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1 2024年6月15日 星期六

没有“灵丹妙药”,中国为什么还要扮演俄乌调停人的角色?


5月17日,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左中)和中国特使李辉(右中)在基辅举行会谈。
5月17日,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左中)和中国特使李辉(右中)在基辅举行会谈。

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星期五(5月19日)在波兰华沙继续他为试图斡旋结束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的外交穿梭。此前,李辉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以及其他官员的会晤并没有显示取得任何突破的迹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星期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谈到李辉与泽连斯基的会谈时强调,“化解危机没有灵丹妙药”。那么,明知没有“灵丹妙药”的中国,为什么还要扮演俄乌战争调停人的角色呢?

调停不顺,乌克兰春季反攻势在必行

李辉星期五在华沙与波兰副外长沃衣齐希·格尔维尔(Wojciech Gerwel)会晤。根据波兰外交部的声明,波兰希望北京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为。声明说,格尔维尔表示“(波兰)希望中国会谴责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并向俄国施压要求俄方重新遵守国际法原则。”有意思的是,中国外交部的通稿只字未提格尔维尔的上述要求。自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国从未谴责过俄罗斯。

过去15个月以来,华沙一直强烈地支持乌克兰恢复领土完整,包括夺回2014年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在俄乌战争期间,波兰对乌克兰的支持仅次于美国。

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Mateusz Jakub Morawiecki)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会晤后曾表示:“我认为中国不是一个好的调停人。他们过于反自由世界和亲俄罗斯。”

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在华沙会晤到访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023年4月5日)
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在华沙会晤到访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023年4月5日)

5月16日和17日,李辉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其他乌克兰官员的会晤也没有显示有任何突破性进展的迹象。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承认,“化解危机没有灵丹妙药”。

但汪文斌没有提及的是,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与乌克兰自己的立场和主张存在相当大的距离。虽然中国在自己的立场主张中表示支持“各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但是,从未提及让俄罗斯从乌克兰撤军。美国和西方担心,中国的立场和主张等同于帮助俄罗斯冻结在乌克兰的所占领土。

根据乌克兰总统府的新闻稿,乌克兰向李辉介绍了“乌克兰和平方案”,(Ukrainian Peace Formula),并相信“乌克兰的和平计划包含对这场战争带来的所有挑战的全面回答。”乌克兰去年11月提出了自己的和平方案,其中包括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和世界秩序和俄罗斯从乌克兰撤军并停止敌对行动。

让李辉的工作更加困难的是,与中国调停中东宿敌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不同,前两者希望解决冲突,而乌克兰和俄罗斯目前似乎都没有停火的意愿。

5月16日,当李辉还在乌克兰的时候,俄罗斯夜间对乌克兰首都基辅发动了一波“异常密集”的空袭。与此同时,乌克兰也在积极准备“春季反攻”,希望将俄罗斯人驱逐出乌克兰。在与李辉会晤前,泽连斯基访问了欧洲,在乌克兰准备对俄罗斯发起反攻之际争取盟国更大力度的军事支持。

乌克兰的支持者们也表示将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支持。在日本广岛举行峰会的七国集团领导人星期五发表声明,表示对乌克兰的支持“毫不动摇”。

声明说:“我们重申我们的承诺,只要乌克兰需要,无论时间多长,我们都会提供财政、人道主义、军事和外交支持。”

据最新报道,泽连斯基本人将于5月20日访问广岛,参加G7广岛峰会。

来自欧洲的压力以及中国希望修复与欧洲的关系

虽然困难重重,几近不可能完成,中国还是希望被看作是“和平使者”。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与欧洲的关系。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很多欧洲领导人一直鼓励中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部分原因是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很好,中国对俄罗斯有一定的影响力。没有其他国家,没有其他领导人可以影响莫斯科对这场战争的态度。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因素。”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5月17日在推特上贴了一篇他自己写的如何“重新校正”欧洲对中国立场的文章。博雷利在文章中说:“如果中国不推动俄罗斯从乌克兰撤军,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将无法正常发展。面对涉及独立国家领土完整和主权的冲突,所谓中立实际上等于站在侵略者一边。我们欢迎中国采取积极行动,寻求解决方案,为乌克兰的公正和平做出贡献。”

这位欧洲联盟外交政策主管5月12日曾表示,欧盟各国外交部长同意有必要“重新校正”欧洲对中国的立场,以减少依赖关系,并劝诱北京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在此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4月初在访问中国时也曾促请习近平帮助俄罗斯“恢复理性,让各方回到谈判桌前。”

根据李辉最初的访欧计划,在访问乌克兰后,他会前往波兰、法国和德国,最后去俄罗斯。不过,最新的报道说,在访问俄罗斯前,李辉决定加上布鲁塞尔一站。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葛莱仪说,中国也想借此机会修复与欧洲的关系。中国与欧洲的关系在乌克兰战争前因为人权、新疆、台湾等问题已经陷入紧张。中国与俄罗斯的“无上限”的关系以及战争中对俄罗斯的支持使得中国与欧洲国家,特别是中东欧国家关系进一步恶化,其中一些人对中国能否担任调停人也保持怀疑的立场。

4月27日,立陶宛总统吉塔纳斯·瑙塞达(Gitanas Nauseda)就表示,对中国介入调停俄乌冲突不表期待,原因是中国绕过制裁支持俄罗斯,让人难以信赖。捷克共和国总统彼得·帕维尔(Petr Pavel)5月15日在参加由非政府组织民主联盟基金会所主办的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时谈到,“从长远来看,(比俄罗斯)更危险的是中国。他此前也表示,中国从俄乌战争中受益太多,因此不能信任其作为俄乌止战谋和的调停人。”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认为,中国希望借调停俄乌战争离间美国与北约盟友的关系。乌克兰战争重振了美国与欧洲和亚太盟友的关系。

