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4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记者手记: 国际移民日有感 新移民在台湾自强不息


从外籍新娘走进立法院的台湾新移民--林丽婵委员。(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

12月18日是联合国制定的“国际移民日”,强调移民是推动经济增长、加深理解的强大推动力。

定居台湾的新移民绝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通过和台湾人联姻到此定居。这些新移民也被称为“陆配”。

国际移民日前,美国之音记者访问了几位定居在台湾东部宜兰县、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这几位陆配的经历或许平凡,但他们在生活中都透露出一股自强不息的信念。

列车缓缓停靠在宜兰的冬山车站,下车的只有记者一人,前来接站的是宜兰新住民关怀协会会长丁玉蝉和秘书长郑小燕。此前和丁玉蝉只有line和电话联系。既然车站没有旁人,直接跟对方打招呼而一点也不会感到突兀。

正值台湾2020大选前紧锣密鼓的阶段,这些来自大陆的新移民会不会因为获得令家乡人羡慕的投票权而感受到心情激动呢?会长丁玉蝉说,在她们的陆配姐妹中,有人生意都放在一边,跟着老公环游台湾,就因为支持特定总统候选人,成为特大粉丝,支持力道十足。

记者问她们的协会有什么活动计划参加竞选造势,会长说,他她们支持大家参加选举,鼓励会员各自支持自己的候选人。这是选民的参与,是应该去施行的权利。但是她这个组织从来不以该协会的名义参加竞选造势。

丁玉蝉会长说,政府会换届换人,而我们的协会是帮助新移民在台湾长期生活下去,融入社区。不希望用协会的名义去支持特定候选人。

三人步出了月台。丁玉蝉说,她开车从苏澳镇来到冬山,方便探望其她几位住在附近的陆配姐妹。

提起“陆配”这个名称,过去就会自然联想所看到的有关她们没有身份不能工作,抗议政府待遇不公,以及有人拿到身份就离婚、落跑等等报道,总之给人一定负面感受,属于一个弱势群体。

宜兰新移民关怀协会秘书郑小燕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宜兰新移民关怀协会秘书郑小燕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离开车站边走边聊,没见停车场,却来到一家咖啡店前。店面外观是全新的布置,店内播放着轻缓的背景音乐,灯光和墙壁色调凸显出一种幽静的氛围。这是郑小燕和她老公不久前刚刚开的店。

郑小燕6年前来台湾定居。之前在大陆做了20年生意,跟比她年龄大的台湾先生结婚生子也有10年了,两人一直在重庆生活,经济条件优渥。孩子照顾有保姆,家务劳动有阿姨,感觉生活就是这样一帆风顺地过下去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先生落叶归根的愿望逐渐增强,一家人因此回到了台湾。

来台之前郑小燕不太了解当地的情况,融入社会扎根生存的思想准备也不充分。

到了台湾才知道新移民如果是陆配就要经过比其他外配多两年的等待才能获得身份证,才能合法工作。生活方面,在这里孩子家务都由她一人担当。追溯过往纠结又郁闷的心情时,她笑着说:“真的,那个时候才知道不容易,真有‘落跑’的念头。” 至此她才真正体会到生活的不易。

当然,困难的阶段过去了。现在孩子上了国一,生意比较平稳,加上先生全力支持,郑小燕就积极参加了宜兰县新住民关怀协会,并担任秘书长一职,帮助新移民姐妹,为她们争取利益,奔走呼号。

这个协会主要是帮新移民姐妹解决实际生活问题,为大家分忧解难。有了关怀协会,陆配姐妹便有了一个吐露心声的渠道和场合,大家因此能够更相互理解、体贴、安慰和互勉。

协会最大的一个功能其实是分享美食。姐妹们凑在一起,欢乐相聚,交换心得,传授美食技艺。既得到了口福,又能在夫家显露身手,为家庭增添实惠和乐趣,真是一举两得。

台湾宜兰新移民关怀协会理事长丁玉蝉(左)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台湾宜兰新移民关怀协会理事长丁玉蝉(左)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协会理事长丁玉蝉非常认同这一点,她说从三年前成立这个协会以来,就因为大家都把最好的家底手艺拿出来,切磋技艺,分享美食,她逢场必到,亲力亲为,因此随着活动的举办,“自己的体重这一年增加了10公斤!”她开玩笑似地说。

丁玉蝉表示,通过协会的关怀和鼓励,很多大陆姐妹在一起分享战胜困难的方法和毅力,相互扶持和激励,新移民姐妹们更团结了,很多人信心和技能也都提高了。

她说:“因为我们这些陆配姐妹本身基本上都有一种坚强的毅力,一种依靠自己的信念,所以很多陆配都特别努力,操持家务,相夫教子,照顾公婆,里里外外一个女人撑起了整个一个家。”

当年丁玉蝉在福建北部和在当地务工的台湾人相识相爱,1998年嫁到了台湾。20多年过去了,丁玉蝉如何评价自己在台湾度过的这漫长时光呢?

