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1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金庸身后的评说


著名香港小说家、香港《明报》创办人查良镛在办公室里手持他的著作《书剑恩仇录》。(2002年7月29日)

中国武侠小说大家金庸在香港去世,终年94岁。这位记者出身的小说家,其作品乃至为人,无论身前身后都引起了很多评论,波及两岸三地乃至整个中文世界。今天的媒体观察,我们来看看金庸去世引发的回响。

金庸(查良镛)从上世纪五十年年代开始就写武侠小说,他的一系列作品包括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神鵰侠侣、鹿鼎记等十多部作品,风靡中文世界,雅俗共赏,读者无数,后来也据此出了很多影视作品,被誉为武侠小说大家(其他有梁羽生和古龙)。2018年10月30日,金庸在香港去世了,媒体评论如潮,好评差评都有,那么,围绕金庸引起的争议,主要在什么地方?

好评如潮:说金庸是一代文学巨匠、武侠小说大家,“江湖”作品泰斗,作品影响深远,影响华人世界几百年。盖棺论定:大写的人一个。

批评者说:金庸晚节不保。中国学者温克坚说:少年时读其书有其乐趣,成年复翻其书已“基本无感”。“作为政论家和公共人物的金庸”,虽然不乏人性流露和道义担当时刻,但持守不恒,缺乏一致性,后期游走于权力边缘,圆融讨喜,名利两旺。”

金庸因写小说写出大名堂大名气后,办了明报,成了香港报人。明报后来培养出了一代人,成了香港报业的精英。写而优则仕,从香港高级文化人华丽转身,金庸最后进入政界成了政治人。

金庸的最后,成了香港特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委员,并在1984年到北京,见到了邓小平,成为首位获得邓小平单独接见的香港人。1989年六四之后,金庸辞去了这个职务,结束其政治生涯,退出政治圈。金庸是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

中国写手王五四说:年少时的欢愉懵懂过后,要承认成人的疲软无力,还好你收到了前,我们受到了启蒙教育,就像年少时,我们遇到了一个有职业道德的老妓女,二十年后对你早无欲望,只是心存少年的感激。

中国作家刘仲敬说到了这点。他说:金庸后来诚实地说,他没有把自己的小说当回事,也并不觉得武侠小说能算经典,粉丝的评价只是初恋效应,与其说源于其作品本身,不如说源于怀念青春的自然感情。

金庸父亲查枢卿在五十年代初中共掌权后的“镇反”中被枪毙了,金庸敢怒不敢言,作为中共派驻香港的大公报“记者”,他甚至不敢怒。他选择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王五四说: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会见金庸,向金庸道歉,微笑着说,“团结起来向前看”。金庸点点头,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王五四说:“李敖曾痛骂过金庸的虚伪,我倒觉得金庸未必是虚伪,而是人共有的虚弱。”

中国旅美作家刘仲敬说:金庸“父亲被枪毙的消息传到香港,他都只敢偷偷哭泣,因为即使在布满欧洲人、南亚人和全世界各种团体的香港,他仍然没有任何谋生能力,只能仰仗迫害者的施舍。”

刘仲敬发表在豆瓣上的这篇论金庸的文章已然不见。他说:“你至少要像赵紫阳一样领导工作组,发动革命群众斗死亲爹,或者像牛荫冠一样走在革命群众前面,牵着亲爹的牛鼻子游街示众,才能证明你已超越了资产阶级的狭隘性和主观性,水平高到足以理性客观地分析社会的境界了。”

刘仲敬说,金庸作为社会名流,终于混到了可以享受统战红利的一天。他早就想投靠共产党,是共产党不肯要他。现在共产党愿意统战他了,他自然求之不得。

“他参加《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工作,处处为邓小平说话。香港只是他避难的地方,他从来不是香港的一员。香港的未来和宪法形式,跟他没有关系。”

不过,金庸在九十年代提出的香港政改方案中的一些条款,至今被香港民主派认识到还是有其道理甚至是“深谋远虑的”。中央社援引香港民主派元老李柱铭的话说:后悔当年没有接受金庸提出的方案。金庸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曾同查济民(双查方案)提出特首选举方案,但遭到民主派反对。

由于民主派和北京都反对,这个方案没有写进基本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