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2 2020年2月20日 星期四

谁能挺过疫情,中国小企业的生存之道


武汉工人在街道上喷洒消毒药水以抗击新冠疫情。(2020年2月10日)

余果在苏州管理着一家设备制造厂。年前他去了上海朋友家,2月9号返回苏州为工厂复工做准备。可是他没想到,他进了公寓,居然出不来了。余果因为从外地返回,即便他去的上海不在当地发布的所谓“疫区”之列,但社区还是把他关在屋里强制隔离,并在门上贴了封条。

这座有着人间天堂美誉的城市,和其他许多中国城市一样,正在竭力将可能带来疫病的外地人堵在城外。农历新年前夕还热热闹闹的中国城市,踏进庚子年,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是突然蒸发掉了。但是城市安静的外表下,藏着的是对疫病的恐惧,是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病例激增。各地为了控制疫情,都在竭力将外来人口堵在门外,其中不乏过度和极端的手段。

封闭式的管制利于市民宅在家中,减少了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但是,过度的管控措施也可能加深了市民的恐惧感,他们或许因此愿意在家中多宅些日子。但是空荡荡的大街和紧闭的店门对于那些靠人流生存的小微业主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各地因疫情大多将复工日向后推延,或者说已经没有什么复工日,因为复工需要得到许可,而许可不是先到先得,而是有个顺序。

余果说:“他这个复工是有一个顺序的,一个是关系到民生的;然后,一个是国有规模大的。这都在前面。然后是上市公司;然后就是用本地员工多的。他是这样的一个复工条件。那么,如果是中小企业,然后外地人占了很大一个比重的话,这个复工难度就很大了。”

余果管的这家设备制造商在苏州大约有近140名员工,算是中型企业。公司员工本地人不占多数,所以按照他说的那个复工顺序,恐怕得往后排了。而就算很快获准复工,员工到时候能不能到位,令公司复工前景蒙在了雨里雾里。

当每个城市都在对外来车辆驶入进行严格限制,城内社区景象出招将返回的外地租户拒之门外,这些城市在遏制疫情的时候,可能也在把自己拉进另一个泥淖。

苏州是江苏经济重镇,也是新的全国一线城市,外来人口也比较多。这座城市在官方规定的复工日前,又陷入了新的焦虑。

“我们躲过了初一,躲过了十五,继续宅在家中,等待春暖花开。”—— 自媒体大风号

这是当地自传媒大风号上的一段自我揶揄。而接下来揭示的焦躁不安,却是不断蔓延的真实情绪。

“不上班,不能养活自己;去上班,不能保护自己。可谓人生两难。” —— 自媒体大风号

大风号说,2月10日是苏州官方规定的复工时间拐点,但实际上还有大批人员因为涉及重点地区、停运买不到票、租户小区物业限制等原因未能返苏,且返苏人员从外地回来也还需要先隔离1-2周才能上班。

而就在复工高峰期到来时,苏州疫情防控全面升级,企业复工需备案、员工要健康申报;所有小区封闭式管理、返程租客严把关、交通管控升级。苏州还规定重灾区(湖北全省)和途径重灾区的省市,包括浙江、河南、安徽和江西等省的九个城市人员暂时不能进入苏州。

余果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社区强制隔离在家的。

“我现在也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我是9号回到苏州的。我到了苏州就被强制隔离了。我被隔离,而且特别夸张。我一个非疫区的人,我门上贴个封条,跟我说撕封条就是违法。那我说你贴封条是违法,你知道吗?“

他对社区提出抗议,说那样做是限制了其公民自由。社区则说,那你要么就不入住。

他说:“那你怎么办?你抗议的话,他说那你就不要入住。不入住的话就不能开返苏的健康证明。你要健康证明就是隔离14天后给你开。你要隔离的条件就是给你家贴封条。”

余果拨打市长热线投诉,热线那端回应说那些都不是市里统一安排的,所以要跟社区 协商。他说,社区要自保,就层层加码,简直是太夸张了。

对余果这样的外来人员,他们居住和工作的城市社区表现出的刻薄令人寒心。大风号转发的一个截屏图上,某小区物业在群里发讯告诉业主们,要他们通知租户没回来的就不要回来了。“为了大家的健康着想本小区不接受外地租户返区。”

他对社区践踏了他的尊严和权利感到愤怒,同时也担心企业能不能安度这场艰难时期。

虽然没有复工,但是余果要求外地员工都回到苏州来,因为他们还面临一个隔离的问题。根据目前的规定,他公司多数雇员家在外地,就算明天回来,公司运转也得等到14天隔离期满之后了。余果说,眼下的境况尚可持续一两个月,再久就无法支撑了。

“我们这几天肯定是要发工资呀。但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会像我们这样对待(员工)。有些已经在强制让员工写辞职报告,或者写假条了。”

当然许多比他惨的已经倒了,尤其是那些严重依赖现金流的小企业,那些处于底层的小微商家。

疫情后,诸如此类的吐槽和境遇在社媒上有很多。一些业主借此次疫情危机把多年的苦水一并倒出来。

“我为国言吴海”自称是“做KTV的没有文化的土鳖小老板”,他说或许自己理解不对,不懂高深理论,“我就懂没钱就发不了工资员工就会失业,员工都失业国家经济就完了,经济完了老百姓就没法过幸福生活,就没法完成中国梦了,所以这次国家决定帮助解决就业人数最多的中小微企业。”

