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美中贸易战谁是输家?


拜登与习近平(资料照片)

美国商务部长指责北京违反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阻止中国航空公司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订单。与此同时,美国贸易代表表示,华盛顿计划保留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向北京施压购买所承诺的美国产品。经贸分析人士说,尽管这场贸易战没有明确的赢家,但是北京可能是最大的输家。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星期二(9月28日)在一次讲话中说,中国的几家航空公司希望购买价值数百亿美元的飞机,但是中国政府不让他们购买美国波音公司的飞机。

波音公司日前发布的一份预测报告说,中国在未来的20年内需要购置8700架飞机,总价值估计为1.47万亿美元。中国的航空市场占波音公司客机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但美中关系整体的恶化,加之特朗普时期开始的贸易战,使得波音公司在日益扩大的中国航空市场中面临巨大的挑战。

拒买“波音”为讨价还价?

坊间有分析说,北京这样做是想利用是否购买美国的波音飞机,作为贸易战中的筹码,与华盛顿讨价还价,并且借机推广自己国产的C-919飞机。知情消息人士对媒体透露,由于美国严格的出口管制,导致C-919飞机更难达成认证和生产的目标。

路透社9月27日的报道援引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说,自去年12月以来,华盛顿要求向任何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企业出口零部件和提供技术援助时必须获得特别许可。由于美国相关供应商获得许可需要时间,导致中国飞机的认证速度很慢。

美国航空业咨询公司“爱国者工业伙伴”(Patriot Industrial Partners)供应链专家亚历克斯·克鲁茨(Alex Krutz)对路透社说,中国C-919飞机认证最大的障碍之一是供应链,特别是在当前通胀、材料供应和供应商变化的背景下,供应商可能缺少流动资金来进行适航认证后的改装。

资深经贸分析师、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办人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对美国之音表示,波音严重的安全问题,无疑给了中国一个停止购买其飞机的正当理由。 但随着特别惹人麻烦的737 Max型客机目前在全球大部分地区重新投入使用,毫无疑问,北京现在是故意推迟恢复波音飞机的进口,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托纳尔森还说:“不过,中国目前的主要目标,可能是取消或降低特朗普时期的许多关税,而不是加速推广中国国产的C-919飞机;因为如果被怀疑有任何监管操纵行为,这将会在美国引发一场风暴。”

不过,美国马里兰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商学院副院长、教授丁弘彬(Hung-bin Ding)认为,目前中国不急于订购波音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资金短缺;因为中国需要大量现金来解决恒大集团的问题,并且急需资金用于购买发电用的煤炭。此外,中国还需要不断刺激国内经济活动,保持一定的增长水平。

“购买波音飞机可能有助于中国履行从第一阶段开始的承诺,但这次大购票不太可能对国内其他问题产生积极和有意义的影响。北京可能正在利用波音的收购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我认为更根本的问题是国内对现金的需求,” 丁弘彬说。

航空工业与市场分析机构“蒂尔集团公司”(Teal Group Corporation)的航空分析师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早些时候接受CNN采访时表示,中国没有对美国客机征收任何关税或其他贸易壁垒,因此中国航空公司在是否下订单问题上,是在按照政府的指示行事而已。

阿布拉菲亚认为,美中两国谈判代表之间有望达成最终的大交易,其中包括中国购买波音飞机。但波音公司对这笔交易的时机几乎没有任何把控。

《日经新闻》(Nikkei)2021年初援引自己的研究称,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在2020年共推迟了波音的58架飞机和空客的53架飞机的订单。

中国兑现购买承诺不到七成

华盛顿和北京于2020年1月特朗普政府时期,签署了当时期待已久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协议条款包含中国承诺在2020-21年间,在2017年的水平之上,再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

华盛顿研究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本周一(9月27日)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说,距离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执行期限还有四个月时间,中国尚未完成的购买承诺指标还有超过30%以上。北京是否会按期兑现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的这一阶段承诺?

马里兰罗耀拉大学教授丁弘彬认为,中国很可能不会按期履行承诺;因为北京正面临严峻的资金挑战,解决恒大和能源的问题,远比履行第一阶段交易的承诺更为紧迫。

资深经贸分析师托纳尔森表示,他不相信北京会如期兑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对购买美国产品的承诺。他认为,除非美国决定以增加新的关税来执行协议条款,否则中国不会履行特朗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下的进口承诺。

“该协议确实包含争议解决的条款部分:如果双方反对对方的行为,除了退出该协议以外,没有最终的选择权。这种结构非常有利于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贸易的依赖程度远远低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依赖。现在是华盛顿利用这种杠杆力量的时候了,”托纳尔森说。

北京vs.华盛顿:谁赢了贸易战?

观察人士注意到,鉴于美中关系近期出现了一系列重启和缓和的迹象;此外数十家美国主要商业团体也呼吁,拜登政府应该削减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 不过,本星期美国经贸高官的一系列表态显示,拜登政府很可能趋向于保留特朗普时期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遗产。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星期四(9月30日)接受美国政论杂志《政客》(Politico)采访时表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自她上任后,一直在对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进行“自上而下”彻底的审查,目前审查工作“很快”将完成,但她没有具体说明具体时间。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戴琪将于10月4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就拜登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发表演讲。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 创办人托纳尔森表示,他并没有看到美中关系的整体呈现出太多积极的迹象;尽管有未经证实的报道说,华盛顿指派前华尔街大亨约翰·桑顿(John Thornton)秘密访华,与北京进行后门秘密会谈。

至于美国工商团体要求拜登政府削减对华进口关税的呼吁, 托纳尔森认为,尽管这些“热衷于离岸生意的美国企业正在敦促美国削减关税;但是他们的努力是一厢情愿的,而且没有得到对等的回应”。

“但拜登对有工会组织的选民负有承诺,这些选民决心要求华盛顿维持强硬的对华政策。 此外,许多项民调显示,美国公众舆论已经明显转向对中国更多敌意。 因此, 单单这些政治因素就将使得拜登保留特朗普的大部分做法。我本人强烈支持这样的决定,”他说。

马里兰罗耀拉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丁弘彬教授则对美国之音表示,随着美国进入假日季节,拜登政府所面临的削减对华关税的压力将会更大。然而,这恐怕不是华盛顿的最高优先事项。

“我认为拜登总统将会保留对华关税,并且观察中国今年冬季的局势如何发展。拜登政府还有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利用中国要求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申请,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对美中贸易协议做出CPTPP那样的让步,” 丁弘彬说。

尽管分析人士一般认为,任何形式的贸易战都没有真正胜利的一方;但是美中之间已经进行了好几年的贸易对峙,是否能分出谁是更大的赢家或输家?美国之音采访的经贸专家均表示,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很可能是这场贸易战更大的输家。

托纳尔森认为,尽管中国最亲密的全球贸易代理系统呈现上升趋势,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在过去两年中有所缩小,“而且中国的经济增长依赖于贸易的程度远远高于美国;因此,中国很明显是目前美中贸易战中最大的输家”。

丁弘彬教授则认为,华盛顿和北京可能双方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以这场贸易战没有明确的赢家。如果必须选择一个赢家,可以说中国是胜利者,因为美国无法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国进入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而且贸易平衡仍然是有利于中国的。

但是丁弘彬还说,从另一方面来看,贸易战给美国公众敲响了警钟,美国公众现在大多将中国视为一个不友好甚至敌对的竞争对手,这种态度的改变,将对美中关系产生长期、重大的影响。

“中国目前可能已经抵御了美国的关税攻击,但中国可能正在输掉这场贸易战,”他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