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8 2022年1月22日 星期六

日本智库:解放军深化联合作战能力对日构成威胁


中国驻港部队2019年6月30日在香港昂船洲海军基地为纪念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举行升旗仪式。

日本智库前不久发布《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22》,引发各界关注。报告的编修者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作战能力之深化程度,已对日本构成严重的威胁。

日本智库:解放军深化联合作战能力对日构成威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32 0:00

中国建军史上最大的重要改革

日本防卫省智库“防卫研究所”11月26日发布了分析中国军事动向的《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22》。编修者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Rira Momma)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分析了中国从1990年代到现在如何推进军队现代化的进程和指挥体系的改革。

以下采访内容只代表门间理良个人观点。

门间理良表示,由他担任编修长的《中国安全战略报告》本年度是第12期,由防卫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杉浦康之(Yasuyuki Sugiura)独自执笔撰写。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照片提供: 门间理良 )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照片提供: 门间理良 )

他说:“这次是12年来《中国安全战略报告》第一次由单人负责撰写。杉浦康之长年来一直持续在研究解放军的军事改革。本次报告的主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力求深化联合作战能力’。1991年海湾战争后,解放军就开始注意美军动向时意识到信息化作战的重要性,开始研究以 ‘信息化战争’为基础的联合作战。在2000年代中期开始,就提出了所谓的‘一体化联合作战’”。

门间理良指出,为实现“一体化联合作战”理念,习近平体制启动了中国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改革。解放军的改革已经在2020年完成阶段性任务,因此今年为整体改革作评估。《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22》将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从以下三点作重点分析:概念的转变,足以开展联合作战的军事体制改革,以及训练和教育培养能够进行联合作战的人力资源。

本报告还分析与中国共产党想法相左的军事领导如何努力维持和深化联合作战。报告首先论及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作战构想的变迁。

智能化联合作战

门间理良表示,解放军从2000年开始倡导“一体化联合作战”理念、“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以及新型安全领域(陆、海、空)和非传统安全领域(宇宙空间、网络电磁、认知领域) 。他指出,当时信息化属于初级阶段,所以解放军倡导的是以“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为暂时可以实施的联合作战。

门间理良说:“在此之后,习近平开始强调新型安全领域的联合作战。2019年解放军的国防白皮书提出“智能化战争”,解放军内部就开始深化研究‘多域一体联合作战’和‘智能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等新型联合作战构想。解放军的研究内容还包括新设军种,以及与组织体制相关的军事改革。”

门间理良指出,对于解放军联合作战的构想变迁,笔者还附上变迁示意图,对从江泽民时代、胡锦涛时代到习近平时代,有关作战原则、作战构想、作战能力进行比较,由此可知其构想进化的程度。

大胆的体制改革

在清楚分析解放军联合作战的构想变迁之后,报告的重点转移到讨论军事体制改革。

门间理良表示,2015年底至2016年,解放军在体制上实施了大胆的改革。他说:“首先是撤销原先的军委领导下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四个总部,改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多达15个职能部门制;撤销7大军区,成立东南西北中5大军区;成立陆军领导机构(这个政策代表陆军部队已经降级成‘众多之一’,而非解放军的主要核心,等于将陆军的地位降低到与其他海军、空军、火箭军相同的军衔);将第二炮兵升级为火箭军,成立战略支持部队与联勤保障部队;对海军陆战队进行扩编。”

门间理良指出,军队体制改革的方针是“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明确地将军事指挥线(与作战相关)与军政线(军事建设相关)分离,改成有能力在战时立即做出反应的型态。

此外,他说:“新的体制将曾经部分属于公安部管辖的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武警)全权归中央军委指挥,并将海警划归为武警之下,建构了从上而下为中央军委-武警-海警的海上维权新体制。这是一个引起日本特别关注的变化。”

在人事变化方面,门间理良表示,习近平提拔自己长期信任的军队将领担任军中要职,建立对他忠诚的高层军事人员之人事制度。门间理良认为,这是习近平观察胡锦涛对于军权掌握度不高的反省,决定强化自己对于军队的控制力。

加强培训新型军事人才

门间理良表示,作为硬件的体制改革后,重点便是改善软件,也就是培训和教育。习近平指示要打造“能打仗、打胜仗”的军队,在构想与体制变革后,真正作战的军人必须提高自己的军事技能,因此目前解放军正在进行史上最密集深化的加强训练。

他说:“解放军已经积极地启动在台湾周边和南中国海的军事训练。对于中国与俄罗斯的联合演习,解放军也试图向俄罗斯学习指挥联合作战的能力。本来解放军想向在联合作战方面具有压倒性优势的美国学习,但碍于美中关系恶化而无法实现,所以转向俄罗斯学习。这些从最近中俄的联合军演中可见一班,预料以后会更加密集,也会更具威胁力。”

门间理良指出,为解决指挥联合作战的人力资源短缺问题,解放军还重视改善各种军校教育、部队训练、军中职业教育等,致力于建构培养新型军事人才的教育体系,同时也注重在线教育。

另一方面,共产党很重视党中央对解放军的控制,通过政治委员进行军事控制。

门间理良说:“联合作战非常重视反应速度,但如果政治委员不同意指挥官的命令,命令就无法执行。政治委员的存在其实是会影响联合作战的执行效率,甚至可能让整个联合作战的体制完全无效。”

门间理良指出,为克服这一个问题,解放军对政治委员进行各种培训和教育,以培养其具有足够的军事专业知识,并在教育中配备科学技术知识,以便让政治委员作出迅速合理的判断。

传统与创新兼顾 但优秀人才难保全

从报告的结论而言,门间理良认为,与美军等西方军队的陆海空联合作战不同,解放军所提出的具有广泛性之“一体化联合作战”已经足以应对西方的军事战略与科技领域发展。

他说:“解放军注重中国军队的传统,包括‘三战’(舆论战、法律战、心理战)、军民融合、维护和加强党军关系等,也兼顾新颖性,包括加强远程精确打击能力,聚焦新型安全领域(宇宙空间、网络、电磁波、认知领域,并倡导智能化战争,正在深化具有独特性的‘一体化联合作战’。”

门间理良指出,解放军以在2027年建军100周年、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现代化、2050年实现超越美军的世界最强军队为目标。总体而言,解放军联合作战能力正在稳定地深化中, 但是也有其弱点。

他说:“首先,中央军委似乎不太信任军事人员。如此一来,中央军委可能会妨碍战区的自主判断。加上部分军政干部的联合作战意识淡薄,其中有些干部过度偏重考虑个人出身的军种,造成失衡。在修正这些问题上,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教育。”

门间理良指出,解放军也遇到高科技人才短缺的问题,军队往往必须与科技产业竞争获得人才。私营企业提供给高科技人才的薪资非常高,人才往往流向企业。纵使军方获得人才,也存在留住人才的问题。门间理良表示,依据本报告中从多角度评估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之深化程度,他个人认为,解放军已经对日本构成相当严重的威胁,日本应该要密切注意并思考应对方法。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