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3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亚洲国家担心在争议海域问题上被迫选边站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同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2019年5月31日在新加坡的一个亚洲安全峰会上举行会谈。

一些为自己的外交政策中立而感到骄傲的亚洲国家在有争议的海洋权问题上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么支持中国,要么支持美国。但预计这些国家会两边都讨好,以保持继续获得援助。

在过去这个周末在新加坡举行的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防务论坛上,对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的东南亚国家在选边站的问题上左右为难。这个问题显得如此明显,以至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出警告说,不要逼迫小国选边站。

菲律宾大学国际海事问题教授杰·巴通克巴卡尔说,“这跟问题可能会导致新加坡总理所说的被迫选边站问题。因此,假如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就真的会成为问题。”

美国和中国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南中国海控制权的问题上意见相左,双方都在寻求支持。因此,亚洲国家可能发现越来越难以与两方同时保持友好关系。站在美国一边便有可能受到中国的经济惩罚,而公开支持中国则会丧失美国的军事援助。

中国的号召力

中国希望其他国家接受经济援助和双边谈判来解决海洋权纠纷。北京已经跟越南和菲律宾推进联合海底油气勘探。越南和菲律宾是南中国海的两个前线国家。北京也给另一个南中国海问题前线国家马来西亚提供基础设施建设资金。

在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600多名代表参加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中国国防部行魏凤和呼吁“相互合作”,表示希望没有人“低估地区国家恰当地处理纠纷维持和平的智慧和能力。”

魏凤和没有点美国的名字,但他敦促其他国家不理会跟这些目标背道而驰的国家。美国对南中国海没有主权声索,但美国海军自2017年以来11次穿越这一海域,美国B-52轰炸机也飞跃这一海域,以抗衡中国。

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用于军事目的,这一举措令亚洲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感到惊恐。

台北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国政治与军事问题助理研究员黄宗鼎说,“就大的架构来说,魏凤和在去年初已经代习近平做了一个很明确的宣示说,要修好跟周边的关系。他不希望有任何太过冲突的问题。”

黄宗鼎说,那些在海洋问题上令中国恼怒的国家有可能被中国的海警船驱赶,或在每年中间的禁渔期被中国特殊对待,而且中国先前也有针对反对其观点的国家实行经济抵制或撤销经济援助的记录。

美国欲加强“网络”

尽管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增加,美国在东南亚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并不时向那一地区的国家出售军备,协助维持南中国海开放。中国对南中国海百分之九十的水域提出主权声索。东南亚国家在军事上都比中国弱小。

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表示,美国正在“加强前所未有的同盟和伙伴网络”,其中包括联合海军演习。他敦促“了结”中国的“行为”。

在今年5月,美国跟法国一艘航空母舰和一艘日本直升机母舰、两艘澳大利亚军舰在印度洋进行了联合演习。这些国家先前都派遣军舰到南中国海巡航。

沙纳汉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在跨距离、文化、语言和时间与其他国家合作的能力上跟美国比肩,而美国也正在增加这方面的能力。”

复杂的外交政策问题

文莱、马来西亚、台湾、越南、菲律宾都对350万平方公里的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珍视那里的渔业和油气资源。

印度尼西亚偶尔也在南中国海南端跟中国有争议。但这些国家通常都追求一种外交政策可以保持如开发贷款之类的中国经济援助, 同时维持跟华盛顿的军事关系。那些对南中国海没有主权声索的国家如印度和日本则在地缘政治学上跟美国关系更亲近,同时在经济上又不关闭对中国的大门。

例如,菲律宾一方面在今年4月让自己的海军跟美军一同训练,同时又接受中国上百亿美元的经济开发援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