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1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美国呼吁在自由与暴政之间做选择 欧盟会对中国硬起来吗?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右)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了视频峰会后在布鲁塞尔举行记者会。(2020年6月22日)

欧盟领导人星期一(6月22日)在与中国领导人举行的视频峰会上强有力地表达了欧盟在人权和虚假信息宣传等问题上的立场以及对北京计划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反对,并敦促中国履行开放其经济的承诺,为完成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做出更多的努力。分析人士认为,在华盛顿公开呼吁欧洲在“自由与暴政之间”做出选择之际,欧盟需要重新思考它与中国的经济接触政策,更加现实和全面的看待中国对欧洲构成的挑战。

欧洲分析人士:中欧峰会“不那么成功”

“看起来,这次峰会不那么成功,”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问题高级分析师艾丽斯·艾克曼(Alice Ekman)星期二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分部(Carnegie Europe)主办的一个视频研讨会上对中欧领导人峰会做出了这样的评估。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布鲁塞尔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欧领导人峰会上以视频方式对话。(2020年6月22日)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布鲁塞尔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欧领导人峰会上以视频方式对话。(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在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视频会议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在人权、贸易分歧、网络袭击以及中国对香港的高压做法都表达了比以往更为强硬的立场,但是欧盟没有从中方那里获得任何书面或口头保证。事实上,双方在峰会后没有发表联合声明,甚至都没有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

“欧盟和中国的关系是我们所拥有的既最具战略重要性又最具挑战性的关系之一,”冯德莱恩在没有中方官员参加的记者会上说。

欧盟在人权问题上表达了比以往更为强有力的立场

在对中国领导人提出双方合作的领域之前,她一一谈到中国没有履行承诺的领域,包括市场准入、双边投资协定、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以及减排目标等,更不要说双方在港版国安法、新疆和西藏问题、有关新冠病毒的虚假信息宣传问题上存在的不可协调的分歧。她还指责中国对欧洲国家的电脑系统和医院网络发起袭击,说这种行为是不可容忍的。她还向中方提出了驻在香港的欧洲公司受到北京的政治压力,并提出了正在中国接受审判的两位加拿大公民的案例。

“我从来没有看到欧盟方面在人权问题上发表如此强有力的声明,包括在香港问题上,” 欧盟安全研究所的艾克曼说。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中欧视频峰会后在布鲁塞尔举行记者会。(2020年6月19日)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中欧视频峰会后在布鲁塞尔举行记者会。(2020年6月19日)

冯德莱恩在记者会上说,她与米歇尔在与中国领导人的对话中非常明确的表示,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不仅违反了基本法,也违背了中国的国际承诺,可能会严重损害“一国两制”和香港的高度自治,并警告说,北京坚持这样做将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后果”。不过,他们并没有提到欧盟可能会采取什么具体的反制行动,而且欧盟各成员国在是否实施制裁或采取其他可能威慑北京的惩罚性措施的问题上没有任何一致的看法。

欧盟希望在经贸问题上取得进展

尽管欧盟领导人提出了香港和人权等双方存在严重分歧的问题,但是这次对话的一个重点是双方之间的经贸关系。欧洲领导人希望这次会议能够推动双边的经贸关系实现公平对等,并为着手解决一些棘手的政治议题打下一些基础。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欧盟又把中国视为经济竞争者。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会后的记者会上提到了双方在经贸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中欧领导人视频峰会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2020年6月22日)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中欧领导人视频峰会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2020年6月22日)

他说:“需要在许多领域取得进展,以重新平衡这种关系,而且我们明确表示,我们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他提到的一系列有待解决的具体问题包括市场准入、补贴、监管方面的问题、政府采购、强迫性的技术转让以及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等。

冯德莱恩在记者会上说,欧盟仍然希望在今年年底完成投资协定的谈判,但这个目标能否实现仍然是个问号。

她说:“我们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仍然不平衡。我们急迫的需要落实这些承诺。为了完成投资协定的谈判,中国方面也需要有更大的雄心。”

欧盟对华战略变得更加现实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欧洲人日益意识到中国在经贸以及基于规则的多边秩序上对欧洲构成的系统性的挑战,他们正在从以往对中国怀有的天真转向更加现实。

“我认为,过去的那种政策上一直是把经贸问题视为重点,试图在这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在其它问题上也许有点放手,让别人去做决定,在更有争议的问题上谨小慎微。我认为,昨天的峰会证实,这种策略可能终结了,”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项目主任布拉特伯格(Erik Brattberg)在星期二的研讨会上说。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项目主任布拉特伯格(照片来自卡内基网站)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项目主任布拉特伯格(照片来自卡内基网站)

