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7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中国谴责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称维吾尔人学员已全部结业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2019年12月9日)

中国新疆政府星期一(12月9日)称,被关押在引起争议的新疆培训营的学员已经结业,新学员将“来去自由”。中国还抨击海外夸大对被关押人数的估计。 一位旅居美国的维吾尔人组织领袖对美国之音说,他没有成功联系上被送入训练营的家人。

路透社说,在联合国和一些人权组织披露,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大约100至200万人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后,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提出尖锐批评。

不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2月9日的记者会上说,境外一些媒体称新疆培训中心学员“有上百万甚至两百万”,“纯属捏造、毫无根据”。

雪克来提说:“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中国新疆依法开展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的有益探索。”

他说,目前参加“三学一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的学员已经全部结业,未来将本着“尊重意愿、自由选择、分类培训、来去自由的原则”,对有意愿、有需求的人们进行“日常化、常态化、开放式的教育培训。”

雪克来提说,美国众议院日前通过谴责中国对待维吾尔人少数民族政策的有关议案,是“严重违反国际法和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最近几个星期,中国和美国在北京对待少数民族新疆维吾尔人穆斯林和香港抗议者上的紧张关系加剧,这使得两国结束长达17个月贸易战的近期协议的前景充满变数。

今年7月,新疆一位官员说,大多数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人员已经“返回社会”。

路透社说,中国政府的宣称很难核实,因为中国只允许定期地,有组织地参访再教育营,而且营地的运作没有任何透明性。

路透社报道,人权组织和曾经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人说,营地的条件很差,被关押人员受到心理和身体上的虐待。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政府发表上述这番言论之后,他就尝试和自己“失联”的亲人联系,但仍然联系不上。

他说:“今天早晨,包括我还有其他人,我们立即给家里打电话,打不通,没有人能够接电话。那我们的亲人在哪?我的母亲在哪儿,我的三个妹妹在哪儿?雪克来提·扎克尔说的结业了那些人里面包括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我的舅舅,我的叔叔,包括他们吗?还有成千上万的,在海外的这些,在寻找父亲,在寻找母亲,寻找儿子,寻找女儿,或者寻找丈夫,寻找妻子的这些维吾尔人的这些亲人在哪儿?他们毕业了以后被雪克来提或中共送了什么地方去了?最好他们能够给一个具体的答案。 ”

伊利夏提接着说:“我们如果稍微回顾一下,今年的3月份,就是这个同一个扎克尔,当时他就说,他们学生已经开始毕业了,这不是集中营,这是职业培训,但我们一直没有见到任何人放出来。我只听到的是,在押中死亡,继续的失踪,继续被抓捕,这就是现实。雪克来提·扎克尔在撒谎,中国政府在撒谎,但是这回这个撒谎,特别的拙劣,可以说是他们仓促地就编了个故事,但是这个故事编的特别拙劣。”

总部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美国之音说,任何辩解都掩盖不了中国政府非人道对待的事实。

他说:“中国的辩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职业介绍所(培训中心)本身就是政治洗脑,迫害中心,而进去的人都是中国政府采取各种措施强制关押进去的。在里面接受的非人道折磨。中国建立这个再教育集中营,目的就是迫使人们放弃他们的本民族身份,文化认同,放弃自己的信仰,所以所谓的职业学校就是对外欺骗的政治谎言。”

美国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12月3日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谴责中共当局对穆斯林的虐待,并且呼吁中国关闭新疆再教育营。法案还呼吁特朗普总统首次对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进行制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