他说,现在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实际上是个信心问题,只要疫情能解决,时间可以修复一切信心问题。所以,他说:“政府不用操心市场信心问题,你们的工作是争取帮我们活到那一天。”

吴海算了个简单的账,拿账上存款除去每个月他的KTV经营成本,结果显示他的生意在不营业没收入的情况下,存活时间也就两个月多一点,也就是说4月份就会死掉。而他在营业加上筹建的100家店已经算是全国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如果破产,失业的不只是公司总部和直营店200多号人的问题,实际失业人数会有1500人左右,总的投资损失约4亿元;更麻烦的是,其加盟商大多是做酒店加盟的,而酒店这次受得损失已经很大了,KTV破产也会连累酒店破产。

对于中小微企业而言,要活到市场恢复那一天,无非是开源节流,解决现金流问题。各地在疫情压力下已经强制关停了KTV、影院、酒店和健身房等人员密集商业。这些商业的现金流如果跟不上,很快会倒闭。

在政府出台的刺激政策中,虽然包括银行贷款政策,但吴海说,中小微企业一如既往贷不到款。结果就是,银行不愿意贷款,政府又让银行贷款,他估计这个款最终带给两类人:有固定资产但风险较大以前贷不到款的企业,或是以前贷款还不上的企业,而给这两类企业贷款结果就是饮鸠止渴,企业该死的还是要死,未来大笔坏账。

此次疫情对供给侧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依赖民工的建筑和制造行业。余果的公司面临的问题就是即便允许复工,也会因为工人无法返工难以恢复正常生产状态。

而服务业较少因为假期延长等原因受到干扰。疫情下服务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客源。目前各城市街头仍是空空荡荡的景象,表明在疫情没有明确趋缓之前,居民仍然会尽可能宅在家中,避免外出,而服务行业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关店。凯投宏观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在周二的一份新冠病毒影响中国经济的分析显示,北京上周中仅有13%的餐馆开业,甚至远低于假日期间的平均水平。

旅游业和娱乐业基本上陷入停顿状态。秦力在三亚的民宿行业一直做得有声有色,夫妇两人还投资餐饮业。突如其来的疫情扰乱了周围的一切,他们年前暂停的生意至今也没有恢复。

秦力说,2003年他在美国,没有经历过萨斯疫情,而这次他了感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之深之广。他描述的三亚社区的封闭式管理模式同其他城市的做法基本一致,每户每三天只能有一个人外出买食物等必需品。他说,这种封闭管理方式虽然造成生活极端不便,但他对于这种方式还是支持的。秦力的想法代表许多中国人对封闭式社区管理的态度,即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时,他们愿意放弃自由,宅在家中,以孤立自己的方式把病毒闷死。

秦力说,这次疫情对三亚这座旅游城市的商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他说:“尤其像我们这个以旅游为主业的城市,基本上就处于全面暂停状态。生活和工作全部打乱了。不用说在家工作,因为没有人来旅游了,在家都没有工作了。”

埃文斯-普里查德在分析中写道,鉴于最近对风险的评估,领导层显然认定继续让工厂和建筑工地关门的代价太大,因工厂关闭和农民工返工遇阻等情况将在今后一两周得以缓解;但是要对需求侧不振的改观作出预测则是件很难的事,因为那取决于易变的居民情绪,进而也要看病毒疫情的持续时间,以及官方一旦宣布疫情消除,民众是否会信。

国家针对疫情对一些行业的打击发布了若干举措。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2月5日下发通知,决定向旅行社暂退80%的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2月7日,财政部和税务总局联合发布通告, 明确交通运输、餐饮、住宿和旅游四大类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 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7日人社部发布了一份意在稳定劳动关系的意见,除了强调对员工利益的保障,也涉及企业当前面临的困境。该意见鼓励用协商解决复工前的用工问题,鼓励企业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付不起工资的可以协商延期支付。

这些政策给企业处理与雇员纠纷方面,有一定程度的松动。但在企业减负等方面尚需进一步刺激方案。

余果说:“政府现在只是给了一些优惠政策,比如说,社保可以迟交啊,你的税可以迟交啊。但是迟交归迟交,该交还得交。”

余果说,在减免税方面还没有这么细的政策出来。他说:“但是 我个人估计应该要出台优惠政策了。因为我们还算好,再有一个月两个月我们还能挺过去。但是,时间太长了就有困难了。”

余果说,企业方面还在等复工条件,而他从不是那么官方的消息来源得悉,学校方面已经在做5月1日开学的准备了。他说:“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拖的时间就比较长了。”

余果认为,中央到省级的想法肯定首先是控制住疫情,但也不想影响到经济。他说:“这是上面的想法。但是,他对下面压的并不是说你一定要保住经济这条线,然后是防控;他会说,你一定要防控住,不能有一个漏网的。那么底下人只有变本加厉,加码才能管理。”

余果说,社区的严苛手段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当很多的民工进不了小区,宾馆也住不进去,拉着箱子在大马路上溜达的人很多,这将来都会是社会问题了。他叹口气,说:“之前维稳是第一重要的,现在维稳不考虑了?真是搞笑了。原先要维稳维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心理问题。你现在搞得一大群的公众都有心理问题了,那维稳就不重要了?”

现在每天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余果说:“可现在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初心’是啥?‘初心’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呀!“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