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5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乌克兰东欧国家之后 中亚国家也加紧去苏俄化


资料照:在莫斯科红场,一名俄罗斯共产党的支持者举着一面苏共的旗帜。(2020年5月1日)

乌克兰、格鲁吉亚、波兰、波罗的海和其他东欧国家近些年来大力推动去俄罗斯化,并积极清算苏共政治迫害历史。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中亚地区目前也加入到了这一趋势中。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1月9日在官媒《俄罗斯报》上发表文章论述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关系。这篇文章把两国关系称赞为兄弟和盟友的同时,更特别提到了哈萨克社会中目前弥漫的排斥讲俄语居民的情绪。拉夫罗夫把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归咎于外部力量在当地社会中的舆论宣传,目的是培养哈萨克民族主义和抹黑两国合作。拉夫罗夫的文章反映了莫斯科对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目前日益加紧去俄罗斯化的担忧和不满。

乌克兰东欧国家之后 中亚国家也加紧去苏俄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27 0:00

总统候选人谴责共产党意识形态违背人性

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当地的一些网红博主今年春季和夏季曾前往商场和商店,他们抗议顾客和售货员在交易过程中不说当地语言而说俄语。这些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播出后引起轰动,俄罗斯方面立刻回击反弹。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官方把类似举动称为野蛮民族主义行为加以谴责,哈萨克警方甚至出面调查。参与事件的一位名叫阿赫梅托夫的哈萨克博主被迫逃到乌克兰基辅躲避。

但这仅是最近在中亚地区所发生的一系列不满俄罗斯事件中的一起。在10月末刚刚结束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大选中,作为总统候选人的乌兹别克民主党领袖卡德罗夫依靠打民族主义和批判苏联奴役中亚牌,在大选中赢得了5.5%的得票率和大约90万张选票排名第三,因此被各方关注。

同时也是乌兹别克斯坦议会副议长的卡德罗夫在竞选中批判苏联国旗是占领者的旗帜,那上面沾满了苏共政权镇压乌兹别克知识界和乌兹别克人祖先的鲜血。卡德罗夫还表示,苏联奴役让乌兹别克斯坦丧失了一切,如果没有苏联80年的占领,乌兹别克斯坦早已融入国际大家庭,成为一个发达经济体。卡德罗夫这番话与乌克兰、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等东欧国家人士的有关言论几乎同出一辙。

卡德罗夫还批评苏联共产党意识形态违反人性和自然规律,与宗教、商业、民族、语言等传统价值观背道而驰,这导致被苏联统治过的国家现在都面临着转型问题。他说,如果没有布尔什维克的十月革命,俄罗斯现在顶多就是一个像德国那样大的国家,俄罗斯也早已成为一个欧洲式的发达国家。

卡德罗夫在竞选中说,如果乌兹别克家长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学习俄语,那将让乌兹别克儿童丧失民族定位和认知,长大后仅能成为前往俄罗斯打工的移民劳工。

在苏联被称为暴徒 现被平反成为民族英雄

乌兹别克斯坦最高法院8月25日决定,为100多名上个世纪20-30年代抵抗苏联红军,反抗苏联统治的乌兹别克人平反,其中包括了“巴斯玛奇运动”领袖易卜拉欣贝克-恰卡巴耶夫。

带有泛突厥穆斯林宗教圣战色彩的“巴斯玛奇运动”十月革命后席卷整个中亚地区。这场运动的目的是通过武装活动赶走布尔什维克和抵制苏共政权推动公有制。易卜拉欣贝克-恰卡巴耶夫率领军队同布尔什维克红军交战,后来退守阿富汗,布尔什维克红军一度进入阿富汗击溃他率领的军队。易卜拉欣贝克-恰卡巴耶夫1931年6月在塔吉克斯坦被俘,当年8月31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被判处死刑处决。

乌兹别克斯坦多年前为此特别把8月31日设定为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日。乌兹别克斯坦目前在全国一些地方都兴建了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馆。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出席了今年8月31日在一处纪念馆中的活动。他把易卜拉欣贝克-恰卡巴耶夫等人称为为民族独立而战斗的英雄。他说,百年之后,终于还原了历史公正。他期待平反活动能持续下去,恢复那些爱国者的尊严和荣誉。

米尔济约耶夫还谴责了苏共专制政权对乌兹别克知识和文化界人士的迫害。他特别强调应把政治迫害历史列入教科书,并为受难人士书写传记。乌兹别克总统府新闻处说,从1937年到1957年,乌兹别克斯坦总共有10万人遭受政治迫害,其中有1万3千人被处决。

与乌克兰民族英雄班杰拉相似,易卜拉欣贝克-恰卡巴耶夫也被认为是有争议的历史人物。苏联官版历史叙事把他称为土匪和强盗,同时还是收取大英帝国情报机构资助的线民。有官方背景的一些俄罗斯媒体更对平反事件表达了不满。

同乌克兰一样 哈萨克斯坦重视纪念大饥荒

哈萨克斯坦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日为5月31日。最近几年,哈萨克斯坦每年也在这一天纪念上个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哈萨克大饥荒受难者。斯大林时代由于强制推行集体化农庄运动,哈萨克斯坦同乌克兰一样也曾爆发过大饥荒,造成百万人丧生。

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历史学界目前正积极寻找两国历史上的许多共同之处。与乌克兰相似,哈萨克斯坦目前越来越重视大饥荒纪念活动。哈萨克斯坦的许多地方都建成了大饥荒纪念碑,有关哈萨克大饥荒的纪录片,历史资料近些年来纷纷发行出版。今年5月份,哈萨克议会议长阿什姆巴耶夫特别向总统托卡耶夫展示了刚编撰的1928-1934年哈萨克大饥荒的3卷本资料。

警惕俄罗斯威胁 地名不再有俄罗斯特点

哈萨克斯坦也在加紧推动城市和街道,还有地区地名的改名。这些地方过去带有俄罗斯和苏联色彩的地名被重新以哈萨克特点的名称取代。比如过去的南哈萨克斯坦州已被改名为土耳其斯坦州。邻近新疆,以俄国探矿先驱命名的济里亚诺夫斯克市现已被改名为阿尔泰市。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俄罗斯政客时常发声索要哈萨克领土。哈萨克斯坦也曾抗议过俄罗斯社交媒体上有人多次组群,要求把哈萨克斯坦的北部并入俄罗斯。

萨特帕耶夫认为,俄罗斯的许多举动难以争取中亚民心,因此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都对俄罗斯保持警惕。

萨特帕耶夫说:“俄罗斯总是擅长利用军事手段对邻国施压。在前苏联地区,俄罗斯真正的伙伴和盟友其实并不多,屈指可数,它们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以及中亚的哈萨克斯坦,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也可算上。但这种局面能持续多久很难说。所以现在俄罗斯不想与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爆发矛盾和冲突。”

恢复历史文化 总统官员改名

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都已决定放弃使用俄文的基里尔字母,经过过渡后,书面文字要使用拉丁字母。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社会也开始对这一议题展开讨论。

塔吉克斯坦官方几年前建议,除了少数民族外,主体民族的人名不应使用带有俄罗斯特点的名字。塔吉克总统已把自己的姓由过去的拉赫蒙诺夫改为目前的拉赫蒙。其他官员也纷纷改名。塔吉克官方更大力推动传播民族历史、文化和价值观。塔吉克议会议员几年前甚至提出议案,在学校中提倡穿民族服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