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独派团体促蔡英文鼓励并补助台商撤出中国


独派团体台湾国办公室与其支持者2020年4月17日向总统府递交陈情书,呼吁蔡英文总统跟进日本、美国和德国,补助台商撤出中国。(美国之音黄丽玲摄)

独派团体台湾国办公室4月17日呼吁蔡英文总统,仿效日本、美国和德国的思维或实质政策,鼓励并补助台商撤出中国,以降低台湾长期对中国过高的经贸依赖度,并正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台动武以化解党内倒习压力的可能性,避免上百万名的台商成为未来两岸交恶、甚至交战时的人质。

响应“撤出中国论”的国际声浪,十多位独派支持者在总统府前以行动剧的方式高呼“美日欧撤出中国!蔡总统何时跟进?”的口号,并向总统府递交陈情书,呼吁蔡英文总统尽速推出吸引台商回流的政策、并追随欧美脚步,向中共提出武汉肺炎疫情的后续索赔,且在国际秩序重新洗牌之际,“选对边”加入欧美日等国所形成的民主同盟,以对抗极权专制的中国。

台湾国办公室主任陈峻涵特别向美国之音表明,中国一直未放弃并吞台湾的野心,若习近平借机发动军事冲突或战事,上百万名滞留中国的台商将“形同某种形式的人质”,蔡政府应记取武汉撤侨的教训,正视这场“不见炮火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尤其,近日美中两国频频在台湾海峡和南海相互武力较劲,民主同盟国围堵中共的新冷战态势已现苗头。

集体诉讼 向中共索赔

他谴责中国隐匿疫情、又疑似勾结WHO发布不实疫情误导各国、且在疫情蔓延前,还在全世界搜刮医疗物资,已然是蓄意谋杀的战争行为,针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台湾应加入其他欧美国家齐向中共索赔。

他也强调,抗疫后的习近平面对内部强大的倒习压力,不无可能靠发动对台军事冲突来化解倒习压力,因此,台湾必须提高警觉。

而值此国际新秩序重建之刻,陈峻涵更呼吁,在经济上,台湾应趁势改变产业的结构,真正朝高附加价值的产业来大力发展,尤其长期依赖中国低廉土地、劳工等成本,以赚取微利的厂商,他呼吁,政府应积极媒合土地、厂房和本地劳力或引进东南亚外劳、以创造与中国接近的经营条件,来吸引他们回流并协助其长期的转型。

继中美贸易战和新冠肺炎疫情后,外企在中国经营的关税成本和政治风险节节走升,再加上现在供应链中断,使得外企、包括上百家的德国企业、甚至部分台商都因不堪成本攀升、而开始衡量撤出中国市场的可能性。

外企疫后加速撤出中国?

日本政府带头开第一枪,4月9日除通过与疫情相关的大规模景气刺激方案,更拨款约22亿美元、以补贴的方式,来协助日本企业将相关商品的生产据点撤出中国、转移回流到日本国内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力促供应链的大幅改革。

而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近日也倡议,美国政府百分之百补助“搬家费”,以吸引想撤出中国或回流美国的美国企业。

根据前一波就已回流的台商表示,若台湾政府跟进、以更积极的举措鼓励台商分散生产基地,应该会有更多台资电子业厂商愿意回流。

不过,由于台商大多属中间加值的生产商,除了成本和风险外,还必须考虑客户、上下游产业供应链群聚等因素,因此,部分学者略显悲观,认为难度不小,即便台商有意愿回流或转移生产基地,出走中国的速度也必然是渐进、而非一蹴可几。

成立于1993年的全汉企业,是全球前十大的的电源供应器制造商,生产基地遍及中国的深圳、无锡和东莞,因应中美贸易战后关税成本之攀升,全汉规划生产基地之分散,于2019年底决定回流台湾、投资近4亿台币兴建桃园第三厂房,新增主攻车用电源供应器和除能系统等自动化产线,为台湾多创造100个就业机会。

台商分散生产基地

据全汉发言人姚文钧向美国之音表示,全汉近期业务受疫情的影响不大,相反地,因疫情期间,伺服器、终端中心甚至医疗单位、包含其所使用的呼吸器,都有较高的电力需求,反而让公司受惠于急单,而弥补了部分的订单损失,不过,虽然生产线员工已百分之百复工,但公司仍担心,因部分工人需隔离且供应链受阻、以及全球疫情未来可能引发的景气衰退,会使公司受到后续的影响。

据另一名也是前一波回流、不愿透露姓名的台商评估,随着中国劳力成本的上升,台商必然向外寻找成本较合理的生产基地,像是台湾和越南,都在考量之列,他认为,这次肺炎疫情必然会加速这些厂商的规划,“到较不紧张的地方,像是东南亚国家,重新建立生产基地,这都不难,”他说,尤其那些不靠中国内需市场、有转型升级规划、或打算投入上下游产业的公司,一旦找到替代基地,“先迁先跑,比较容易”。

他说,若政府出台政策鼓励,台资电子业可以回流的并不少,尤其是越来越朝小量组装模式发展的手机制造商。

反之,台商说,若着眼中国内需的公司就不可能另寻生产基地,而已赴中国发展的传统产业也形同中资,也不太可能回流,但有些传产,像是纺织业早已出走中国,而重工业如钢铁和炼油业基于污染成本未来也应该不会再留在中国。

虽然此次疫情的确迫使企业要重新评估中国的投资风险,不过,台湾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朱浩民分析,大多数的台商没有自有品牌,扮演的都是中间生产加值的环节角色,因此,要撤出中国,除了成本和风险的考量外,连客户、上下游产业链之供应能否配合、甚至市场的接受度,都要一并评估,所以,牵涉面较广,难度也较高,而且中国作为全世界制造工厂的角色也非一朝一夕可以被取代,因此,他说:“即便撤出,也是逐步地把风险分散而已,不可能完全撤出中国。”

朱教授说,台湾政府当然可以出台政策鼓励台商回流,但没有主导权的台商,即便有意愿,还是只能跟着全球产业链的变动来调整,无法以一己之力扭转此趋势。

与中国脱钩大工程

即便像是美企的大型跨国公司,可能短期内准备撤出中国的也属少数,在北京的美国商会主席葛国瑞(Greg Gilligan)就曾于3月底指出,美企都比较务实,也有一定的惯性,随着美中关系交恶,两大经济体脱钩的论调甚嚣尘上,但他认为,这论述略显激进,除非中国的营商成本大幅飙升,否则美企要撤出中国,目前看不到任何急迫性。

中国玻璃大厂福耀集团的董事长曹德旺4月15日在接受新京报访问时指出,短期内,各国很难建构出独立的产业链和工业体,也无法与中国脱钩,不过,他也提出警讯,疫情后,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会成为一个趋势,中国一定要警惕。

全球产业链要去中国化、甚至与中国脱钩,得先从降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做起,但据2018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对全球40个开放经济体的全球价值链参与程度的统计显示,中国的参与指数超过60%,超过美国近15%,这样的依存度,使得与中国脱钩的工程更显困难,当然,世界和中国在经济上过从甚密也是这次从中国爆发的肺炎疫情为何会这么快速肆虐全球、且造成全球医疗资源过度集中于中国生产的恶果。

因此,香港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李伟就曾敦促各国从疫情中学到教训,开始规划一个新的双轨制的生产方式以及一个新的全球化走势。

他说,各国未来应该把关键资源和商品采双轨制的生产模式,让基本产能仍布局在成本最低的地方,如中国,但要布局灵活的替代产线,以便海啸、地震、或大型传染疫情发生时的不时之需。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