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3 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澳洲议员警告中国对澳大利亚大学的影响力


澳大利亚国旗在北京人大会堂前飘扬以欢迎澳大利亚领导人到访。(2016年4月14日)

澳大利亚一些联邦议员警告说,澳大利亚大学在应对中共对澳大利亚大学影响力方面做得不够。澳大利亚教育部长说,联邦政府“极其严肃对待”外国干涉。

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委员会议员威尔逊说,极有可能外国对澳大利亚校园的干涉会关闭各种 意见的表达。

上星期五,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数百名声援香港民主运动的人士举行集会,支持过去10多个星期的香港抗议活动,但他们的集会遭到亲北京人士的骚扰,双方发生一些肢体冲突。

在悉尼马丁广场上举行的声援香港抗议者的和平抗议活动,被数十名亲中国人士打断。在墨尔本,1000多名声援香港抗议者的人士聚集在州立图书馆外的一个街道上,他们的和平集会也遭到亲中人士的骚扰。双方发生相互推搡的肢体冲突。澳大利亚警方将两派对立人士隔开,防止发生暴力冲突。

澳大利亚联邦议员威尔逊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很多议员对澳大利亚大学校园表示担忧,对大学校园是否仍然是言论自由的堡垒表示担忧,但更关键的是,对像孔子学院这样的外国影响力的作用表示担忧,对课程的影响力,以及外国政府对抗议的影响力表示担忧。他说:“我们所知道的是,在世界各地,外国政府的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影响力有时会对国内的抗议产生影响,我们必须要确保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昆士兰州国会参议员斯托克说,她相信澳大利亚的大学在应对外国影响力方面正在经历一场“领导危机”。她说,他们在行政管理中不愿意捍卫那些敢于公开反对北京的非中共结盟学生的权利。因此她认为,有正当理由要质问,中国怎么会对这些大学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不过,澳大利亚联邦教育部长特汉则淡化澳大利亚大学正在经历一场领导危机的指称,坚称政府“极为严肃对待”外国干涉。

香港两个多月的抗议,以及警民暴力冲突等事件的影响力也蔓延到澳大利亚大学校园,揭示了当地华人深层次的意见分歧。

特汉说,有些问题是最近几年出现的,有些问题需要仔细考虑。但是他表示,从他对教育部门的接触来看,他们明白,我们做出正确的处理,是多么重要。

澳大利亚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说,“我们在澳大利亚当然支持言论自由,我们也支持和平抗议的权利”。她说,“我们期望,如果不受恫吓、和平地进行抗议,澳大利亚人民有权实行这些权利。”

她说,“我认为,我们处在一个(澳中)关系更复杂,也更重要的节点上。”她说,这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应该对如何对我们更有利的问题开展一场更理性和成熟的讨论。

另一方面,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也对澳大利亚大学校园发生的亲北京、反香港抗议活动发表推文。吴钊燮在8月18日的推文中说,“在澳洲,有些人看起来还是积习难改。自由与民主应该受到全球的珍视和共享,不该被粗暴地用来当成对付合法及和平异议者的借口。”

评论 (5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