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1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年终报道: 美国太空军周岁庆生 如何应对中俄挑战充满悬念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约翰·雷蒙德 (John Raymond)(美国空军照片)

美国太空军这周刚庆祝了一周岁生日,生日第二天就拿到一份礼物:美国国会周一通过2021财年政府预算案,其中就包括划拨给美国太空军的152亿美元预算。

去年12月2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成了美国太空军的“出生证”,它成为美国自1947年设立空军之后首次新增的第六大军种。

上周五在白宫举行的太空军诞生一周年庆典活动上,彭斯副总统揭晓了太空军成员的正式称号:“守卫者”(Guardians)。

彭斯表示:“陆军士兵、海军水手、空军飞行员、海军陆战队员和太空军守卫者们将世代保护我们的国家。”

太空军的主要使命自然就是守护美国的太空安全。美国太空军首任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上将在接受美国NewsNation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对于美国普通民众来说,确实难以一下子明白太空安全的至关重要性。

但是,“太空不仅推动美国军队的作战方式,也支撑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美国经济的运营方式,” 他强调说。

目前来看,无论是军事实力,还是太空技术,美国仍领先世界。两者的高效配合更是给美军带来巨大的实战优势。比如今年年初驻伊拉克美军在伊朗的报复性空袭中零死亡就是美军太空作战员们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 伊拉克当地时间2020年1月8日凌晨1点左右,10多枚弹道导弹从伊朗西部迅速升空。

几秒钟内,美国导弹预警卫星上的红外传感器在离地面3万多公里的轨道上记录了导弹火焰产生的红外辐射,并将数据传回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巴克利空军基地,三个大屏幕实时记录导弹数据,一大组情报分析员依照数据对导弹发射点和轨迹迅速进行三角定位。

几分钟后,巴克利空军基地通过美军通信卫星告知驻有几百美军的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和埃尔比勒空军基地,他们即将受袭。凌晨1点34分,第一枚导弹击中阿萨德空军基地。这轮空袭瞬间摧毁空军基地的建筑、飞机和住宿区,爆炸造成的巨大冲击波导致一百多名美国士兵受伤,但无人死亡。

这是伊朗报复美军空袭致死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行动。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之后对美国媒体表示,美国的导弹预警卫星系统为美军和联军部队提供了提前寻求掩体的时间,才让零死亡成为可能。

对太空技术的严重依赖成隐患

但这种高效配合也形成严重依赖。据美国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去年的一份评估报告,美军在实战中对太空技术的高度依赖早已被俄罗斯和中国视作美国军力的“阿喀琉斯之踵”。由于这些太空中的卫星基本不受特别保护,中俄两国都致力于研发和试验各种反卫星武器,对美国的军事效力和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更重要的是,对卫星的威胁并不只是关乎军事。

从起床查看手机的那一刻开始,美国人每天的生活同样高度依赖从太空传至地面的信号。美国的全球定位卫星系统(GPS)提供汽车、飞机、轮船等交通工具或个人旅游和探险的定位导航,确保美国路灯在全国各地定时点亮,美国企业也依赖GPS为每一笔信用卡交易打上时间戳。各天气预报站依赖气象卫星的实时讯息传送,许多911等各种急救电话的拨打也都依赖于卫星。

雷蒙德上将认为,这一切都紧密依靠太空中的卫星,所以美国的太空安全需要得到保护。他在本周一(12月21日)接受美国NewsNation新闻网采访时说:“就试想,现在救护车没法找到救援目的地,急救人员没法及时到达现场会是什么样。”

雷蒙德上将表示,美国太空军的任务就是确保美国人所依赖的太空技术能永远安安稳稳地在那里。

“我今天想说的是,这已不是理所当然被保障的事,美国的太空安全正面临各种威胁,” 雷蒙德上将说。

中俄威胁:俄罗斯爱显摆,中国模棱两可

雷蒙德上将特别指出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中俄两国都已意识到,发展对太空系统的攻击能力是降低美国及其盟国军事效力的手段。

俄罗斯去年11月送上天的“宇宙-2542”号卫星在进入轨道运行10多天后,突然分离出第二颗卫星“宇宙-2543”。而到了今年1月,两颗卫星突然双双近距离尾随美国的一颗KH-11“锁眼”卫星,并执行一系列被雷蒙德上将称为是“不寻常和令人不安”的动作。据《时代》杂志报道,那是美国军方首次公开确认美国卫星受到对手的直接威胁。