博斯科说:“我相信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促成和平协议或谈判,而是要将欧洲政府,特别是北约盟国的政府与乌克兰和美国分开。”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主任林洋(Bonny Lin)在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撰文指出,中国希望借此确保欧洲不要加入“反华集团”。中国限制对俄罗斯支持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她写道:“鉴于中国决策者对能够阻止美中关系恶化的看法越来越悲观,这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目标。这些担心促使中国试图将自己标榜为中立,并限制对俄罗斯的支持。”

不过,她说,随着战争的拖延,北京发现这种立场越来越难以维持,而且这场冲突正在削弱其最亲密的战略伙伴,同时使中国的安全环境更加复杂。

欧洲一直是中国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习近平一直以来希望能够加强与欧洲的关系。他鼓励欧洲的“战略自主”,并希望在美中竞争时在美国和欧洲之间插入楔子。

2023年5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在北京会见欧盟中最亲华的匈牙利的外长彼得·西雅尔多(Peter Szijjarto)时的一番话是对林洋分析的最好的注释。王毅对西雅尔多说:“中方支持欧洲战略自主,重拾冷战思维和制造集团对抗不利于欧洲长远发展。

吸引全球南方国家, 提供新的世界秩序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葛莱仪说,中国高调介入俄乌调停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希望被全球南方国家(the Global South)看作“可以帮助解决全球和地区问题的”日益重要的全球参与者。

她说:“我认为中国与全球南方国家的关系对北京很重要。他们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们相信,发展中国家会继续将中国视为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和潜在的全球领导者。如果他们能够为结束这场战争发挥任何建设性的作用,这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

旷日持久的战争以及战争对全球造成的负面效果让一些发展中国家,即“全球南方国家”厌倦。他们希望战争能够尽早结束,也希望中国能发挥作用。美国最近在多个场合表示对中国在乌克兰战争中的促和努力表示欢迎,甚至暗示可能与中国展开某种程度上的“平行合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仪式欢迎巴西总统卢拉访问。(2023年4月14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仪式欢迎巴西总统卢拉访问。(2023年4月14日)

巴西总统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是中国斡旋俄乌和平的支持者之一。卢拉4月在访问中国时曾盛赞中方为乌克兰战争所作的“和平努力”。他还建议,参考G20集团的模式组建一个和平20国集团,调停俄乌战争。

非洲国家也加入了调停的行列。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5月16日在开普敦宣布,一个由非洲六国元首组成的代表团将尽快前往俄罗斯和乌克兰,以协助寻找俄乌战争的解决之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一个不同于美国领导的世界新秩序,而“全球南方国家”正是习近平第三任期兜售“新秩序”的目标。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调停沙特和伊朗的纷争,还是介入俄乌冲突,都与中国想要建立以及想要其他国家相信的“新秩序”有关。

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研究员莫里兹·鲁道夫(Moritz Rudolf)告诉美国之音,与促成沙伊关系正常化一样,中国希望借斡旋俄乌战争重塑世界秩序。鲁道夫专门研究中国崛起对国际秩序的影响。

他说:“我认为这肯定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领导层一直表示,它希望发挥更具建设性的作用,尤其是在和平解决冲突领域。这是他们对过去冲突的口头禅。但现在不同的是,我们看到了中国试图成为政治斡旋力量的具体行动。”

除此之外,中国还提出了三项新倡议,阐述中国对这个“新秩序”的愿景。这三项倡议分别是全球发展倡议(Global Development Initiative)、全球安全倡议(Global Security Initiative)和全球文明倡议(Global Civilization Initiative)。

参与欧洲未来的安全架构以及乌克兰的重建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前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高级主任何瑞恩(Ryan Hass)在接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商业新闻台(CNBC)的采访时认为,中国介入调停是因为“北京希望在决定任何未来欧洲安全架构的轮廓方面有发言权,还希望被视为对乌克兰重建至关重要,并且在欧洲从冲突中全面复苏中扮演关键的角色。”他说,中国希望赢得和平,而不是谁赢得战争。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一直希望能与中国保持很好的联系。分析人士认为,他希望中国在未来乌克兰的重建中发挥作用。

不过,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的葛莱仪认为,避免俄罗斯被完全击败也应该是中国参与俄罗斯调停的因素之一。

“中国希望与双方都保持关系,但是他们一定不希望看到俄罗斯被打败,”她说。

她说解释说,俄罗斯完全失败,特别是导致普京的下台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她认为中国的调停努力不会容易。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博斯科认为,中国只有在认为俄罗斯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时,才会真正为调停努力。他说:“我相信,如果中国认为俄罗斯即将遭受严重失败,并危及普京的执政,同时,因为他们一直对俄罗斯的支持而危及中国的声誉。如果他们分析形势是这样发展,那么,我想他们会尽快促成和平,为俄罗斯尽可能多地保留乌克兰的土地。”

他还说,中国可能会让让俄罗斯的军队留在原地,俄罗斯最终获得乌克兰的部分土地,特别是克里米亚。但是,他强调说,这是乌克兰不会接受的,战争会继续。

博斯科说,中国想要实现的目标自相矛盾—一方面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同时又想让人相信他们在斡旋和平方面是中立的,同时又想与欧洲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中国)不能希望拥有蛋糕,又要吃掉它。”他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