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日印首脑会面加强关系或为牵制中国


日本首相官邸周四公开了安倍在印度两天来到处受欢迎的录像。(美国之音驻东京特约记者歌篮提供)

正在印度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四(9月14日)与印度总理莫迪举行了两人之间的第10次会谈。无论是印度这次隆重接待安倍,还是日印首脑会谈的内容,都再次突显日印面临中国挑战下的有增无减的蜜月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四与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举行了两人之间的第10次会谈。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强烈谴责朝鲜实施核试验等挑衅国际社会的举动,一致同意完全履行安理会制裁朝鲜的新决议,并呼吁国际社会对朝鲜实施最大的压力。

联合声明还确认了遵守国际法、维持海洋航行及其上空飞行自由,用和平手段解决主权纷争很重要的立场。

声明还包括日本为印度引进日本新干线技术等基础设施建设提供1900亿日元(约17亿美元)低息贷款和今后5年培养1000名日语教师的计划、原则上开放两国航空公司路线和航班自由等援助和经济合作,并明文记载日印基于核能协定,开设两国官民协商日本对印度出口核能技术的谈判桌,以及继续讨论印度引进日本制造的海上救援艇“US-2”的内容等。

欢迎盛况

2000年起日印同意构筑“环球伙伴关系”后,2005年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政权下,日本与印度达成了首脑每年互访的协议。2006年安倍首次执政期把日印关系提升到“战略性环球伙伴关系”,日印加强政治与军事关系的潮流中,2007年安倍第一次访问印度,第二次执政后,安倍2014年、2015年再访印度,这次是第四次。

印度是迄今为止日本首个约定了每年首脑互访的国家,日印因为同属民主国家,而且不存在历史问题等政治纠纷,两国关系一向安定、稳健,虽然日本国民对印度可能逊于印度国民对日本的亲近感,但日本传媒、舆论都早已熟悉近年日印正加强包括政治和军事在内的战略伙伴关系,对安倍这次再访印度习以为常。安倍出发当天,只有少数主流传媒注目安倍此行。

安倍伉俪抵达印度后换上印度服装,与莫迪一起接受绵延约8公里的舞蹈队伍与民众欢迎。沿途大幅的安倍肖像和日语“欢迎”标语等迎接盛况传到日本,引发日本主流传媒报道和评论。富士电视台说,甚至安倍昭惠也感意外,“不假思索地拿出手机拍摄欢迎队伍”。

雪辱中国

2014年上任的莫迪不仅两次访问日本,而且还与安倍在国际会议期间有过会谈,周四是两首脑第10次会谈。安倍这次访印选择艾哈迈达巴德,不仅是为了出席日本新干线建设的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的动工仪式和突出日本铃木(Suzuki)汽车在印度的工场扩大到了古吉拉特邦所象征的日印经济合作舞台,而且要在艾哈迈达巴德这个莫迪的故乡确认和推进日印“特别战略环球伙伴关系”。这个战略合作被广泛视为意在牵制中国。日本《朝日新闻》周四报道安倍访印的大字标题是“日印穿梭谋求牵制中国”。

《朝日新闻》指出:“日印两国针对中国的意识是包括经济杠杆和安全保障方面加强联结,中国不仅在加强海上重要通道的印度洋,而且还在加强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海洋活动。日本与美国、印度每年实施三国海上军演,首相官邸内的官员是以‘对手的对手是强有力的朋友’来谋求扩大日印防卫合作。”

《日本经济新闻》旗下的“日经商务在线”也指出,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新干线是印度第一条新干线,如果顺利展开,今后印度其它线路采用日本新干线的可能性很大,“中国虽然也在谋取印度高铁项目,但印度深知中国自称的国产技术、系统等其实是复制外国的产物。被中国夺取了印尼雅加达至万隆之间高铁项目的日本,在印度雪辱了中国。”

安倍周四与莫迪会谈前,在出席新干线动工仪式上强调日本争取建设印度6条新干线计划的愿望。

印度崛起

研究印度问题和日印关系的日本放松大学客席教授堀本武功指出,印度不仅是可能继中国之后另一个改变世界的大国,而且印度持有可能比中国更优越的潜在崛起条件:“首先是民主制度令国家政治安定;第二印度经济成长近年保持在约7%,增速超过中国;第三印度人的英语能力强,便于融入国际社会;第四印度虽然与中国一样是十三亿人口的国家,但印中最关键不同,年龄中间值25岁,中国是35岁、而日本已到45岁;第五是印度突出于印度洋的地理位置比中国更具军事优越性。”

从地理上牵制中国的海洋行动,从政治、经济、外交上牵制中国一带一路、牵制中国对东亚、南亚、东南亚的影响力,是日印两国近年日益迫切的共同愿望。日本是印度继俄罗斯之后第二个约定每年首脑互访的国家。印俄也有战略伙伴关系,军事关系密切,俄罗斯长期提供印度军备,从日本的角度来看,印度还有间接牵制中俄接近的潜力。

堀本认为,中国2030年以后的经济状况不可能和现在一样,因为会和日本一样,背上高龄社会的包袱。日本现在每年的社会福利费是防卫费的20倍,中国社会福利尽管不如日本,但人口庞大,社会福利费至少也需要日本的一半,今后社会福利费需求会不断加大。而印度虽然现在比中国落后,但具备了本世纪后可追上中国的潜力。

利益婚姻

日印关系在二十一世纪后,基于安倍第一次政权时期提出“构筑亚太自由之弧”的外交设想起,印度进入了日本外交战略的视野。安倍第二次执政期提出构筑包围中国的“亚洲安全钻石网”,把日本与澳大利亚、印度、美国夏威夷连成一个包围中国的钻石形海上安全网。但印度尽管与美、日加强政治与军事关系,初期也没显示疏远中国的意图,只是近年中国与印度死敌-巴基斯坦结盟、构筑中巴经济走廊,还瞄准印度与斯里兰卡、不丹等周边国家关系的缝隙扩大对印度周边国的影响力,才开始令印度十分不满,明显靠近美日。最近中印在不丹的领土纠纷似乎更刺激了中印不和。

但堀本对日印关系前景并不乐观,他以“利益婚姻”来形容目前的日印彼此需要对方来牵制中国的关系。他认为印度外交基本是谋求渔翁得利,对国际事务也没固定观念和规则,当印度比中国强大时,日印关系就可能改变。

对安倍政权来说,现在与印度加强战略伙伴关系,既容易出成果也符合国家利益。包括《朝日新闻》等并非支持安倍政权的传媒的日本舆论对目前的日印关系走势没有发出不同声音。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