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1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纳瓦罗:特习会展现两人密切私人关系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6月29日在大阪会晤。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7月2日星期二淡化特朗普总统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公司作出的让步,“基本上我们所做的是允许对华为出售较低水平的技术产品,它们不会影响到国家安全。华为仍在实体名单上。但重要的是,中国也给了我们一些东西,他们承诺了立即购买大量农产品。”

上周六,特朗普总统在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习会面后宣布,应习近平的要求,放宽对华为公司的限制,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不违反国家安全问题的设备”。

卖芯片给华为是小事

纳瓦罗周二在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主持人采访时表示,放松美国公司对华为出售芯片和美国在5G上的政策是两回事。他说,卖芯片给华为,“从总体来看是很小的。而5G,为5G而奋斗,特朗普总统为美国领导5G做了保证,帮助像Nokia和Ericsson这样的欧洲公司,将为这个进程做出贡献。所以5G是大事,卖一些芯片不是。”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2018年5月4日离开在北京的酒店参加美中贸易谈判。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2018年5月4日离开在北京的酒店参加美中贸易谈判。

纳瓦罗重申了美国在5G上的立场。“我们必须非常明确,我们要跟盟国密切合作,保证这些国家不使用华为的5G。但是同时,把少量低水平芯片卖给华为,维持系统运作,当你能把中国带回谈判桌,让它承诺立即购买大量农产品,这不是坏事,让我们看看他们能否做到。”

但兰德公司高级国际防务研究员蒂莫西·希思对美国之音说,放松对华为的限制跟特朗普要领导5G的保证是矛盾的。他说:

“美国政府一直在敦促各种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他们对华为产品的使用。只要美国保持华为有安全问题这一立场,就没问题。 但现在美国政府,由于特朗普总统的声明要放宽对华为的限制,这就很难再保持对盟友和合作伙伴限制使用华为产品的压力了。”

章家敦:中国决定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美国时事评论员、《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为华为松绑是一个错误。他说:

“华为过去是威胁,现在仍然是威胁。我认为美国不应该给华为松绑。而且习近平在大阪G20之前公开提出要求,要我们为华为松绑。然后在会后他就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了,特朗普为华为松绑了。因此,基本上我们是在告诉世界,中国决定了我们的国家安全。”

而且章家敦认为,卖芯片给华为和5G是两件分不开的事情。“你无法把它们分开,说这跟国家安全有关,那跟国家无关,它们都跟我们的国家安全有关,因此,我认为这种解释是没有道理的。”

旅美政治经济学者程晓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5G是中国炒热的话题,中国盗用美国的军事技术和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要远大于华为。程晓农说:

“华为的5G是用新一代基站设备取代旧的基站的一种技术而已,这种技术不是终端,不是以后不能升级了,美国还有所谓的6G,比它更高。而华为建基站需要的很多硬件也要从美国进口。所谓担心华为主导世界5G也不是说担心美国的基站设备被华为取代,美国的基站并不好,讯号也有强有弱,这是美国电话公司的选择,它们不愿意花那么多钱去建那么多基站。从这个角度去看直接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没有那么大。”

程晓农认为,美国“揪住华为”是把它当作杠杆来解决中美谈判的核心问题——知识产权问题。

被外界视为特朗普身边鹰派人物的纳瓦罗,形容“特习会”再次展现了两位领导人的私人关系,“我认为这次会晤的重要性在于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之间密切的个人关系”。

对此章家敦认为,谈论这种私人关系是不恰当的,“朝鲜和中国都是极端无情的,他们极为实用,他们只做对他们自己国家利益有用的事情,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对我们的领导人有什么感受实在无所谓,他们也许很喜欢你,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对美国好。”

程晓农:向习近平示好是特朗普的策略

程晓农认为,这是特朗普让习近平上谈判桌的策略,“只有在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为中国提供谈判机会,用好话把习近平请到桌上来,谈完了以后才能够显示出来到底中国的真实态度是什么。”

纳瓦罗说,美国对 2500亿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是保持谈判在轨道上的保险(insurance policy),也是我们对中国掠夺进行的防御。”他重申了美国对中国结构性改变的要求,“我们知道他们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他们强迫技术转让,不让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的市场,这是我们在应对的结构问题,这不仅为了美国,也是为了全世界,我们要让中国达到与国际贸易规则一致的地步。”

纳瓦罗表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正跟中方闭门谈判。他指出,美国跟中国的贸易谈判“正朝着非常好的方向”前进。他说:“我们有一个计划,大家要耐心,正如总统说的,他要做到这一点,这些事情需要时间,而这个协议比任何我们谈判过的协议,包括美国跟墨西哥、加拿大的协议复杂得多,是我们做过的最复杂最聪明的协议。”

美中无法建立持久贸易关系?

但章家敦对美中贸易谈判前景不抱希望,“我看不到会有任何协议,如果有的话也不会维持多久。美中之间存在着根本分歧,我认为中国现在没准备要真诚地跟美国进行贸易谈判,我看不到任何持久的方案,即便他们能达成一个协议,也不会持久。我看不到美中之间能建立起一个持久的贸易关系。”

章家敦说,特朗普政府内仍有坚持立场的官员,也有想跟中国谈成协议的官员,“他们愿意忽略中国的所作所为”。他说,5月初当中国交回了协议草案,反悔已经作出的承诺时“震惊了特朗普政府”,因为“他们发现中国在谈判中并没有诚意,或者中国根本就没准备好谈判,中国内部有太多的政治矛盾,习近平没有能力(not in the position)达成协议。因此,当你把所有这些放在一起,我肯定,比如,财政部长姆努钦还是想跟中国有一个协议,但是我肯定,他现在也比较为难了。”

中国已从国际规则接收者变成制定者?

但程晓农认为,特朗普总统把习近平拉回谈判桌的策略是不会输的。“因为你要证明中国是破坏规则、制定只让中国受惠的规则,要证明这点就要靠谈判,靠谈判失败来证明这一点。如果谈判成功了,证明中国愿意遵守国际规则;而谈判失败了,则证明中国确实在准备改造世界的经贸体系,把它变成一个对中国完全有利、对其它国家有害的规则体系。”

程晓农说,上一轮谈判谈到9成以后中国反悔,“是中国说’不‘的开始”。他说,中国实际上已经在过去7、8年中改变了基本方针,“从rule taker(规则接受者)变成了rule breaker(规则破坏者), 或者是rule maker(规则制定者)。”

程晓农说,中国用利益杠杆作为谈判手段,“谁给我好处,我就给谁好处、给谁订单,如果谁不给好处,我就用利益惩罚给对方施加压力。大部分国家都认可这套了。这就是为什么谈到今天为止,中国违背世贸组织承诺这条没了,中国不谈了。所以我说中美谈判早就翻篇了。”

(乔栈对本文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7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9:2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