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1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重判王怡牧师 中国加紧打压地下教会


时事大家谈:重判王怡牧师 中国加紧打压地下教会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35 0:00

时事大家谈:重判王怡牧师 中国加紧打压地下教会

中国一家法院12月30号宣判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年徒刑,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和非法经营,同时剥夺王怡政治权利3年,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王怡被认为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牧师之一,对他的判决成为中国打压地下教会严厉程度的新指标。中国政府为何越来越惧怕基督教等西方宗教?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王怡重刑发出了什么信号?严厉打压宗教自由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影响和恶果?

时事大家谈:重判王怡牧师 中国加紧打压地下教会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35 0:00

中共当局非法阻止王怡牧师和律师会见,在断绝一切外界联系的情况下关押一年多,在12月26号秘密开庭后作出了以上判决。这不仅是侵犯宗教自由,也是践踏人权,违反法治的行为。中国地下教会目前的状况如何,主要分布在哪些地区?杨凤岗说王怡牧师遭受的都是不公平待遇,对他的宣判应该是公开的,把他的罪证应该公开出来,但是却没有,这本身是违法的。

中国的家庭教会遍布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相当广泛,北京上海成都西安,都有比较大型的活跃的公开的家庭教会,对王怡的审判,不仅是对王怡牧师一个人、而是对中国家庭教会的一个打击,要借此把家庭教会打散,收编到受到国家批准的“三自”教会中去。

对王怡牧师的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如果他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话,要拿出证据,看王怡自己的言论,他没有要改变政权、体制,作为牧师,他传讲的内容是要改变人心、社区、一个一个的教会,他不认为政治可以真正解决中国的深层问题,他希望关怀弱势群体、底层民众,改变一个一个的社区,最终中国社会才走向健康的发展。他的信息里没有看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现行体制的说法和做法。不知道这样的判决能有多大程度上让人心服口服。

在中国法院宣布对王怡牧师判处9年徒刑的第二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他的推特上说:“我对成都秋雨家庭教会领袖王怡牧师以罗织的罪名被秘密审判并被判处九年监禁感到震惊。北京必须立即将他释放,并结束对基督徒和其它所有宗教群体成员不断加剧的压迫。”

中国政府近年来打压基督教的力度达到了新的高度,出于什么目的?杨凤岗说王怡牧师罗织的罪名值得一提,对王怡观察一年多就是为了侦查他是否有实际的犯罪行为,但是之后指控的是非法经营罪和煽动颠覆罪,合起来判了9年,罚款5万元,说明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所谓的非法经营就是印刷一些内部使用的印刷品,根本没有买卖行为,所以现在不敢公布对他的指控,所以是罗织罪名。而批评领导人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受到宪法保护的,所以找不出实际罪名,不能因为批评领导人就煽动颠覆政权。现在迟迟不公布对他的判决书,就说明他们心虚,没有证据证明王怡违法。反而是当局自己在羁押、审判他的过程中多次违法,而且判决之后到现在王怡的夫人仍然没有自由,这都是他们自己在违法法律。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到王怡遭受的不公平。

中共打压的范围扩大到了更多经过政府登记的会众和领导人当中。三自教会又称三自爱国教会,是服从中国政府的政治领导,不受国外教会管理和干预的“自治、自养、自传”基督教会,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基督教会。如何解读中国政府和三自教会关系的恶化?

