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6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美中贸易协议即使达成也无法化解来自中共的威胁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中国副总理刘鹤2019年2月15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交谈。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星期在纽约发表声明,指出即便美中贸易谈判达成协议,将证明其无法解决中共(对美)构成的无数其它危险”。

这些危险包括中国向全世界投射军事实力,地缘政治上跟朝鲜伊朗结盟,价值观上拒绝给予自己人民以自由,对美国政府和民间进行全面渗透,“所有这些旨在巩固中共在国内的统治及其在全球的实力而作出的长期战略努力,现在被置于终身主席习近平领导之下。”

声明说,无论签署的是不是一个似乎更为平衡的双边贸易协议,只要中共依然掌权,“破坏美国这一核心目的”仍然“将驱动中共的政策和行为”。

担任里根总统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国家安全顾问罗杰斯·鲁宾森 (Roger Robinson): 美中贸易谈判显然存在着许多警示,在此关键时刻很容易犯错。由于签署协议可以得到某些好处而作出让步,对总统来说是个胜利,对股市来说是个胜利,所有这些都是签约的理由。

但与此同时,我们不能急急忙忙地签约。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协议,我们必须强力保护我们的利益。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让中方进行我们要求他们进行的结构性改革,否则我们只是在应付双边贸易流动中的数字游戏,由于协议的可逆转性那是很危险的

曾担任特朗普总统首席策略师和高级顾问的班农Stephen Bannon说,美国必须有监督机制(monitoring“监督机制是关键,实时监督,然后以惩罚性关税予以执行他引述特朗普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提到的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六个要点:强迫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网络入侵、操纵汇率、贸易壁垒、国企补贴,“这能在未来几个星期做到不可能。”

班农表示,如果按照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与制造业顾问纳瓦罗主导的方向与中方谈判,就能实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班农表示,日本首相安倍周末访问白宫,除了谈美日贸易,另一个可能的主题是如果美中贸易协议是个对中方的非结构性改革的协议,双方将如何承受。

《中国即将崩溃》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认为,特朗普政府不应该与北京签署任何协议,“我们跟中国有着数十年的贸易协议,但中国违反了所有协议。对数十年对华贸易协议的失败进行补救不是要再签一个。”

“没有什么协议可以解决美中之间存在的问题。习近平说得非常清楚,他要的是国家主导的经济,这样的经济对外国公司没有空间——如果还存在空间的话。习近平可能会同意某些东西,那是因为他需要这样做,但他永远不可能尊重它。”

章家敦说,美国的唯一出路是脱离中国经济,并中国付出比其获益更多的代价”他承认这样做“当然美国会受损” “但我们必须这样做,因为现在美国付出的代价远高于对华贸易所得到的利益。”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星期四在纽约举行研讨会,发言者告诉美国投资人中国对美正进行一场“经济超限战”(unrestricted economic warfare),提醒他们投资中国的高度风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