她说:“可以算是悲喜交加,”这样的回答着实有点儿令人错愕。

她说她的老公十分贴心,婆婆有对媳妇不满意的地方,丈夫都会站在她这一边,不让她受委屈。闽南闽北方言差别太大,起初她听不懂婆家人说话,慢慢学会了,如果公婆有什么唠叨,丁玉蝉就假装听不懂,更不去顶嘴,久而久之,婆婆也就不多说了。

家庭是温暖的,政府的关照也总是惠顾到她。提起十几年前,丁玉蝉体检确认怀孕,正赶上刚刚获批健保,这样从体检到生产整个过程,所需费用政府全包;孩子半岁时,她知道按规定陆配没有身份前要定期回大陆,可轮到她成行时,政府的政策有了优化,有婴儿的母亲可以例外。她的女儿三岁前一次重病,进入监护室,三天三夜医护照顾。孩子出院时的账单她担心太昂贵,恐怕付不起,可实际上医院仅收她60新台币(合2美元)。

丁玉蝉十分感谢政府对新移民政策的不断完善,尽管陆配外配在取得身份上仍有不公,但她认为只要政策在改进,人性化在加深就好。

丈夫从事渔业,成为渔船船长,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她家的生活也越来越美满,可以说是“喜”上心头了。但风云变幻命运多舛,丁玉蝉家灾难突然发生了!丈夫在海上遇难,尸首难寻,这一噩耗让丁玉蝉的“悲”从天降。

家庭遇到这样巨大的不幸,政府社会各方都来出手相助。乡公署来人帮助安慰照顾,生活上经济上落实补助。学校得知这一消息后,对丧父孩子的关心也无微不至。学校午餐,老师首先留出一份,准备给孩子放学后带回家,然后其他同学才开饭。邻里之间见此处境也都来安慰、嘘寒问暖。

所有这些丁玉蝉都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上。她体会到,有这么好的政府政策,这么好的社会环境,这么好的邻里相亲,又有懂事可爱的女儿做伴,今后宜兰真的就是自己的家乡了。

丁玉蝉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深谙政府和其他机构对新移民都有各种很好的政策和照顾。希望帮助一些新来台湾、不熟悉情况的姐妹,让她们不必遇到困难再束手无策,帮助他们走上平顺的路,得到应有的照顾和权益。丁玉蝉说,这就是为什么她要成立宜兰新住民关怀协会的初衷。

台湾鼓励新移民创业,为她们打拼的前路拓宽、铺平,让她们尽快融入台湾社会,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也给台湾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美容坊经营业者叶明珠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美容坊经营业者叶明珠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在宜兰县新住民关怀协会成员中,曾经有人获得了政府30万(新台币,下同)和15万的创业基金。今年又有四人获得了创业基金,其中包括两个20万,两个10万。

叶明珠来自福州,2005年经人介绍嫁到了罗东镇,但是夫妻感情不深,生活中龃龉不断,两人前前后后在一起七年,最终分手。

叶明珠很想落跑,回到家乡,因为她来台之前从事医疗工作,持有在全大陆各省都能执业的证书。但是离婚时已经有了孩子。母女感情是什么都割舍不断的。她决定留在台湾,一定等到获得身份证。她说,这样“如果我离婚没有得到抚养权,起码还能够随时看看孩子。”幸好她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

婚姻解体了,大陆的事业也只好抛弃,为了女儿,叶明珠在新家乡开创了自己的美容坊,争取经济自立,不能让孩子委屈。她的勇气、决心和实践让政府看到了她的创业能力,获得了15万创业基金的奖励。

叶明珠用这笔基金购置了按摩器和激光刻印机。她非常感恩,说这两部机器,特别是按摩器已经让她获得了很多的经济实惠。激光刻印机对他来说主要不是用来赚钱的,而是为了自己的雅兴。

叶明珠水墨画作品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叶明珠水墨画作品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叶明珠是有追求的人,美容坊让她生活有了保障,母女俩已经衣食无忧了。但她不愿停下脚步,而要去探索人生的更高境界。国画、书法和雕刻她都要涉猎。

叶明珠说她拜师学习书画,拜的是名家之后,艺术造诣高深。加上她本人刻苦努力,经过不到两年的时间,她的部分画作已经有人收购,作为精品收藏了。

叶明珠叶加入了帮助陆配姐妹的行列。她说,虽然生活让她经历了坎坷,但还有生活更加困顿的姐妹在挣扎,如果她能帮助别的新移民排忧解难,走上生活的正轨,为家庭和社会做出贡献,这是她所乐见的,也是受到社会关怀之后给社会的一点回馈吧。

新移民中陆配很多人都具有自强不息的信念,邻人敬佩。有没有陆配对家庭不负责任,落跑的? 有没有生活不幸福,收到压抑,甚至遭遇家暴的? 会长丁玉蝉说,个别现象也是有的。

她说:“就像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她说他们的协会也要帮助不幸的姐妹争取权利。

新移民若能得到台湾的身份也就可获得了台湾民众拥有的权利和义务。根据新移民关怀协会的数据,宜兰的陆配有5000多人,但是获得身份的不到2000千。这些陆配有的是不主动去领取台湾身份证,因为他们当中有人在大陆有公司或不动产,有劳保或其他福利,他们不想放手这部分权利。另外移民署的数据显示,陆配中有不到5%为男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移民是推动经济增长、增强力量和加深理解的强大驱动力。移民活动使数百万人得以寻求新的机会,惠及原籍国和目的地国的各个社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