杨凤岗说确实最近又听到很多对于三自教会的打压,在所有官方批准的教会当中都装设监视摄像头,同时还在推进基督教中国化、宗教中国化的运动。最近几天在江西一些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在2014-16年在浙江就已经大范围地拆除教堂屋顶的十字架,一些很大的教堂也被无故拆除。对三自教会的打压也在升级,很多家庭教会被关、停、并、转。

习近平的一些思想,可能他的成长年代、他的世界观形成的时候是毛泽东统治时期,是无神论,对于宗教都充满了戒心,特别是基督教,一直觉得基督教和西方帝国主义充满了联系。处于这种反宗教的战斗的无神论的世界观,他担忧对于政权的挑战,其实这些是违背中国宪法的,不应该对宗教有这些打击。因为教会是帮助解决社会问题的,中国有很多边缘群体,上访群体、少数民族、打工的人,他们需要社会关怀,政府没有这样的能力做这样的社会关怀,然后又把教会打散,不许教会做这些关怀社工,最后社会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

在王怡被判刑的第二天,对华援助协会发表声明指出:“对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和其他中国教会的持续严酷的迫害,对一个和平的归正福音教会传道人王怡牧师的重判,是中共政府一手施行的地地道道的宗教迫害。表明习政府与普世福音教会和普世价值决然为敌。”如何看待这段声明?中共和基督教的最大冲突在哪里?

杨凤岗说要说明的是虽然在马列主义中有无神论的东西,但是对无神论有不同的理解。现在这种他称之为战斗的无神论,就是打压宗教甚至消灭宗教,这是一种。但是在中共当中也有开明人士,他们认为需要尊重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其实在改革开放40年,在相当一段时期,这些开明的共产党领导人是可以容忍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基本上可以尊重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所以不能把中共党员一概而论。

而目前的战斗的无神论占领了主导,他们不仅强烈打击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他们对于所有宗教都是压制的,对于佛教也有很多限制,只是限制手段比较放缓一点,没有那么强硬。当然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佛教在中国有2000年的历史,普通老百姓已经有些佛教观念,对其熟悉不觉得可怕。可是很多人对于基督教完全不熟悉、完全的恐惧。现在党内的开明声音已经消失了,他们应该重新站出来说话,真正树立宪法的权威,包括每个人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这些在最近几年已经完全转变了。

基督教迫害监察组织“敞开的门”(Open Doors)公布年度报告“2019全球监察名单”,在全球50个黑名单上,中国排名27。

据这个组织估算,2018年中国有2000多万名基督徒遭受迫害,预计,2019年这个数字将增长到5000万。

专家说,中国宗教自由状况是文革结束以来最恶劣的。中国一些城市甚至禁止民众过圣诞节等西方节日,似乎是想倒退到文革时期,不仅宗教信仰归零,还有排除一切西方文化和价值观。

在今天,这种噩梦会不会再次重演?杨凤岗说虽然有些领导人的意愿是恢复到文革的状况,但是已经做不到了。刚刚过去的圣诞节,虽然发出通知禁止圣诞晚会,但是在很多三自教堂还是有大型庆祝活动。

在中国有那么多家庭教会,虽然把几百人聚会的大型教会都解散了,但是那种几十人的家庭教会仍在遍及中国各地,所以已经不可能回到文革的状况了。因为那个时候在中国没有一家教堂开放,没有一家清真寺佛教寺庙或者道教公馆开放,在那种严厉的打压下基督徒增长了三倍。所以要按照开放的眼光,尊重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制造没有必要的与民众的对立。

独立作家余杰认为教会是共产党之外的唯一的最大规模的、最有影响力的有组织性的NGO机构,这让中共感到非常恐慌跟害怕。王怡牧师创建的秋雨圣约教会在短短几年间就由四五十个人发展到四五百人,就是十倍的这个增长速度。所以这是让中共非常害怕的地方,因为中共认为把中国人民,把中国公民这个孤立起来原子化起来比较容易统治,一旦他们组织起来就形成一种有可能有这个反抗的力量。

Link article

余杰还认为在中国,教会没有自己的法人地位。对于中共来讲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他不做的事情他也不允许别的组织别的机构别的团体去做,他认为别人去做了以后就具有社会影响力,就会收买人心,对中共的统治地位就会产生威胁。所以对中共把基督教这个积极参与社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宗教团体视为敌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20年1月9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重判王怡牧师 中国加紧打压地下教会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