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8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阿富汗乱局外溢 中俄与中亚面对新挑战


塔利班士兵在喀布尔街头巡逻。(2021年8月19日)

中亚国家忐忑不安地严密关注着邻国阿富汗局势的发展。塔利班重新执政后,是否将激活中亚和俄罗斯社会的激进伊斯兰力量引起各方关注。有分析认为,这股效应也可能会从中亚冲击到中国新疆。

阿富汗乱局外溢 中俄与中亚面对新挑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4 0:00

更多互动 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发展

面对阿富汗变局,俄罗斯与中亚国家近日来进行了更多互动。俄罗斯总统分别与乌兹别克和塔吉克总统通话,俄罗斯外长与哈萨克外长也进行了电话交谈。俄罗斯总理米舒斯金8月18日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天山脚下的伊塞克湖畔,俄罗斯与几个中亚国家的总理8月19日开始举行欧亚政府间委员会的会议。同是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成员的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总理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与俄罗斯高调回应阿富汗局势相比,中亚国家对阿富汗所发生的事情都没有明确表态,仅是强调在密切关注形势发展。但许多中亚政治分析人士说,未来在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的问题上,中亚国家可能无法回避,这些国家会考虑和兼顾北京、莫斯科和西方世界的态度,然后表达立场。

中亚国家在阿富汗的大使馆和总领事馆目前都在继续运转。土库曼外交部说,土库曼斯坦在阿富汗两大城市赫拉特和马扎里沙里夫的总领馆照常工作。土库曼也是20多年前屈指可数的几个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国家。

边境古城气氛骤然紧张 塔利班缺乏外交人才

中亚国家同样采取一系列措施应对阿富汗局势变化。哈萨克斯坦军方下令加强对国内军事设施和领空的保卫。哈萨克军队正提高戒备水平同时从事更多训练。但哈萨克官方表态不会接受阿富汗难民。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阿富汗空军飞行员驾驶几十架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逃到邻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接收了绝大多数的避难飞机和飞行员。

乌兹别克媒体说,目前已有600多名包括飞行员在内的阿富汗军人在当地避难。在与阿富汗隔河相望的乌兹别克边境古城铁尔米兹市郊外,当地政府建立了一处能接收100名阿富汗难民的帐篷营地。铁尔米兹市过去因为与阿富汗的边境贸易相当繁荣,当地有阿富汗总领事馆,还有数千名阿富汗人定居。但如今两国边贸一片寂静。铁尔米兹市区晚间有乌兹别克军队的装甲车在巡逻。

几天前当塔利班武装攻陷距离铁尔米兹市数十公里远的阿富汗主要城市马扎里沙里夫时,从那里败退下来的阿富汗前副总统图斯图姆和马扎里沙里夫所在的巴尔赫省省长努尔越境逃到铁尔米兹。一些当地市民在社交媒体上说,当时能看到有大批的乌兹别克装甲部队开向边界。

乌兹别克官方否认收留军阀图斯图姆和省长努尔。但许多中亚媒体说,乌兹别克当局仅允许属于乌兹别克族的图斯图姆和属于塔吉克族的努尔,以及他们的80多名随从入境,其他1000多名试图入境的阿富汗人都被劝返。

图斯图姆当年曾是抵抗苏军入侵的圣战者领袖之一。90年代时,他同另一名圣战者领袖,塔吉克人老马苏德一起领导阿富汗北方联盟抗击塔利班,但他也曾数次被塔利班击溃。有报道说,图斯图姆在铁尔米兹市有自己的住所,他长期在土耳其定居,与土耳其安全机构关系密切。

一名在铁尔米兹市的阿富汗外交官对当地媒体说,塔利班没有专业人才,因此要求在乌兹别克的阿富汗外交机构照常工作。阿富汗外交机构仍然悬挂外界所熟悉的阿富汗国旗,而不是代表塔利班的白色旗帜,因为乌兹别克斯坦目前没有承认塔利班政权。

担心激进力量抬头 不让塔利班在中亚找到市场

有影响的乌兹别克“报纸”网络媒体说,塔利班执政后未必会对中亚构成直接威胁,但应特别警惕中亚地区塔利班化,绝不应让塔利班的意识形态和统治方式在中亚社会找到市场。尤其是塔利班20年后再次执政,更应该避免把带有极端和恐怖主义色彩的塔利班英雄化。

许多俄罗斯和中亚政治分析人士说,中亚国家都面临着社会不公、腐败、官员专权和贫富差别扩大等问题。一些伊斯兰极端力量目前处于地下,一旦中亚国家发生社会不稳和危机,这些极端力量就会抬头,塔利班的意识形态因此就会在中亚找到市场。来自俄罗斯左翼阵营的著名政治人物阿尔克斯尼斯在脸书上说,塔利班再次执政肯定会推动中亚地区的激进伊斯兰情绪抬头,接下来会影响到俄罗斯。

俄罗斯历史学家祖博夫发文认为,面对塔利班卷土重来,中亚地区未来也可能会寻求另一股主要力量土耳其的帮助。他认为,除了中亚将面对挑战外,中国新疆也会遭受波及,然后将是俄罗斯穆斯林居民较集中的高加索地区和伏尔加河流域。

俄罗斯伊斯兰问题学者马拉申科最近撰文讨论阿富汗局势时认为,塔利班未必会北上向中亚输出威胁,反而可能会专注处理阿富汗内部事务,不排除塔利班会变得务实和温和。他认为,近期在中亚地区,未必会因为社会政治危机造成不稳定而出现激进伊斯兰力量。比如中亚主要国家乌兹别克斯坦,过去伊斯兰势力在当地扮演重要角色,但如今这种影响已大大削弱。他说,塔吉克斯坦的反政府力量可能会打伊斯兰牌,但那将不会与塔利班有联系。

乱局持续 中俄身旁出现另一个叙利亚?

阿富汗政局使中亚国家未来更多依赖俄罗斯,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会借此扩大。但俄罗斯中亚问题学者格罗津说,虽然表面上看仅有莫斯科才能保卫中亚安全,但仔细分析,负面效应可能远远超过莫斯科的获利。

ACT—1, 格罗津:“对莫斯科来说将意味着在自己的边界附近又出现新的冲突,新的麻烦和危机,所以应尽一切可能避免这种局面出现。”

阿富汗的潘杰希尔山谷目前成为塔利班唯一尚未控制的阿富汗地区。中亚媒体报道,阿富汗前副总统图斯图姆,巴尔赫省省长努尔已宣布率领手下前往潘杰希尔山谷与当地以塔吉克人为主的反塔利班力量汇合。潘杰希尔山谷反塔利班力量领袖,今年30多岁的小马苏德呼吁西方为反塔利班力量提供援助。

小马苏德的父亲老马苏德90年代领导抗击塔利班的北方联盟时曾受到俄罗斯和印度等国支持。在9.11恐怖袭击事件爆发前几天,老马苏德在塔利班发动的一次恐怖袭击中身亡。

阿富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阿克巴尔19日对当地媒体表示,如果目前开始的塔利班与其他阿富汗政治力量的谈判对话失败,阿富汗的未来将成为悲剧。他说,对塔利班的抵抗不仅会局限在潘杰希尔山谷,也会逐渐扩展到阿富汗的南部、北部和西部,可能有一天阿富汗人民会与全世界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塔利班。

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边界两侧之间的塔吉克人长期来往密切,阿富汗如果爆发内战,塔吉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也可能会面临卷入内战的风险。吉尔吉斯政治学者茹马谷洛夫对当地媒体说,阿富汗的政局发展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伊朗模式,但也可能会出现叙利亚模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