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3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海峡论谈:台湾《反渗透法》大激战


海峡论谈:台湾《反渗透法》大激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22 0:00

海峡论谈:台湾《反渗透法》大激战

台湾民进党主导的立法院计划在今年年底完成《反渗透法》的立法。此项法案被广泛认为,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对台湾在各个方面的渗透和干预。这一最新发展引发台北和北京展开隔空对骂。中国国务院台湾办公室抨击台湾的《反渗透法》是 “绿色恐怖”,称民进党当局刻意制造两岸敌意,“损害台湾同胞利益,终将会自食恶果。”台湾主管大陆事务的陆委会立刻反唇相讥,说中共所称《反渗透法》是“绿色恐怖”,完全是子虚乌有,颠倒黑白,贼喊捉贼,意图是分化离间。

海峡论谈:台湾《反渗透法》大激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22 0:00

主持人:民进党版本反渗透法及其必要性?

李大中: 这在台湾还是有很多的争议性,民进党版本里面主要条文并不多,所谓的渗透来源或者境外敌对势力在台湾影响台湾大选,破坏台湾的社会秩序,对所谓的助选或者政治献金做一些规范,这部法的确是有一些讨论,就是在台湾并不是有一致的共识。今年七月民进党才通过“国安五法”,蔡政府说这是完成国家完全的最后一张拼图,但是今年的十一月份又很急忙仓促的推出这部所谓的《反渗透法》,它的背景跟之前所谓的共谍案,王立强案是相关的。这部法案推出之后,陆委会跟我们的行政部门表示说,大家不要紧张,这部法基本上是保障合法的,跟一般老百姓本身和台商都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如果仔细去看他说有五种不法的行为,包括政治献金、助选、游说、破坏集会游行、影响社会秩序,散布所谓的假新闻假讯息。但这五大事项,即便是政府说在补过去的破洞,但其实在台湾目前既有的相关法律里面都有规范,比如说政治献金,本来就在政治献金的第七条就有相关条文,这包括港澳,大陆人士是不能对台湾有政治献金的,不管人民法人团体都是如此。助选也是,游说我们有游说法的第八条,破坏集会游行,影响社会秩序,散布所谓的假新闻假讯息来干预台湾的大选,其实在社会秩序维护法里面,目前台湾的法律已经有相关的条文。第二,现在大家比较有疑虑的地方,是执政党蔡英文政府应该向台湾的老百姓做更多的说明,因为蔡英文是以党主席的身份,下令今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之前就要通过这部所谓的《反渗透法》,她说如果大家有不同意见可以去充分的讨论,但是事实上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让大家讨论,而且这部法律这么的重要,是规范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渗透,照理说应该会有一个行政院的版本,但是这个版本其实是立法院的,可能会缺乏比较周严的讨论,更重要的是它跳过立法院的委员会,这点是大家诟病多的地方,因为蔡总统上一次的委员会才说到,立法院应当恢复到委员会为中心,委员会是真正在讨论各个法案重要的场合,必须得非常看重,但这次的法律是近乎二读。如果我们对比2014年在台湾的太阳花事件,当时的立法院里面就是在审所谓的服贸协定,当时已经进入了委员会三个月,国民党立委认为,必须得加快脚步,所以被移送到院会,当时这个事件引起反对党民进党还有社会各界非常大的反弹,认为这么重要的法案怎么可以用这么快的手段处理,但是第一次《反渗透法》,它的意义也是非常盛大,但是是用近乎二读的方式,虽然这部法律可能有它立法的背景和动机,但是在这个程序上并不是很周全,而且违背过去民进党执政党非常在意的程序正义。而且时机点是接近总统大选之前,所以会有政治的考量,这就是为什么这部法会在台湾有这样的轩然大波,先不管北京怎么看,或者华府怎么看,在台湾里面就没有共识了。

颜建发: 一个法令的出来要看时机,这个法令出来的时机比较不好是因为去年年底民进党选举结果不好,所以整个气势很低迷,很容易被联系到跟选举有关,所以行政单位一直很谨慎。我们也可以看到外面的压力很大。就我了解,其实类似中共代理人法,或者反渗透法这些法案,四年前时代力量就已经在推了,各方面的力量都是在角力,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好时机,中共代理人法六月的时候到二读就没有办法继续往下走,反渗透法也是一直在推,刚好跟王立强的事件有关,不管美国,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渗透也很在意。这个反渗透对台湾还是最主要的危险来源,来自于内部的压力以及国际的压力。所以对民进党来讲有迫切感。我想蔡英文的意思是,法一定要推,法是规则可以保护守法的人,把跟不守法的人区隔开来,这反而是安定人心,但是一定要推,不推不行,推的内容细则是可以讨论的。这个话讲了有一阵子了,到三十一号还有时间。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个法规约的内容如何,我觉得品质比较重要,蓝营的观点是随时都有可能政党轮替,随时都有可能执政,这个时候你怕得罪中共,假如明年国民党获胜,就把责任推给民进党。现在中共势力渗入台湾已经是街头巷尾,宫庙,演艺圈,摊贩或者中小企业,各个行业都有。这个是不能不做的事情,我想美国,澳大利亚也都碰到这个难题。所以我们现在假如自己都不去做这个事情,那么国际社会为什么要关心你呢?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有。

