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3 2021年4月15日 星期四

缅甸民主十年,为何还逃不脱军人的坦克?


缅甸政变的主角,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 资料照片)

缅甸民主改革实践差不多10年后,为什么军方依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推翻民选政府?分析人士指出,缅甸的民主进程其实一直在军方的控制之中,倾向军方的宪法甚至也为这次政变提供了基础。

军方认定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发动政变

根据缅甸军方把持的渺瓦底电视台(Myawaddy TV)的声明,缅甸军方之所以拘捕多名执政党领导人,是因为军方认定去年底的大选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的情况。

军方的电视声明说:“去年的多党选举中选票出现错误,但联邦选举委员会没有处理。虽然国家主权必须要来自于民众,但此次民主选举出现可怕的错误与稳定的民主不符。”

声明还说,独立的联邦选举委员会拒绝解决选票错误,并拒绝采取行动推迟议会的开放时间,违反了宪法,有损民族团结和国家主权。

缅甸民选政府的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在2020年11月的选举中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胜利。民盟获得了议会476个席位的396个,大约占到83%,超过了民盟在2015年的第一次选举的表现。 相比之下,民盟的主要竞争对手,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和发展党只获得了33个议席。

有分析说,这样的选举结果令军方领导人敏昂莱感到尴尬,因为他一直相信经过5年的执政之后,民盟应该没有这么多的支持。

自大选结束后的两个多月来,缅甸军方一直称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的现象并声称掌握了很多民盟在大选中舞弊的证据。但是,联邦选举委员会以及地方和国际观察员认为,没有证据证明选举存在违规舞弊。

在政变前一周,军方多名代表,包括敏昂莱本人,暗示要采取强硬措施。1月27日,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就在一次视频讲话中警告:“国防军务必遵循2008年国家宪法行事,宪法高于一切,是所有法律的母亲法,若不遵守宪法,就要废除宪法。” 这引发缅甸各界猜测军人要发动政变。

分析人士认为,缅甸选举中确实存在问题,但是不至于改变民盟压倒性的胜利结果。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亚洲海事透明项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ory B. Poling)和东南亚项目研究员西蒙·修德斯(Simon Tran Hudes)2月1日在该机构的网站上发表文章说:“的确存在问题,最有争议的是,全国民主联盟政府拒绝在军方和族裔武装组织可能发生暴力高风险地区举行投票。这就剥夺了若开邦超过一百万选民的权利,这其中还不包括已经被剥夺权利的罗兴亚人的投票权。在掸邦和克钦邦的部分地区,投票也被取消。但是这些和其他所谓的违规行为不足以削弱全国民主联盟在全国范围内压倒性的胜利。”

在美国,拜登政府认为这是一场针对民选政府的军事政变。美国国务院2月2日的一则声明说: “一小撮缅甸军事领导人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人民的意志和福祉之上。我们拒绝接受军方企图改变2020年11月缅甸大选结果的任何尝试。”

50年的军人统治,政变在军方的基因里

史坦吉欧(Sebastian Strangio)是《外交家》杂志东南亚事务编辑,也是《巨龙的阴影下:中国世纪的东南亚》一书的作者,他告诉美国之音,用政变的方式改变国家的进程几乎在缅甸军方的基因中。

他说:“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在军方的基因里。从1962年起,这就是他们参与政治的方式。 他们把自己当作缅甸国的保护者和守卫者。这是他们可以守住这个国家的方式。”

不过,史坦吉欧说,虽然军方以保护宪法为由发动政变,但事实上,他们发动政变跟维护军方的利益是分不开的,军方已经深入了缅甸经济的各个方面。

在缅甸2011年开启民主进程前,缅甸一直是军人执政。2011年到2015年期间,执政的也是军方支持的巩固和发展党。

1962年,缅甸前军事强人奈温发动了一场不流血的军事政变,从而,控制缅甸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之久。从1962年到2011年的差不多50年间,缅甸军方把持着国家政权,在政治、经济、社会上的影响力都非常大。

缅甸的政治转型最初也是由军人主导推进的。1988年,缅甸爆发了全国性的抗议示威活动。同年9月,缅甸国防军总参谋长兼国防部长苏貌率领军队推翻了1962年上台的奈温政权,接管国家权力。苏貌承诺实行多党制,并表示将在1990年举行大选,缅甸由此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政治自由和经济开放局面。

也是在1988年昂山素季创立“全国民主同盟”并出任总书记。1990年,“民盟”作为最大反对党赢得大选胜利,但是因军方拒绝交权,废除了选举结果。昂山素季遭长期软禁,而西方国家也从此开始了对缅甸长达20多年的制裁。

1992年,丹瑞大将成为军政府最高领导人,开始推动漫长的政治转型进程。有人认为,丹瑞这么做是迫于昂山素季等国内民主派的抗议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压力。

“有纪律的民主”,军方管辖下的民主

2008年,缅甸推出新宪法,并于2010年11月举行大选。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选举中获胜,前将军登盛就任新总统,这标志着缅甸正式开启了政治转型之路。

