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上周去世后,他的遗孀刘霞就与外界断了联系。五天来,外界只能从中国官方公布的照片与视频中看到虚弱苍白的刘霞,中国官方称“刘霞是自由的,有关部门会依法保护其合法权益。”但是对外界要求让刘霞出国的呼吁却置之不理。被居家软禁多年的刘霞是否真能得到自由?刘晓波走后,留下的挚爱妻子与中国民主事业,是否能得到妥善照顾?如何协助完成刘晓波的未竟之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刘晓波多年好友王军涛认为,刘霞现在处境很不好,处境与个人感受有很大关系。他说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曾经处于刘霞现在的处境,无论中国政府如何说如何安排,在这样的境况下当事人的心情一定很不好。王军涛分析刘霞可能面临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中国政府为了扼杀刘晓波的影响,将刘霞封锁孤立起来并安置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这个环境将对她的健康非常不利;还有一种情况是如果中国政府正在和其他西方国家讨论刘霞出国安排的话,根据他的经验,在这之前会有几个月的调适,刘霞会处在能够得到一定的心理治疗和有助于身心健康恢复的环境中。比如之前王丹曾提到自己和刘晓波同在锦州监狱服刑,当听说刘晓波和自己不在同一监舍条件的时候,王丹就知道刘晓波不会被释放,因为在释放之前在那里会有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适。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则认为,根据近几年的严加看管以及中共现在对国际呼吁置之不理的态度,刘霞现在的状况更趋于危急。刘霞被封闭的心理、身体健康状态会持续恶化,中共短期内可能不会给刘霞自由。

不过王军涛表示,他对刘霞的出国比傅希秋乐观一些,在他看来现在中国的重要异议人士出国有三个模式。第一个模式就是像他自己、魏京生、王丹、徐文立等人的模式,如果将自己撇开不谈的话,其他四个人都是在两次中共重要代表大会之间和新的全国人大会议之间释放的,比如魏京生是在十五大之后释放的,十六大之后与人大之间是徐文立和王永才获得释放。共产党一般新的领导人在安全就位之后、希望能够缓和各种关系的时候会做出一些姿态,用一些比较大的筹码去交换国际社会的赞誉和支持以便巩固在国内的执政合法性。

还有一个就是像最近陈子明、艾未未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获得释放,这一般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是本人承诺出去后不会做什么,刘霞本身对政治是不关心的,在这一方面应该没有太大问题;第二是所在国应当不支持他们从事一些使中国政府尴尬的活动,王军涛表示,自己出国的时候,美国政府是有这个承诺的;第三是中国政府有一定方式能进行监督。陈光诚是另外一个模式,在比较大的压力下中国政府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底线也会做出一些让步。所以王军涛认为刘霞毕竟不是死磕派律师,她本人也不是一个重大的异议人士,人也很单纯。如果满足一些条件,中国政府可能用她来换取更大筹码。实际上中国政府抓谁放谁都是事先决定好的,但在什么时候抓,什么时候放一定要使危害最小,利益最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还是乐观的。

王军涛还表示,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奖以后,实际上成为了鼓舞世界民主运动的一个象征人物,为了封锁这样一个象征人物的影响,中国政府也要封锁他的妻子。另一方面,由于他了解刘霞个人的性格,因为刘霞本身是一个追求艺术的单纯女性。她并不愿意理会政治上的东西,对所有中共的说法都无动于衷,并不形成互动。所有这些中共的行为只会给她造成压力,而中国政府担心这样的刘霞面对公众会体现出中共政府对刘霞的迫害,威胁到自己所营造的一些人道主义底线的形象。

傅希秋认为成功营救的首要条件是本人自己有强烈的愿望出国,从刘霞本身来讲,她在刘晓波病重期间有手写条明确表达出她特别希望去德国,美国也可以。目前已知美国的外交努力已经达到最高层了,傅希秋牧师表示他与美国国会议员办公室通过电话,被告知说美国政府正在全力以赴。刘霞本人的意愿是希望接受国最高层的介入,然后达成一个和平离境的机制。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可能像从前营救的一些情况走地下通道,可能会走陈光诚这样全家出来的模式。

王军涛认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态度有两个重大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在1999年炸馆之后;第二个转折点在21世纪的前十年,在中国经济崛起而西方经济陷入困境之后,各国政治家开始采取比较现实的态度与中国打交道,这些对中国的民主进程带来负面的影响。王军涛表示,中国民主运动最主要的希望在于新一代的人站出来走上民主运动的道路,因为老一代的民主运动人在被中共盯死之后很难再有所作为。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7月18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图片集:刘晓波病逝:哀悼,海葬,怀念和抗议(4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