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7 2024年7月16日 星期二

澳洲校园里,“反贼维尼帝”大战“小粉红”


悉尼大学中国留学生艾伦·张在校园门口举行的和平示威接连几天被持亲北京立场的年轻人砸场。(图片来自“悉尼维尼Sydney Winnie”推特)
悉尼大学中国留学生艾伦·张在校园门口举行的和平示威接连几天被持亲北京立场的年轻人砸场。(图片来自“悉尼维尼Sydney Winnie”推特)

“我被狠狠地踹了很多脚”,“一脚踢飞了我的维尼头”,悉尼大学中国留学生,化名“悉尼维尼”的艾伦·张(Aaron Chang)告诉美国之音。

­­­2月中,悉尼大学新生入学周期间,他披挂上维尼大帝的行头,以招募“反贼”的名义举行示威。除了制作仿效北京四通桥抗议的横幅,谴责习近平是“独裁国贼”外,他还悬挂起定制的巨大二维码。三天里,共有100多人扫码加入了他的“中国革命青年”组织。

“其实澳洲本地的学生‘反贼’还是有不少人的。整个悉尼大学分分钟拉出来几百、上千个没问题,”他说。

“反贼” 是对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持异见的人对自己戏虐的称呼。与之对应的是 “小粉红”,指亲北京立场的年轻民族主义者。

艾伦·张的和平示威接连几天被“小粉红”砸场。四天里,总共来了六拨人。他们怒气冲冲地撕毁他的标语、二维码,抢走他的看板,试图夺走他的手机,用恶毒的言语辱骂他,推搡、狠狠地踢他。

艾伦·张说,虽然事先预见到可能会有人来捣乱,但事发后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我全程非常冷静,没有做任何暴力的事情,仅限于张开手臂阻止他们离开,”他从悉尼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出于安全考虑,他戴着维尼熊的头套。

每次遇袭后,他都报了警,但当地警方尚未抓捕任何嫌疑人。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第二天学校保安全程目击了事件过程,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还希望他放走那些破坏他财物的人。

上周五(2月17日),悉尼大学通过电子邮件回复美国之音的质询说,校方知晓这件事,学校的安保团队一直在为此次抗议的组织者提供支持,并表示不会容忍校园内任何形式的霸凌或骚扰。

“我们的学生来自不同的背景,我们强烈支持所有学生以安全、合法的方式表达意见和政治观点的权利,”声明写道,“虽然我们不容忍在校园内撕海报的行为,但我们也尊重学生以这种方式表达意见的权利。”

现居美国的人权活动家、人道中国组织创办人周锋锁谴责悉尼大学这封看似中立的声明。

“行使自由你不能以侵害别人为基础。他们是在破坏别人的言论自由,这当然是不可以的,”他说。“我们要求学校澄清它的立场。”

周锋锁同时表示,悉尼大学做出这样的回应也在意料之中。

“西方的学校现在都是把中国留学生当作肥肉啊,是付钱的客户,“他说。

2021年,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居澳洲自首,87%的国际学生收入来自中国留学生。面对北京与堪培拉近年来的紧张关系,加之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去年8月,悉尼大学新任校长马克·司考特(Mark Scott)说,澳州大学需要考虑中国停止输送留学生的风险。

澳大利亚人权活动人士柏乐志(Drew Pavlou)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悉尼大学、澳洲警方不能保护这位异见人士不受中国共产党支持的暴徒,那些希望用暴力,恐吓、压制澳大利亚言论自由的人骚扰,我们就不配称为一个完全的、开放的民主国家。”

2019年7月,还在昆士兰大学念书的柏乐志在校园内一场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集会上,被一名戴墨镜的华人男子抢走了手中扩音器,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柏乐志说,亲北京的学生两次暴力袭击了他。

第二天,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馆的网站上发表了时任总领事徐杰的声明,赞扬中国留学生“自发的爱国行为”。

目前尚不清楚艾伦·张连日来受到的骚扰是否是有组织的行为。出现在抗议现场的一名“小粉红”(推特账号Kirt@Jiro97422)没有回复美国之音要求采访的私信。当他过往讥讽、威胁的言论被披露在网上后,他删除了全部推文。

艾伦·张告诉美国之音,去年11月27日,他第一次走上澳洲街头参与抗议活动。

“那天我看到国内我的家乡,南京艺术学院第一个姑娘非常勇敢地举起了白纸,然后看到很多学校也跟着想要响应。我觉得他们都这么勇敢了,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能坐视不管,”他说。

他坦言,最近自己一直有些政治性抑郁,中国发生了太多不该发生的惨剧,他想做一些“对得起良心”的事。“小粉红”的接连砸场和人肉攻势让他身心疲惫,也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但他表示还会继续抗争。

“他已经做得非常了不起了,”人权活动家周锋锁说。在风起云涌的白纸运动逐渐退潮之时,他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位“孤勇者”。

星期一(2月20日),艾伦·张如期出现在示威现场,他的骚扰者也如期而至。

“明天也许我会带着我的兄弟过来找你麻烦,”一位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用中文说。“明天你如果再过来就不客气了。”

“我可以理解为威胁吗,”艾伦·张问。

“可以,”对方回答。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