但是,宪法也为军方和他们所支持的联邦巩固和发展党保留了相当的权力。比如,宪法规定,军人议员占据议会25%议席;军方有权指定两名副总统中的一员;政府的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和边境事务部长必须由现役军人担任;军方对宪法改革拥有否决权,军队独立管理军务,不受总统领导等等。军方绵延数十年的裙带利益集团,依然控制着国内的经济命脉。

更有问题的是,宪法甚至为这次政变留下了后门。宪法第40条已赋予军方在危及国家主权的情况下接管及行使主权,而此次军方引用的第417及418条,则是规定总统应在危及国家主权的情况下,将行政、立法及司法权力交给国防军总司令,并实行紧急状态一年。

这次军方以舞弊为由不承认大选及产生的国会,并以总统温敏未依宪法启动程序为由,援引宪法第417及418条接管政府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美国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缅甸的民主其实一直在军方的管辖之下。

她说:“实际上我们在观察缅甸过去10年,就是从2011年开始,进入我们所说的民主化进程以来,我觉得大家对缅甸民主化有一个误解,就是缅甸所追求的民主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民主化。在缅甸的政治语言或氛围里,缅甸目前或者说过去10年的民主是一种基于2008年宪法的民主。那2008年宪法规定的有什么不一样呢?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把缅甸的民主作为一个有纪律的民主。这个纪律是指由军方管辖之下的民主化进程。”

孙韵认为,2020年的这次选举让军方感到了威胁。她说:“过去10年中,军方基于2008年宪法认为缅甸的政治已经达到了军方可以接受的状态。但是去年的选举揭示了民盟不断上升的支持率,对于军方就产生了威胁感。”

昂山素季的政治柔术和与军方日益扩大的矛盾

从昂山素季的角度来说,2015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在大选中胜利后,她与军方保持了合作,但是,她的一些动作也触犯了军方的利益。

昂山素季是现代缅甸军队创始人的女儿,她也曾公开表示对军队怀有深情。有人认为她与军队在过去五年中的和解是绥靖,另一些人认为这是她的政治柔术。

昂山素季与军方最大的合作是2017年在缅甸罗兴亚人遭驱逐一事上的合作。昂山素季没有在罗兴亚人问题上谴责军方,还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中强调自己不是“圣人”,只是一名“政治人物”。2019年,昂山素季还在海牙国际法庭上就罗兴亚问题进行抗辩。

她说,指控缅甸军方进行“种族灭绝”具有误导性,不能反映若开邦的真实情况,国际法院也不应该审理此案。这次抗辩后,昂山素季在西方媒体中的口碑跌至谷底。西方国家也对她多有批评。

尽管如此,昂山素季并没有赢得军方的信任。尽管宪法对军方多有偏斜,但民盟在五年期间也积累了超过一般人预期的力量,这也让军方对民盟有了忌惮。

根据缅甸宪法,一党如果希望独自执政,必须赢得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选票,而民盟曾成功地做到过两次。在通过选举产生的权力机构之下,军方和巩固发展党议员加起来仅占缅甸联邦议会总席位的三分之一左右,他们的提案难以在议会得到通过,而对于民盟提出的提案,他们即便不同意,也阻拦不住。

2016年,民盟设法废除了《紧急状态法》,数十年来,该法赋予了军方广泛的权力,可以不加指控地拘禁人民,并允许法院以最少的证据定罪。民盟也曾成功地绕过了宪法,为昂山素季担任缅甸政府实际领导人专门设立了职位。

由于昂山素季的亡夫和儿子是英国人,依据宪法而不能出任总统,民盟凭借其在议会的席位优势,通过法案,设立“宪法中没有的职位--“国务资政”,并推选昂山素季出任,成为缅甸政府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军方和巩固发展党议员多次表示不认同这个职位的合法性,但也没办法废除。

民盟从去年还加快修宪程序,包括把国家紧急状况时军方接管国家的权力转移至总统、把军队国家化、国防部长由总统委任、取消总统资格规定、削减军方在国会的四分之一当然议席等,不过,这些议案都被军方否决。

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是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他说,昂山素季和民盟的这些做法无疑触及了军方的底线,将他们与军方的矛盾激化。

他说:“她去议会,要求修改法律,修改宪法,而这将削弱军方在政治中的权力。

希伯特认为,这也让昂山素季与敏昂莱本来就冷淡的关系雪上加霜。

敏昂莱的个人野心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和修德斯认为,这次政变跟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的个人野心分不开。

他们说:“敏昂莱原定于2021年7月强制退休,广泛认为,他有意问鼎政治。但民盟在11月选举的表现冲垮他或其他将领可以凭借现行宪法获得高位的所有希望。”

敏莱昂将于今年届65岁退休之龄,2011年,就在缅甸军政府开始向文官政府过渡之际,敏昂莱被任命为军队总司令。据报道,这是丹瑞为保留军方权力作出的安排之一。

2015年后,敏昂莱开始将自己定位为总统候选人,他也为此作出了改变。他一度在脸书(Facebook)非常活跃:包括访问佛教的寺庙,以及会见政府高官等等。他的脸书追随者曾一度高达130万。2018年,由于敏昂莱领导的军队对罗兴亚人的镇压,脸书删除了他的个人页面,同时,西方国家也对他进行了制裁。

美国之音记者魏之对本文也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