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勤俭变公害?美议员省钱睡在国会或面临逐客令


2018年11月14日新当选的美国国会众议员华盛顿国会山合影

美国国会大厦是全美知名度最高的工作场所,对据估计有80到100名的国会议员来说,他们在首都办公时,真的是把国会当成了自己的家。

每星期有三到四个晚上,也就是每年30到40个星期,这些议员在从早到晚忙于立法事务之后,还是不离开国会大厦。办公室的长沙发甚至壁橱里的床垫成了他们的卧室。很多议员早晨醒来洗漱穿衣,而同时他们的一些工作人员可能早早来上班了。

这种勤俭做法行之有年,为好几十名吝惜荷包的议员省去了在国会议事期间租屋买房的费用,但是受益者大多是不在乎穿着睡衣或内衣在办公室走动的男士。

然而,在“我也是”(#MeToo)时代,在众议院刚刚掌握多数党地位的民主党人要对这种以国会为家的做法说不了。他们越来越意识到要在国会山保护女性不受性骚扰。

一个新的有关国会现代化的特选委员会正在考虑做出一系列改变,包括处理议员留宿国会的问题。众议院管理委员会也预计会在今年晚些时候考虑这个问题。

勤俭或公害?

来自威斯康辛州的民主党人、现代化委员会成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众议员说:“这是你跟家乡那边的人谈到的咄咄怪事之一,他们觉得你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

他说:“在长沙发上睡觉不是去参加听证会而且保持百分之百状态的最佳方式。”他还说,他希望能够尽快处理这个问题。

在共和党控制国会众议院多数党地位时期,很多议员公开把留宿国会当成是自己艰苦朴素的佳话。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人、前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虽贵为第二顺位的总统继承人,也一度睡在办公室。

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人、前众议员贾森·查菲兹(Jason Chaffetz)过去常常通过他所说的“折叠床边聊天”与选民直接交流。

现任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并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的米克·马瓦尼(Mick Mulvaney)入阁前是国会众议员。他曾在2014年告诉美国之音中文部说,他在华盛顿议事期间就住在办公室。

他说:“华盛顿住房很贵,如果我在国会山附近租一个公寓,一年还要花两万五千美元。既然我能在办公室住,我太太就绝不允许我花这么多钱租房子。”

时任众议员的马瓦尼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13 0:00

批评人士说,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让议员们享受免费居住空间和水电,而买单的是纳税人,但纳税人付钱是要把国会作为工作场所以及展示美国立法历史的参观场所。

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众议员说:“这有重大的后果,影响到你如何办公、你的工作效果,还有因为清洁工作而给国会工作人员、特别是保洁人员带来的压力,而这都是因为有人在办公室留宿。”

她说,这种做法可能会冒犯早早来上班的议员助理,包括男性和女性。

房贵居不易

国会议员必须在家乡选区保持住所,在华盛顿议事期间也必须找地方住,这对某些议员来说可能是繁重的经济负担。

国会山地段的独卧公寓租金起价是每月2100美元。根据个人理财顾问出版商基普林格(Kiplinger)的数据,总体来说,首都华盛顿地区是全美租房最贵的十大市场之一。

议员们每年只有一部分时间在首都议事,对很多议员来说,为这段时间在城里花去这么多的住房费实在不划算。普通国会议员的年薪是17万4千美元,有领导职务的议员年薪为20多万美元。

美国联邦众议员属于全世界薪水最高的立法人员之列,与澳大利亚和意大利议员一道靠近榜首。但是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美国议员没有另外领取的生活津贴。

新近主控众议院的民主党人试图让2019年的立法议程对家里有小孩的议员更加方便。众议院的议事期今年只有130天。这种平衡能够让议员投入更多时间与家乡选区的选民在一起,但是这样一来,在华盛顿租房的成本显得更高了。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新科众议员凯蒂·波特(Katie Porter)是单亲妈妈。她说:“随着国会周边社区近年来的费用不断上升,有很多人,包括现任议员,被迫换了房子,另作安排。”

波特谈到了她在华盛顿的居住条件:“这是无客厅小公寓间,一间屋。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浴室,还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厨房。睡觉的长沙发倒是有,所以我的孩子们来的时候,长沙发就挨到了床边。所以我们可以说是挤在一间大屋子里睡。”

贾亚帕尔说,当下的国会越来越多元化,代表了更多不同的经济和家庭背景,这也使国会议员的居住条件变得更加复杂化。

她说:“现在有了单亲妈妈。很多更年轻的家庭想要省钱,好送孩子上大学。有这么多的问题要处理,这是因为国会更加多元化了,更有代表性了。”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共和党人、新科众议员彼特·斯托贝尔(Pete Stauber)选择了议员当中一种常见的省钱途径:他与三位议员共住一栋联体别墅。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的房间大约10英尺宽12英尺长。”他说,孩子们来华盛顿时,要睡上下铺。

国会经常是压力很大的工作场所。议员们说,他们以及助理们处理国家大事时,不应该为生活质量和生活开销而分心。不过,无数美国民众都摆脱不了日常生活的压力,议员们为什么要例外?这一点并不清楚。

贾亚帕尔说:“你因为没钱送孩子上学或日托,必须维持两个住处,于是住办公室,---国会不应当是这样的地方,而且你还必须处理所有那些骚扰的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2月22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