而更让美国猝不及防的是,今年7月,那枚新诞生的“宇宙-2543”突然在运行轨道上发射出一个新物体。由于发射物行驶速度之快,此举被美国认定为一次非破坏性的共轨反卫星试验(即通过轨道上运行的卫星发射武器破坏其他卫星),也是美国首次对俄罗斯的共轨反卫星行为进行公开指责。

雷蒙德上将称,这种“套娃式”的太空战斗力演示是俄罗斯精心策划的威吓行为,“直接出自50年代的苏联冷战剧本”。

但与50年代不同的是,中国现也已加入这场太空博弈。与俄罗斯一样,中国也在开发针对不同频段卫星信号的干扰机,军用的超高频通信也在干扰对象内。另外,中国早在2007年就进行陆基反卫星试验,从地面发射弹道导弹成功炸毁自己的一颗老化的气象卫星。

在12月9日的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会议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称中国也已具备共轨反卫星能力。美国国防情报局也在去年《太空安全面临的挑战》报告中称,中国和俄罗斯都已开始部署激光反卫星系统。

不过也有观察人士指出,中俄的反卫星行动风格有所不同。俄罗斯更倾向于公开展示其威慑他国的能力。俄罗斯今年一共进行三次地基、共轨的反卫星试验。最近12月15日这一次,俄罗斯发射一枚可摧毁近地轨道小型卫星的“直升式反卫星”(DA-ASAT)导弹。美国太空指挥部司令詹姆斯·迪金森(James Dickinson)指责俄罗斯“已把太空当成交战场所”。

美国军事网站(Military.com)记者吉娜·哈金斯(Gina Harkins)认为,相比之下,中国在这上面的态度更加模棱两可。她指出,中国向太空发射的卫星数量仅次于美国,但从来很少解释这些卫星是在那里做什么。

迈克尔·施里弗(Michael Schriever),科罗拉多州施里弗空军基地GPS项目主管,在今年7月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称,现在一旦系统出现问题,操作人员不会直接预设这是一次技术故障,因为有可能是你的对手创造了这个问题。

“太空已不再是一个和平良性的环境,” 施里弗中校说。

不少观点都认为,美国太空军和太空司令部的成立正是随着这一观念应运而生。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其发布的《2020年太空威胁评估》报告中称,上述局面不可避免,“能力必然伴随反制能力。” 报告也指出,正是为了应对主要来自中俄的太空威胁和野心,美国认识到保卫和继续增强自身太空力量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因此“明智地创建了太空军和太空司令部”。

美太空军如何应对挑战:精益、速度、适应“马赛克战”

作为美国的首任太空军司令,雷蒙德上将本周日在《大西洋月刊》上刊发“我们如何打造一支21世纪的太空军”一文,他特别强调:“只有保持精益、敏捷和紧密专注于我们的使命,我们才能成功地保护美国。”

在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本周一(12月21日)举行的一场线上论坛上,美国太空司令部参谋长布鲁克·伦纳德准将(Brig Gen Brook Leonard)表示,美中俄三国间的太空竞争已成为一项节奏紧张的日常活动。他说:“太空竞争在过去更多只是小插曲,但现在它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件。如果你不是每天保持比赛状态,如果不专注,你就会落后更多。”

雷蒙德上将在上个月发布的首份“太空作战部长规划纲领”中列举了太空军的五大重点任务,其中首条就是强调打造部队的精益化和敏捷反应,当中提到要精简指挥梯队,下放决策权,以便降低繁琐的官僚程序。

他认为,太空军高度依赖新技术来威慑和击败对手,要想“超越俄罗斯和中国等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速度上领先至关重要。为了能够迅速设计、测试和采用新技术和创新的运营理念,需要尽量减少决策人和一线作战人员间的距离。

另外,太空军也将着重培养能够参与联合作战的精益部队,为美国其他军种提供最先进的太空技术支持。他在本月14日接受《航空周刊》的播客采访时表示,太空军成立之初是白纸一张,一年之内从零开始组建一支新军种。第二年开始,太空军就要开始融合工作,在运用最新技术提高天基情报、监视、侦察和通信能力的同时,将自己的效能快速整合到美国综合作战能力的角角落落。

伦纳德准将在周一这场线上论坛上表示,太空军注重融合与整合工作也与美军“马赛克战”的新作战理念保持一致。顾名思义,“马赛克战”就是借鉴马赛克装饰材料的组合方式,将作战力量构建为功能各异的小单元,以便在战场上根据具体作战任务,快速拼接和搭配出能够完成作战任务的“大块马赛克”。

