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1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难民危机背后的政治博弈


在白俄罗斯和波兰边界一个营地里的一名难民在睡觉。(2021年11月18日)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难民危机出现一些新动向。欧盟成员在如何解决这场危机问题上开始出现分歧。制造这场难民危机除了能让欧盟分裂外,有分析认为,普京也有自己的政治目的。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难民危机背后的政治博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7 0:00

伊拉克11月 18日开始组织从白俄罗斯撤走自己的难民。伊拉克驻俄罗斯公使阿里-吉拉尼对官媒俄新社表示,有400多人已报名回家。伊拉克政府包机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当天首先降落伊拉克库尔德地区首府埃尔比勒,然后抵达首都巴格达。目前聚集在白俄罗斯和波兰以及立陶宛边境的许多难民中,很多人都是伊拉克库尔德人。

默克尔打电话后 形势开始变化

在白俄罗斯和波兰边境上最大的难民集中地点,现已关闭的两国边境通关口岸布鲁兹吉-库兹尼察口岸附近,聚集在那里的难民人数正在减少。白俄罗斯当局开始允许一些难民前往附近一公里外的一家仓库改成的难民收容中心,他们在那里可以获得食品和药品,同时能够过夜。

但仍有一些难民继续聚集在布鲁兹吉-库兹尼察口岸。几天前,大批难民想在这里突破波兰边防人员的防线,遭到波兰军警人员以垂泪瓦斯和水炮回击,他们的多次尝试以失败结束。同时仍有一些人继续留在附近边界白俄罗斯一侧森林中的营地里过夜。当地因为有很多湖泊沼泽,夜里的湿气更能让人们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波兰警方说,虽然这处边境口岸的局势暂时趋于平静,但不少难民仍然尝试从边界的其他地点进入波兰。

欧盟11月17日决定拨款70万欧元援助白俄罗斯境内的难民。这笔人道援助经费中的20万拨给白俄罗斯红十字会,用来采购药品、衣物和食物等等。其他经费划拨给一些人道援助组织。

围绕难民危机的这些最新变化发生在德国与白俄罗斯领导人的电话交谈之后。默克尔11月17日再次打电话给卢卡申科。这是星期一以来两人第二次通话,主要讨论了对难民提供人道援助和组织难民回家。

与独裁者谈判招致批评

这也是欧盟国家领导人一年多来第一次与卢卡申科互动。白俄罗斯去年总统大选因为舞弊导致民众大规模上街抗议,欧盟和其他西方国家都不承认那次大选结果,因此让卢卡申科作为白俄罗斯总统的合法性备受质疑。即将退休的默克尔此时联系卢卡申科因此招致欧盟,尤其是以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为首的一些东欧国家的批评。

来自绿党的德国议会议员努里波尔指责默克尔的举动等于承认了卢卡申科是合法总统,发出了非常可怕的信号。绿党正参与组建德国新内阁,很可能在下个月诞生的新内阁中获得外长职位。

波兰总统杜达说,波兰不承认越过华沙与卢卡申科政权所达成的任何交易。爱沙尼亚外长利梅茨说,卢卡申科所提出的结束难民危机的交换条件是,承认他是白俄罗斯合法总统,同时取消制裁。

欧盟很快将推出对白俄罗斯当局的新一轮制裁措施。但这些措施仅限于制裁一些官员而流于形式,或是制裁行动将扩展到卢卡申科的真正后台,被认为在幕后导演这场难民危机的普京当局,这些正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媒体报道,制裁对象可能包括从中东运送大批难民到明斯克的白俄罗斯民航当局,以及明斯克国际机场。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批评说,默克尔打电话是欧盟对卢卡申科政权让步。他表示,作为最关键制裁对象的白俄罗斯民航甚至很有可能从制裁名单中被移除。他说,卢卡申科将尽一切可能削弱欧盟立场,让欧盟成员彼此怀疑。兰茨贝尔吉斯还警告如果卢卡申科阻挠伊拉克政府的撤退行动,欧盟应该再加码制裁。

普京-卢卡申科想逼欧盟让步

俄罗斯大报《独立报》说,当欧盟内部讨论应对措施时,白俄罗斯当局稍微减缓了在难民危机上对欧盟的压力。卢卡申科撤走难民的交换条件是让布鲁塞尔投降。

普京和卢卡申科政权制造这次难民危机被认为想达到很多战略目的,包括借此施压欧盟,让绕开乌克兰的俄罗斯“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能够得到批准尽快运营,同时制造欧盟分裂,引发波兰内部政局混乱和动荡等等。

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围绕这场难民危机目前所讨论的焦点是,这不是一场难民危机,而是实实在在的地缘政治博弈。许多观点认为,不应与卢卡申科互动,应与躲在幕后的真正导演普京谈判。更让许多东欧国家担心的是,如果欧盟对卢卡申科政权让步,甚至想以破财消灾的方式解决危机,那样不但会让欧盟丧失尊严,更等于奖励普京和卢卡申科政权,未来类似的危机可能继续发生。

普京想获红利

许多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卢卡申科如果能成功利用这场危机要挟欧盟摆脱自己的孤立处境,这也能为普京带来很大的政治红利。因为卢卡申科执政的合法性得到提升,这可帮助普京推动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合并计划,让普京在未来顺利成为俄罗斯-白俄罗斯联盟国家的元首。

普京的总统任期到2024年结束。克里姆林宫目前有许多方式可让普京在任期结束后继续执政。但这会让普京被贴上长期掌权的独裁者的标签。如果能成为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联盟国家的领袖,一方面能让普京永远执政在外表上看来更加体面。另一方面也能拉升目前下滑的普京的民意支持率。

但卢卡申科多年来一直在避免白俄罗斯被俄罗斯吞并,尽管有报道说,卢卡申科有可能担任俄罗斯-白俄罗斯联盟国家议会议长的职位。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在前苏联地区,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在文化和历史上的联系最为密切。但乌克兰已投入西方怀抱,普京不会轻易放过白俄罗斯。他说,有关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合并议题已经讨论多年。

尼科里斯基:“我们现在观察白俄罗斯所发生的事情,白俄罗斯作为俄罗斯的邻国,形式上两国已是联盟国家,在莫斯科甚至有一些专门设立的联盟国家的官僚机构在工作。”

如何与卢卡申科这样的政权打交道,欧盟过去就存在分歧。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传统上一直主张对白俄罗斯当局采取更强硬立场,并大力支持和收留了大批流亡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这也成为卢卡申科当局制造难民危机报复这些国家的另一个原因。但以德法为首的其他一些欧盟成员担心,如果对卢卡申科政权过多施压,会把卢卡申科推到普京的怀抱,白俄罗斯的独立可能真的会受到威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