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9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新闻音频

香港立法会陷落后收复,社会政治弥合尚需时日


香港立法会陷落后收复,社会政治弥合尚需时日
请稍等
嵌入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16 0:00

7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总部遭围堵,立法会被攻陷。警察当晚实施清场,收复满目疮痍的立法会。围绕这次事件,7月2日上午,立法会建制派和泛民派相互攻击,社会舆论多极,香港政治僵局缓解进入第一天。

7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总部遭围堵,立法会被攻陷。警察当晚实施清场,收复满目疮痍的立法会。围绕这次事件,7月2日上午,立法会建制派和泛民派相互攻击,社会舆论多极,香港政治僵局缓解进入第一天。

警方目前控制了满目疮痍的立法会。警方人员以及获得特许的工作人员以外,他人不得进入“犯罪现场”,警方的刑事犯罪侦查人员目前正在内外现场勘察、取证。

2019年7月2日泛民派议员在立法会外面举行记者会就7.1事件表态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报道)

上午前来视察立法会被破坏现场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彥说,设施损失严重,修复需要时间,议会活动转到政府礼宾府举行。与此同时,立法会建制派和民主派议员,上午几乎同时出现在立法会大楼外面,并且争先在媒体面前举行各自的记者会,有的议员甚至按捺不住愤怒,公然大声指责对方应对事件负责。

泛民议员区诺轩对美国之音说:“昨天很多示威者进入立法会,占据了立法会。我想说的是,这是不是暴力?是暴力。当然我们作为民主派议员,一直不赞成使用暴力去解决事情,可是我们也要明白,很多香港年轻人对香港未来绝望。这种绝望时的很多的年轻人,甘愿奉上自己的生命都要攻占立法会。我想这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部仅仅是因为《逃犯条例》大家反对,做了这个行动,而是对香港回归以来的绝望造成的。”

毛孟静议员说,林郑月娥现在想把舆论的注意力,从尚未解决的一系列问题,转到这些犯罪的年轻身上,而这些年轻人开始试图解决问题。

2019年7月2日泛民派议员在立法会外面举行记者会就7.1事件表态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报道)

建制派议员在泛民议员记者会结束后,也立即面对媒体。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代表建制派首先宣读声明,谴责攻击立法会的暴力事件,是“暴徒行为”行为。对立法会历史性遭到破坏“感到心寒”,对此“建制派最严厉谴责,要求警方全力执法”。

当记者会上的一名记者提问,是否应该理解这些年轻人,他们的过激行动出于对诉求没有得到答复的不满。对此,建制派议员叶刘淑仪回答说:“这是对立法会一次空前浩劫。没有任何口号,任何诉求能够为这种暴力开脱。在香港这样的公民社会,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星期二凌晨四点,特首林郑月娥、保安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会见媒体,香港警务处长被责成追查侦办此案。与此同时,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外交部等,均表示坚决支持特首林郑月娥依法施政,谴责针对立法会的暴力行动。

2019年7月2日,一些志愿者正在整理保存示威活动现场参加者留下的贴纸(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7月1日立法会攻陷后,香港粉领地区的赵老师心急如焚,她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学生抗议者)的原意是很好的,6月12日他们阻挠保皇党议员去通过恶法的时候,我们是支持的,我们是欣赏的。为了保住饭碗,我们没有人出来的时候,我们感谢孩子那么勇敢,那么有爱心,为他们爱的地方去工作去拼。但是现在我是很着急的,因为中午的时候,我就看一些暴力的人去冲,我不晓得他们暴力冲击的原因是什么?”

反送中抗议者冲击立法会的原因是什么?就在警方即将开始清场的时候,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一名姓秦的抗议者,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三个星期我们有两百多万人上街,但是政府并没有和我们沟通,或者交谈,根本没有讨论过这些问题。他们只会逃避,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试过很多别的办法,但是效果也不是很大,所以什么方法都要试试啊。”

另外,南华早报7月2日刊登军报消息说,6月26日解放军驻港部队在香港附近海面曾举行联合海空巡逻演练,“以检验提升作战能力”。不过,消息此时爆出,引来舆论不同的解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