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3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中国驻外使节为何成为“战狼”大使?(2): 喝狼奶长大


资料照片: 上海行人走过一个显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大屏幕。(2020年3月23日)

每当中国共产党政府被批评隐瞒疫情、未能及时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时,中国的驻外使节会以好斗甚至违反外交常态的语言来为北京辩护并展开反击。这种一阵又一阵的“战狼”般怒嚎能否镇服各国?北京的外交风格是否从此转向?

中国外交官表现不同于以往

曾几何时,在很多外人的印象中,驻在世界各国的中国外交官大多身穿深色西服,很少与媒体或是公众进行接触,像斯芬克斯谜一样让人难以捉摸。如今,他们也许大多数情况下仍然身穿深色西服,但却展现了完全不同的形象。他们不但不避免与媒体或是公众接触,而是力图争取在国际上的所谓话语权,包括利用在中国境内被封的推特和脸书等国际社交媒体平台,宣扬中国官方的叙事方式,甚至不惜说出不那么"外交"的狠话乃至发布虚假信息。

例如,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女发言人在推特中对要求中国就新冠病毒的传播进行补偿做出回应说,“荒谬和吸引眼球的废话!”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馆针对委内瑞拉官员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的病毒”发出了一系列的推文,最后一条推文说,一些批评中国的人可以“戴上口罩并闭嘴!”

资料照片: 行人走过中国外交部大楼。(2019年4月19日)
资料照片: 行人走过中国外交部大楼。(2019年4月19日)

根据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统计,自从2019年3月香港的抗议运动开始以来,中国驻外大使馆、领事馆和大使的推特账号的活动增加了250%以上。从2019年9月到12月,中国的外交使团设立了40多个新的推特账号。

有分析人士认为,他们的这种行为与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展现出来的狂妄自大是一脉相承的。随着中国变得更为富裕,更有影响力,它也更致力于在国际上塑造一个与它的大国地位相匹配的叙事方式。

外交部发言人的表现促使驻外使节仿效

前美国资深外交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事务副主席包道格(Douglas H. Paal)与中国官员和学者有多年的交道。他认为,中国驻外使节的这种变化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身上出现的变化有关。

他说,在华春莹出任外交部发言人后,从一开始,她就试图在这个平台发出强硬言论,不再只是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疾言厉色,甚至找架打的架势。后来又来了一位在中国驻美大使馆任职期间在华盛顿的外交圈留下了“粗鲁”和“不寻常的外交官”名声的赵立坚。在他看来,赵立坚的被提拔给中国驻外大使传递了一个信息。

资料照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问题。(2020年4月8日)
资料照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问题。(2020年4月8日)

他说:“如果你是驻伦敦、巴黎或是其他地方的大使,你看到国内的这种情况并意识到,如果我想要得到提升,那我也得加入这个群,而这些人是被喂了狼奶的。这是一种战狼派外交。”

赵立坚今年3月在推特上称,可能是美军把新冠病毒带入武汉。他的推文引起美国舆论哗然并惹恼了特朗普总统。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后来接受美国采访,与赵立坚的言论切割。

喝狼奶长大的?

中国人,尤其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人,对于“喝狼奶长大的”说法并不陌生。

中国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历史学家袁伟时2002年曾经在《冰点》杂志上写了这么一段文字而导致该杂志被关闭几个月。

资料照片: 北京一家影院展示电影《战狼2》的影片截屏。(2017年8月21日)
资料照片: 北京一家影院展示电影《战狼2》的影片截屏。(2017年8月21日)

他写道:“20世纪70年代末,在经历了反右派、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灾难后,人们沉痛地发觉,这些灾难的根源之一是:‘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20多年过去了,偶然翻阅一下我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战狼”一词源自2015年吴京导演并主演的的民族主义军事题材动作大片《战狼》。吴京2017年又推出《战狼2》,把显示中国军威的虚构战场延伸到了非洲。

不同时代的外交官

曾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荣誉创所所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指出,大使为了迎合国内领导人而不惜惹恼驻在国的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美国有时也会出现这样的大使。他还说,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大使都出于国内政治因素而在海外剑走偏锋。

资料照片: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华盛顿接受路透社采访。(2018年11月6日)
资料照片: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华盛顿接受路透社采访。(2018年11月6日)

他说:“例如,崔天凯大使就不做为了维持他在国内的信誉而做美国人认为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在北京,他是一个备受尊重的中国大使,因此他没必要竭力表演来维系他的信誉。”

包道格认为,崔天凯等大使受到的是传统的外交训练,师承中国老一辈外交家的外交思想,他们有时候也不得不采取强硬立场,但目的是要争取让对方信服。

北京的历史学者章立凡也认为,这与这些大使所受到的训练有关。

他说:“崔天凯、(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等前辈虽然强硬,但毕竟是邓时代培养的外交专业人才,懂得在国际关系规则下活动;相形之下,习时代赵等‘鹰派’外交官的言论,如同文明世界门外的野蛮人。”

战狼表现是为了反击西方的指责?