对《反渗透法》观点褒贬不一

李大中: 第一次《反渗透法》,它的意义也是非常盛大,但是是用近乎二读的方式,虽然这部法律可能有它立法的背景和动机,但是在这个程序上并不是很周全,而且违背过去民进党执政党非常在意的程序正义。而且时机点是接近总统大选之前,所以会有政治的考量,这就是为什么,这部法会在台湾有这样的轩然大波,先不管北京怎么看,或者华府怎么看,在台湾里面就没有共识了。

颜建发: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个法规的内容如何,我觉得品质比较重要,蓝营的观点是,随时都有可能政党轮替,随时都有可能执政,这个时候你怕得罪中共,假如明年国民党获胜,就把责任推给民进党。现在中共势力渗入台湾已经是街头巷尾,宫庙,演艺圈,摊贩或者中小企业,各个行业都有。这个是不能不做的事情,我想美国,澳大利亚也都碰到这个难题。所以我们现在加入自己都不去做这个事情,那么国际社会为什么要关心你呢,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有。

主持人:桃园市长郑文灿在评论反渗透法的时候说“两蒋时代也有类似提醒,那个时候叫做保密防谍”,这是否代表民进党也认同两蒋时代提防对岸渗透确实有效?

颜建发: 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美国为什么提出那么多法,你说他不民主不自由不想跟中国交流吗?只是发现,以前没有一些法的规范以后就失去了,我们也是为了要让台湾安全才做这个法。我觉得这次辩论蓝营的两位候选人韩国瑜和宋楚瑜很明显是反对,我觉得是扭曲跟渲染。当你坚决反对一个对我们有敌意的所谓渗透法,我觉得在心态上会让大家很怀疑,大家会想是不是你的支持者里面有很多人已经拿中国的钱,或者已经拿中国的好处,所以给你压力。因为订法只要是没有触犯都没有问题,就算触犯我们还有法院的程序还有律师来辩护,而且台湾媒体也很自由,政府没有公务员愿意犯这种错误。但是如果希望公务员能够为我们的国家安全尽力,你必须要给他工具。当他拿到工具后也不敢乱用,因为我们对公务员的约制其实是很多的。

如果没有变化,2月31号立法院就会通过反渗透法了,您认为通过与否,对1月11号的大选变化是否有影响?

李大中:其实我觉得一个帽子已经盖下来了,如果反对的话是不是代表支持者有收到对方的好处,也不用紧张,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还有法律可以走,还有律师。其实这不就是一种寒蝉效应吗?如果这就是这部所谓的“反渗透法”所要达到的目标,我觉得已经有效果了,因为这种可能性的假设已经开始按在部分蓝营支持者的头上了。我举个例子,宋楚瑜在前一次的政见发表会里刻意讲,他说:“蔡总统我要自首,因为2016年2017年我接受你的指示,我去参加APEC,成为中华台北的特使,我见了习近平。那是不是在这部‘反渗透法'里面我犯了法?”回应是,宋楚瑜是总统特使,所以没有犯法的问题,那谁有权利来定义违法与否?一个行政机关陆委会就可以用这样的姿态,这部法律还没有批准,就告诉宋楚瑜不用担心,那谁来判定?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不好意思说这是倒台湾民主的大车,真的要走回过去的道路,有多少是利用台湾安全的名义。我的意思是,台湾并没有不设法,我们有很多既有的工具了。美国自己说,非常担心台湾被中国大陆干预,但在这部法里面并没有很明确说支持或反对,因为这是台湾内部的政治事务。目前为止,澳洲是比较明显在全世界各地有针对中国大陆的渗透做相关法律,但是澳洲是澳洲,澳洲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个案,因为澳洲目前国内反中的气氛非常的明确。如果要这样对比,我们可以一一去点名,全世界在东亚多少国家有通过类似的“反渗透法”。当然我们可以说,台湾有面临到中国大陆很强大的威胁,但是如果用国家去做比例,我觉得每个国家状况还是不太一样。我觉得这反而对民进党有不利的影响。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12/29完整版

脸书论坛

美国观察(直播)

美国观察(2021年12月8日)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网络直播 美国观察(2021年12月8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