随着战情变化,“大块马赛克”可以随机进行战略性组合和分解。在“马赛克战”理念下,美军陆、海、空、网络、太空的军力都将在综合框架内运行,而这一综合框架则是由计算能力超群的传感器、前线作战人员和决策者组成的高适应性网络。

根据米切尔航空航天研究所去年9月撰写的研究报告《马赛克战:恢复美国的军事竞争力》,这一新作战理念是为适应美国的国防战略“从反恐重返大国竞争”。显然,负责运营和保护美军高度依赖的太空传感技术的太空军将是这当中的一块核心“马赛克”。

此外,美国太空军也强调把融合工作延伸至深化与学术界、企业届和美国盟友的伙伴关系。伦纳德将军在周一的线上论坛上也特别提到商业和民用部门在太空技术方面的蓬勃发展。他举例英国维珍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和美国亚马逊公司“蓝色起源”(BlueOrigin)项目正在开发的太空旅游业务,被视为有力挑战5G技术的美国SpaceX公司的星链计划(StarLink),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新登月计划 - “阿耳忒弥斯”项目,日本 "隼鸟2号 "探测器的小行星采样项目,等等。

他指出,通过与美国及其盟友的民用、商用公司合作,一方面能够让美国太空军快速吸收各种最前沿的太空技术;另一方面,美国太空军也能为这些民用项目保障一个安全、稳定的太空环境。

拜登政府下的美国太空军前景如何:中美太空技术合作?

美国新当选总统拜登目前已承诺将逆转或重审特朗普总统在军事领域的一些政策,但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外界普遍认为,作为特朗普总统标志性成就之一的太空部队将被继续保留。

当然,拜登政府本也就没有直接解散太空军的权力,太空军是国会两党立法的产物。鉴于中国与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投入和动作正越来越多,美国两党也不太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解散太空军。

虽然拜登团队目前还没有公布任何针对太空军的政策指南,但拜登曾在9月份与美国军官协会(MOAA)的一次问答中表示:“我们必须在技术和创新方面进行明智的投资,包括网络、太空、无人驾驶系统和人工智能等领域,这对于应对未来的威胁是必要的。”

美国空军大学的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所长马伟宁(Brendan Mulvan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要维持美国的太空优势,确保美国政府对太空技术开发的稳定资助很重要。他也指出,相比中国和俄罗斯,美国的预算相对不够稳定。美国民主制度下,国会众议院每两年一次选举,参议院每6年一次,总统选举每4年一次。这导致像NASA这类依靠政府拨款的部门难以制定长期的预算和项目计划。他呼吁美国两党议员和拜登政府能够走到一起,制定一个着眼于长期维持的太空计划,而非仅仅熬到下个选举周期的计划。

也有观察人士指出,维持稳定的预算计划也有助于吸引盟友的参与合作。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拜登团队的顾问正呼吁新一届政府要在太空探索方面与中国进行有限合作。他们认为,美国目前阻止中国加入太空合作是失败的做法,因为中国的太空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很多项目已不需要美国就能实现;而同时,美国也正失去利用中国太空技术的机会,比如最近“嫦娥5号”采回的月球远端样石数据,以及全球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天眼”,等等。

NASA前局长查尔斯·博尔登(Charles Bolden)向POLITICO表示,美国若继续拒绝与中国的太空科技合作,中国也会利用自己的独立项目吸走美国的合作伙伴,比如发射并建设自己的空间站。

美国成立太空军之初,部分美国专家就担心局势发展成太空竞赛的可能。拜登团队顾问也向POLITICO指出,正如上世纪美苏之间也曾以太空科技合作稳定双边关系和太空安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有限的太空伙伴关系也可能缓解紧张局势,降低太空军备竞赛的可能性。

不过,在美国对中国盗窃美国科技的担忧不断高涨的背景下,先且不论拜登是否有太空合作意向,其实在国会就有法律阻力。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沃尔夫条款’限制美国NASA和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等官方科研机构动用资金与中国进行科技合作。如果想实现合作,则需获取FBI在具体项目上的例外批准,确保信息分享不会带来国家安全风险,以及参与其中的中国官员中没有侵犯人权的罪行。

对于美中太空技术合作的前景,马伟宁对美国之音说:“有可能,但鉴于目前的国际环境,这也绝对是个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