中国官员和一些学者说,中国外交官的强势反应是为了反击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指责。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4月28日接受法国《言论报》的采访时暗示,他们可能会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但会继续目前的做法。

他说:“我们发现应该注意形象。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中国人总是说,做好自己的事,甭管别人怎么说。但当今世界这样行不通。即使你在各个方面做得再好,架不住别人泼脏水,把你所做的破坏殆尽。”

资料照片: 中国驻法大师卢沙野在巴黎摆好姿势接受拍照。(2019年9月10日)
资料照片: 中国驻法大师卢沙野在巴黎摆好姿势接受拍照。(2019年9月10日)

这位大使把中国驻外大使的做法称之为“积极外交”,并暗示它所引发的反弹是因为西方不习惯。

他说:“因为过去中国从不回应西方媒体攻击,这次媒体发现中国居然反击了,感到震惊,所以认为中国外交更具‘进攻性’,甚至‘侵略性’。也许这是他们的感受。”

在法国外长召见了卢沙野大使的两个星期后,中国驻法大使馆的网站又贴出了一条没有署名的中国外交官的批评文章。这篇题为“为什么新冠疫情被如此政治化”的文章在试图解释为什么有人提出中国在病毒传播中的责任问题时说,“一些西方人开始对自由民主失去信心”,“一些(西方国家)在心理上已经变得脆弱”。

曾经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做过外交官并为中美领导人担任过翻译的戴博(Robert Daly)不认同美国政界一些人士在新冠病毒问题上的一些说法,但他同时也认为,中国政府一些发言人的语调也是有问题的。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有一部分美国领导人形容中美关系的语调,他们的用词,我觉得不太合适。当然中国也有一些领导人、发言人,不只是撒谎,他们的话语、语调也是有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

战狼怒嚎引起国际反弹

不管出于何种考虑,中国驻外大使和外交官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的战狼式外交在国际社会引发了强烈的反弹,他们的表态和回击不仅没有让国际社会相信中国所宣传的叙事,反而使中国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国际社会要求对病毒的来源进行独立调查以及对中国政府进行追责索赔的呼声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加高涨。

即使对北京一向友好的非洲政府也表达了不满。中国驻尼日利亚、加纳和乌干达的大使因广州发生非洲人受到歧视事件而受到严厉的声斥。这是非洲国家罕见地公开指责中国政府。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6日在一次讲话中就特别指出中国共产党政府在世界各国遭遇的反弹。

他说:“最近几个星期,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和法国都曾就一系列的谎言和不当行为召见中共大使。西班牙退回了中国制造的无效试剂盒。该国、捷克共和国和其它国家也收到了劣质的个人防护装置。澳大利亚和瑞典方面已呼吁对疫情爆发展开独立调查。我的朋友(英国外相)多米尼克·拉布已表示英国和北京的关系不可能回到‘一切照常’了。甚至欧盟的外交政策主管也承认布鲁塞尔在中国的问题上一直“有点天真”。这种新发现的现实主义让我感到欣慰。”

庚子年联想:战狼与义和团

中国国内有评论者把2020庚子年与1900庚子年相提并论。中国学者资中筠在《庚子年的忧思》中写道:“如今形势逆转,中方发生的情景,四处树敌,竟与百多年前的庚子年相似。”

120年前,对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大的西方势力遭到清廷保守派和民间强烈反弹,朝廷鼓动义和团攻击在华外国人以及被他们视为卖国的中国民众,慈禧太后派兵攻打驻京使馆,并对十一国宣战。

慈禧太后的大张挞伐导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中国几遭亡国之灾。120年后,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当然并没有面对外强军事占领的危险,然而,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国安部在给最高领导层的一份内部文件说,当今的国际“反华情绪”是1989年六四镇压以来最强烈的。

战狼外交会继续吗?

长期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认为,提升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是习近平上台后的一个优先考虑,中国的战狼外交是中国提升话语权的一部分。她倾向于认为,北京会根据效果放弃一些战术。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方面将尝试推进他们的利益的新途径——那些有效的战术将被进一步发展,那些无效的战术将被抛弃。”

不过,芮效俭大使和包道格都认为,中国大使的这种战狼外交不会停止,因为这是北京期望他们所做的。

包道格甚至认为,他们会变本加厉。

他说:“我们正在走向更为糟糕的时候。如果你认为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再等一段时间,它会变得更糟。”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