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美国对新疆问题应有何作为?一些中国通激辩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的官方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围栏旁边,有工人走过。(2018年9月4日)

最近,抗议北京在新疆设立穆斯林维吾尔人“再教育营”的呼声在国际社会似乎平息了下来,但昨天在纽约的一场讨论会上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激辩。

他们都是美国重量级中国问题专家、学者。一方认为,美国已经做了能做的事情,也要考虑北京在应对国家安全问题时有其紧迫性;另一方认为,美国有道义责任进行抗议和揭露,还应动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中国领导人和相关美国公司。

李侃如(右),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美国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左);包道格,原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李侃如(右),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美国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左);包道格,原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李侃如(右),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美国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左);包道格,原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李侃如(Kenneth G. Lieberthal)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已经尽责:“让信息、图片都公布于众,既放在国际议程上,也放在中国议程上,至少让北京感到必须对其政策作出解释。但除此之外,美国并没有更多可做的。”

李侃如:老百姓对新疆政策没有不满

他表示,中国老百姓对政府的新疆政策并没有意见,“坦率说,我从中国汉人那里了解到,政府对新疆的做法并没有在汉人里面引起不满。”

美国总统里根和老布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包道格(Douglas H. Paal)补充道,全世界的穆斯林国家,除了土耳其和马来西亚对北京提出了批评,“多数都有着跟中国相似的问题,实际上它们都同情中国的政策。”

李侃如和包道格是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行的“美中关系现状”讨论会上、回答主持人提出的美国在新疆问题上应该做什么的问题时说这些话的。

李侃如的说法引起了在台下听会的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的不满。“美国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在提问环节他告诉李侃如。

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教授与会发问,右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希尔斯(Carla Hills)
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教授与会发问,右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希尔斯(Carla Hills)

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教授与会发问,右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希尔斯(Carla Hills)

​孔杰荣:别像当年对希特勒犹豫不决

孔杰荣重申了他在许多公开场合的呼吁,即,美国应该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对迫害新疆穆斯林负直接责任和全部责任的党委书记陈全国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并制裁那些向中国出售被用于迫害新疆穆斯林的机械设备并以此盈利的美国公司。

孔杰荣说:“我们回顾一下罗斯福总统当年是如何软弱地回应希特勒及其迫害犹太人的,在希特勒开始屠杀前、美国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家失去了40多位亲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我们不能满足于现状,我们应该站出来说话。”

针对李侃如有关中国汉人没有不满的说法,孔杰荣说:“你不能把穆斯林改造成汉人,就像你不能把同性恋改造成异性恋一样。”

孔杰荣的评论获得了场上观众的一阵掌声。

美国前负责亚太事务助理代理国务卿的董云裳(Susan A. Thornton)回应道,解决新疆问题的场合不在美国,而在联合国;她批评孔杰荣把北京在新疆的做法和希特勒相比不恰当,“因为我认为这并不能增加我们对事情的理解。”

董云裳:北京说两年发生1200起爆炸案

尽管董云裳认为新疆的情况很糟糕,国际社会应该对北京施压,但她表示,根据她从北京高层了解的情况,北京的做法是为了应对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恐怖主义,“他们告诉我,2015和2016年,(新疆)发生了1200起爆炸事件。因此,他们显然认为这有国内的紧迫性。”

她赞成李侃如的看法,“多数中国人认为,这是解决他们认为威胁到他们安全的非常严重问题的谨慎方式。 ”

会议主持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phen A. Orlins)也指孔杰荣拿新疆的事情跟希特勒、纳粹类比是没有帮助的,“这是夸张。他们(北京)应该做吗?不应该。但这样类比对解决问题有帮助吗?我认为绝对没有。中国人会说,我们没有焚化啊,你在说什么呢?”

欧伦斯:应对中国问题的各领域充满扭曲和夸张

欧伦斯进一步指出,当今美国在处理中国问题的各个领域里都充满了夸张和扭曲,“不管是知识产权盗窃,还是国企的真相,你说吧,你会发现这些扭曲(distortion)和夸张。制造这种类比,你实际上加入了夸张的行列。如果朝着这个方向走,那我们大家都要起而反对,就要切断与中国的关系,就应该切断关系,但我们并没有走到那一步。”

他对孔杰荣的回应和评论也获得了场上观众的掌声。

在台上讨论的是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政府时期在白宫或国务院担任负责亚太事务的高官,他们是包道格、李侃如、拉瑟尔(Daniel R. Russel)、麦艾文(Evan S. Medeiros)、董云裳。

孔杰荣告诉美国之音,他试图敦促这些有影响力的人物,“美国不能丢失我们的道义责任,美国应该做更多来抗议和揭露在新疆发生的事情。”

孔杰荣说,汉人不讨厌北京政府的新疆政策,“首先,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其次,中国政府夸大了面临的威胁;再次,即便有一些爆炸,你不能迫害整个人群,并试图同化穆斯林人,这违反了国际准则。”

孔杰荣还指出,希特勒是在设立集中营和残酷迫害多年后才开始了屠杀犹太人的。“(中共的)新疆政策仅实行了两三年,我们应该现在就让它停止,不应等到更加严重的时候。”

他表示,有人说美国已经做了能做的,“这是瞎说(nonsense)。我们有国内资源,可以做更多;我们有国际法资源,可以做更多。我们应该从(历史上)可怕的例子中吸取教训。说不应该拿1933到1940年的希特勒来作比较是很傻的(silly),希特勒的集中营搞了7年。美国应该在参战前做更多,而不是等到参战了才知道希特勒在屠杀。所以现在是美国采取积极步骤的时候了,我们不应该是无助的,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