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原定在德国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峰会,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等原因,这次峰会已经被取消。

“我的印象是,在设计和塑造一个现实且着眼于效率的中国战略方面,欧洲确实处于一个过渡时期,” 欧盟安全研究所的艾克曼说。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布拉特伯格认为,在中欧关系不可能像原来希望的那样向前发展的时候,欧盟需要改变现有的对华战略。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它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欧洲是否需要重新考虑这种试图在经贸问题上与北京进行接触而让其他国家决定其他问题的做法。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战略。我确实认为,欧洲有必要对中国进行更系统地思考,以更全面的方式应对中国。”

蓬佩奥敦促欧洲摘去金色眼罩在自由与暴政之间做抉择

对于正在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的美国来说,它的欧洲盟友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必须摘去经济关系上的金色眼罩,看到中国挑战并不仅仅出现在门口,它出现在每一个首都,出现在每一个区,每一个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19日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上对欧洲盟国发出了这个呼吁。

他通过视频讲话说:“我知道在欧洲有人害怕美国想要你们在我们与中国之间做出选择。可情况根本不是这样。是中国共产党在强迫做出选择。这不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选择。这是自由与暴政之间的选择。”

欧盟外交主管提出“辛纳屈主义”

欧盟负责外交政策的最高官员博雷利(Josep Borrell)承认,在美中之间日益加深的相互敌对成为全球政治主轴的背景下,欧洲在两者之间选边站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在6月19日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说,“大西洋两岸的关系对我们欧洲来说仍然至关重要,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构成了这种关系的基石。但它也面临着压力和紧张。特朗普政府采取了我们并不总是同意的单边决定。”

在他看来,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美中关系都将走上一条全球竞争的道路,这种对抗将构成未来的世界秩序。他认为,这就是欧盟必须为自己定位的背景。

他说,“我们要从战略上坚持和捍卫自己的利益和价值观。我们必须以欧盟想要和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外界的期望或压力作为指引。”

博雷利的这个说法被普遍认为,欧洲已经决定在中美对峙中不站在任何一方。

他此前也表示过,欧盟应该避免被美中任何一方当作被利用的工具。

他给欧洲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走自己的路,即有人所形容的“辛纳屈主义”。

已故歌手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是美国20世纪最受欢迎和最有影响的音乐艺术家之一。《我的路》(My Way)是他唱红世界的一首歌曲。

博雷利说:“跟随弗兰克•辛纳屈,我们欧洲人不得不走‘我的路’。这包括保持多边体系作为合作空间,即使更大的国家越来越把它当作战场。”

欧盟不会向美国那样对中国采取对立态度

分析人士说,这种"辛纳屈主义"意味着欧洲正寻求确立自己的对华政策,不太可能效仿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对立做法。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事务教授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欧盟目前对中国的种种反对只是口头批评而已,并没有拿出实际的行动。他举了香港的例子。

同时也是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的布兰兹说:“(美国)推动香港问题,但结果是,欧盟基本上拒绝实施有意义的制裁。欧洲基本上只是表达了担忧,但没有采取任何具体行动。因此,中国可能会认为,尽管可能会有外交批评,而且美国可能会施加某些惩罚,但总体上的损害是可以承受的。”

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问题高级分析师艾克曼(照片来自欧盟ISS网站)
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问题高级分析师艾克曼(照片来自欧盟ISS网站)

欧盟安全研究所的高级分析师艾克曼认为,尽管欧盟与美国对中国有着同样的看法,但欧美在贸易上存在的分歧以及特朗普总统在一些问题上的单方面做法使得欧美协调对华战略变得困难。

她说:“在很多方面,(双方对中国)做出的分析是共同的,但处理的方式到目前为止是不一样的。要想对待方式趋同,这需要华盛顿的某个人不要像目前这样瞧不起欧盟的决策者,需要一个开始与欧盟协调贸易等问题的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上的讲话中提到,欧盟官员也开始重视中国挑战。他承认各国意见还不一致,但是他说,民主国家之间有辩论是好事,美国与欧盟将继续就中国问题展开对话。

蓬佩奥强调美国与欧洲民主国家有着共同的价值观。他说:“我不相信有一个独特的‘欧式’或‘美式’方法来面对这一选择。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用这些替代选项来首鼠两端而不必抛弃我们的本质。依赖威权主义者的民主配不上民主之名。”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