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47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澳大利亚将与日本签署军事互惠准入协议


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海军2020年10月19日在南中国海举行今年第五次的联合演习。(美国第七舰队网站)

澳大利亚计划将与美国的盟国日本签署军事交换协议,以便双方军力如有需要可以结合,共同对付过去两周以来与澳大利亚之间争端不断的中国。

双方11月17日举行高级别会谈之后表示,明年将签署相互准入协定。这项协定将允许各自的部队能在对方的领土上行动,从而使澳大利亚军队与长年驻扎在日本的美军更加接近。

这项协议将有助于双方一旦与中国发生任何冲突时增强战力。中国是冷战时期西方的对手,且正在不停地向外扩展自己的军事和经济。

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国防战略与能力高级分析师戴维斯(Malcolm Davis)说: “当我们与我们的邻国、与我们所在地区的伙伴发展国防和安全关系时,我们思考的是该如何回应越来越具有侵略性且强势自信的中国。他们已经不仅不再满足于试图扩大影响力,实际上已经在政治战争和政治胁迫方面进攻我们。”

澳大利亚今年4月呼吁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处理进行调查,从而激怒了中国。过去一个月,中国令50多艘澳大利亚煤炭船困在中国一些港口外,对澳大利亚一系列农产品进口征收高额关税,并在社媒上发布一张合成图片,暗指澳大利亚士兵残杀阿富汗儿童。

日本是美国约60年的条约盟友,同时与中国陷入海洋主权争端中。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和印度分别隶属于“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同盟。该联盟2007年成立,旨在进行对话、信息交流和军事演习。

日本外务省在其网站上表示,东京和堪培拉11月17日同意就“日澳互惠准入协定”(RAA)进行谈判。当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正在访问东京,与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会面。除美国外,日本未与任何其他国家有类似的协定。

日澳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时,避开了中国的名字,但谴责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至2017年,北京在南中国海多处填礁造岛供军事使用后,在涉及六方的主权争端中占据了上风。

该项联合声明说,“(两国领导人)对南中国海近期的负面事态发展和严重事件深重关切,包括持续对有争议岛礁军事化,危险及胁迫性的使用海岸警卫队船只和“海上民兵”,发射弹道导弹,以及破坏其他国家资源开发活动的努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抨击该声明是“对中国内部事务的严重干涉”。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胡逸山(Ei Sun OH)表示,北京并不能将澳日协定视为明确的对抗中国。胡逸山说:“中国当然不喜欢它,但是中国不能争辩说它是针对中国。任何两个国家都可以签署这种协议。而第三国不能说‘它是在针对我’。”

位于东京的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院资深副教授纳吉(Stephen Nagy)认为,相反的,美国官员可能会对澳日协定感到高兴,因为华盛顿希望其盟友为亚洲的亲美活动提供助益。

美国政府不时地向南中国海派遣海军舰只,令北京不悦,并向亚洲国家提供武器防御中国。北京维持着世界第三强大的武装力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在贸易、技术获取和领事问题上也与中国较量。

纳吉说:“澳大利亚军队可以来这里驻扎,与日本,当然还有与美国,进行更频繁、可能更深入的双边训练,因为美军已经驻扎在这里,这创造了更多的互用性。它建立了更加紧密的双边和多边伙伴关系,以抵抗中国。”

学者们认为,互惠准入协定的签署能够让已经进行军事合作的国家间,更加顺利地进行演习和训练。日本人已经访问澳大利亚进行军事训练,例如去年进行了一次远程榴弹炮射击练习。

戴维斯说,双方可以在两栖作战方面相互学习,并探讨未来可以联合发展的领域,例如远程打击能力。

莫理森11月在总理网站上的声明中提到,“互惠准入协定(RAA)的重要性不可被低估。在战略环境更加不确定的情况下,这将形成澳大利亚和日本应对我们地区日具挑战性的安全环境的关键支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